【母親三十歲】的幸福處方箋 /林怡君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母親三十歲】的幸福處方箋 /林怡君

文章em660 » 2007-01-16, 23:25

【母親三十歲】的幸福處方箋

作者:林怡君

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在他的鉅著小說《安娜卡列妮娜》的第一句話,就開宗明義:「幸福家庭大多相同,不幸的家庭卻各個不同。」因此,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家庭故事,既少見也難以描繪;但不幸婚姻、不幸家庭,一直都是文學和電影裡熱衷探索的過程主題。

在台灣電影中,也很少會花情節去鋪陳一段幸福家庭。但宋存壽導演的【母親三十歲】(1973),故事主軸不僅訴說了一個不幸家庭中的敗德母親的故事,同時也對照交待出另一個幸福家庭、理想母親,讓幸與不幸兩者得以同時現身影像,呈現告訴我們幸福的可能面貌。

本文將首先介紹【母親三十歲】這部在七○年代中十分突出的作品;再探討影片裡如何對照出不幸與幸福家庭的異同,建立失敗母親與理想母親的形象各一;最後,再一步步馴化失德母親走向正途,也給予觀眾一個幸福家庭的想像藍圖。


七○年代的異類──突破傳統母親形象
【母親三十歲】,是台灣七○年代電影中不折不扣的異類。
七○年代的台灣,最風靡時下男女的,非瓊瑤式的三廳電影(舞廳、客廳、咖啡廳)莫屬:那裡總有可歌詠不盡的風花雪月、令人眼花撩亂的帥哥美女、加上永遠與現實脫節的空中閣樓劇情。

而【母親三十歲】,不只褪去了當時流行的做作文藝腔,還寫實前衛地反映也有不肖母親的社會現實,更戳破「母親真偉大」的一昧歌頌,把吶喊著「我不只是母親,也是個女人」的情慾自主女性形象,推上大銀幕,彷彿在那堆不食人間煙火的文藝片中,開出了一朵異卉奇花。

母親,無論在文學或電影中,向來多受到歌頌,並且被賦予上「賢妻良母」、「無性無慾」的完美形象。但李湘在【母親三十歲】裡飾演的母親,除了仍擁有母愛之外,其餘則完全不符合理想母親的標準。

她美麗漂亮、紅杏出牆、不顧子女。開場第一幕,她就濃妝豔抹、衣著花俏地搭三輪車赴情郎的幽會,不僅通姦被兒子青茂抓包,肺癆丈夫後來還被她的放蕩給氣死。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新寡的她立即與新男友歡喜出遊,小女兒因疏於照顧而病重死掉。

她是男導演、男配角、男觀眾的「慾望」對象,但她同時也高度展現了她的美麗、她的想望、她的蠻橫自私與不負責任。是了,她是母親,她也是女人,她是男人的慾望對象,也充分展現她的嬌媚風情。

這麼一個鮮明叛逆的母親,理當得不到兒子認同,於是劇情安排上一位穩當的賢妻良母──「吳伯母」作為代理母親,將青茂扶養長大。這位由秦漢飾演的大學生青茂,雖擁有幸福家庭吳伯父母一家陪伴,腦海卻仍常縈繞母親自小帶給他許多不貞與失德的回憶,導致他個性古怪,不信任女人,總愛與女友嘔氣。十多年來,無論母親如何道歉請求見面、期待原諒,他一律用憤恨拒絕。

於是,母親一方面作為男性慾望的對象,另一方面,她也須「被施虐」式地頻頻苦苦哀求兒子諒解,最終還須追火車向兒子道別,卻不慎被車撞倒在地,灑落一地橘子……

【母親三十歲】的故事主軸,即是由這對母子拉扯出的視角建構而成,最終在火車鐵軌旁的互喊中,進行大和解。


幸福家庭何處尋?
所謂幸福,國語辭典的解釋是:平安吉祥,順遂圓滿。但,若僅於「自我滿意度」,或許還可化身成數字百分比,作為各國人民幸福滿意度的評比。但若要將幸福列入公正評等,定義成如ph酸鹼值量表,實已內含層層困難了,更何況還牽扯入「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以及連「清官都難斷」的家務事之領域呢?

所以【母親三十歲】,帶給我們難得一見的「所謂幸福」家庭範本,也只能身為對照組,是為對比出一位敗德母親如何招致她的家庭破碎的另一端光譜的可能。

【母親三十歲】中的幸福家庭,即是撫養青茂長大的吳伯父母一家。吳伯父面貌威嚴中帶點慈祥,總是坐沙發上叼個煙斗,不然就在庭院裡剪花草;而吳伯母則被塑造成典型的理想母親形象,既不擁有「自我
em660
 
文章: 366
註冊時間: 2004-03-11, 16:30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