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拿你的靈魂換什麼?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你要拿你的靈魂換什麼?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6:58

林信宏
Guest





Posted: Mon May 12, 2003 9:26 pm Post subject: 你要拿你的靈魂換什麼?

--------------------------------------------------------------------------------

Leni Riefenstahl,這是什麼樣詞性的字眼,會不會是隱藏著超聯結,還是一組複選答案的謎語……。
常常有人這樣子的形容,當一個深刻的作品,離開了創造的那一雙手,便開始了它全新的旅程,流浪,生命。給予的那一個母體,也使用一個遠遠的眼神,注視著他或她的離去;而作者已死。這樣的離別過程,想想,應該遠比分娩時的撕裂,來得痛楚與陌生吧。
現在的2003年,這或許是L.R.的倒數幾年,也或許是在1935年已經存在《意志的勝利》《奧林匹克》的第幾十個年頭。弔詭的是,從影片首映一直到她所未知的死期,L.R.的生命至今仍尚未結束,而且只要是生命仍然繼續的一天,兩支影片與L.R.的對照就像是沒有剪斷的臍帶,兩邊的滋養,交互的攻詰,即便已經距離這麼多的光年,如果這段藕斷絲連的關係沒有辦法終止,在此之前,仍然有類似或不類似的文章以某種姿態出現著。
一個在德國境內經年傳頌的故事,歌德將之改編成一個浮士德與梅菲斯特的詩劇。我不知道兩位當事人是否有無看過這個劇本,但是相似的是,L.R.與希特勒正扮演起契約靈魂的僕人與賦予力量的導師,好像《魔鬼代言人》,還有《歌劇魅影》等等。L.R.藉由希特勒國家機器的支持,極盡鋒芒的展現自己之於第八藝術的天份;希特勒透過L.R.的美學,進而美善的做為宣傳與隱藏個人野心的工具。如果說《意志的勝利》《奧林匹克》是L.R.與希特勒的“《浮士德》”,那麼我們如何從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對待中間,取得一個置身的位置?
這是一個“面臨選擇”的問題嗎?還是一個紀錄片時常論及“道德倫理”的提想?亦或是藝術創作定要建築在“現實觀照”的思考上?我想,我無法回答出這樣的一個問題,而且我真的懷疑我可以找到問題的答案,如果問題繼續存在於這類是與非的模式。亦是,雖然遙遠兩邊的距離裡承載了20世紀內絕大多數的淚水。
那天,看了一部拍攝L.R.的紀錄片,片中的她一再的強調,她之於《意志的勝利》《奧林匹克》的無悔。影片結束之後,我只是一直覺得,也許生命從她的長壽之中,下了一個的註解,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儀式,L.R.是一位20世紀出生於德國的女性,她熱愛著藝術,而且繼續堅持著一個創作的本能,一個獨立於世界的生命。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6:58


Guest





Posted: Sun May 25, 2003 6:32 am Post subject:

--------------------------------------------------------------------------------

瑞芬斯坦對後世的貢獻好像不是她的悔意,而是她的無悔。若她來個懺悔道歉什麼的那會使她變得更像個政客,而那她九十歲的人生就會是一齣老是拖戲的肥皂劇。她的一生的確是一部主題清楚且前後一貫的故事,我們要如何的去讀它今天我們有我們的看法,不管她是【後悔】,或是【無悔】。因為我們今天是站在一個有利的歷史發言位置,能把她的一生與希特勒的所作所為都看成是文本,在比對與並置當中我們找到了我們觀看的角度 - inter-textuality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