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才是勝利者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觀眾才是勝利者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6:50

林宜觀
Guest





Posted: Fri May 23, 2003 1:14 am Post subject: 觀眾才是勝利者

--------------------------------------------------------------------------------

瑞芬斯坦在「意志的勝利」一片中,所呈現的影像美學得到無可置否的贊同。可是因為描述的對象是納粹、是希特勒,因而所有美學上的成就都成了為納粹歌功頌德的幫兇。雖然瑞芬斯坦強調自己不過是用心的去完成一件藝術品,大有 ”讓政治的歸政治,藝術的歸藝術” 的說法。然而,藝術一旦以政治為題材,這樣的二分法很容易便會成為藝術家一廂情願的說法。

有人說「意志的勝利」其實是瑞芬斯坦的勝利,因為片中的聲光、剪接、獨創的美學意象,是瑞芬斯坦在藝術創作中的勝利。而片中所呈現一種特屬陽剛的光輝,以及由數大所衍生出的壯闊胸懷,則成就了納粹的勝利。再者,關於影片中所有仰視希特勒的鏡頭(無俯視鏡頭),無疑地是在見證希特勒的勝利。於是,在政治與藝術的角力下,我們提出了疑問:政治和藝術到底能否劃清界線?藝術該不該拿來替政治發聲?藝術可不可以有政治立場?當藝術套上了政治的光環後,我們於是要問,到底誰才是勝利者 ;藝術?或是政治?在此,我們可能忽略了另一個競爭者。在討論之前,請容我先介紹另一位藝術家約翰˙哈非爾德(John Heartfield)。

哈非爾德是1930年代流亡中,大量創作攝影蒙太奇影像的藝術家。「攝影蒙太奇」(photomontage)指的是將不同的圖像或照片接合在一起,或是將一張照片植入另一幅圖像的影像創作手法與概念,由二十世紀初期一群在柏林的達達主義藝術家所發明。哈非爾德利用創作大力批判納粹希特勒政權。其中有幅作品便是以希特勒的半身照片為對象,作品中希特勒的身體像是照了X光的透光片,他張開大口,左胸膛貼著納粹標誌,食道和腹腔中則塞滿了金幣。哈非爾德想藉由攝影蒙太奇的影像創作,從一張照片的原始訊息中,進行意義的轉換。就像瑞芬斯坦的「意志的勝利」也從影像的表現中,隱隱地透露出某種訊息。

於是,當藝術具有了批判與反省的向度之後,作品之後往往充斥著藝術家的立場與聲音。當作品中所指稱的有英雄的出現,必然也會有被譴責的特定對象。只是,決定者難道就是創作者本身?或是存在藝術家背後一股支撐的政治力量或是信仰,甚至是意識型態? / 請別忽略了作品之前是誰在發問?

套用今日我們談閱聽人對媒體的識讀能力。觀眾才是最大的關鍵人物。對於藝術作品,觀眾才是最大的鑑賞家。我們必得相信發問的人,把決定權交給觀眾。雖然觀眾也有其信仰、意識型態和侷限,但是卻永遠具有發問與釐清的空間與權力。瑞芬斯坦或像個執業律師,接了希特勒的案子,滿腦子必須在”innocence”上打轉,我們在法庭上看到她精采的表現是一回事,至於她所說的又是另一回事了!藝術並不是真理。觀眾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6:50


Guest





Posted: Sun May 25, 2003 6:13 am Post subject:

--------------------------------------------------------------------------------

今天從文化研究的脈絡中來看【media literacy】(媒體識讀),正是訴求【觀眾】之成長與辨識能力。然而觀眾並不必然是勝利者,那是要透過不斷的學習與轉化的過程才可能達到的。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