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芬斯坦對紀錄片與納粹之間的權衡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瑞芬斯坦對紀錄片與納粹之間的權衡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6:59

林文煌
Guest





Posted: Tue Apr 29, 2003 12:39 am Post subject: 瑞芬斯坦對紀錄片與納粹之間的權衡

--------------------------------------------------------------------------------

女性導演瑞芬斯坦對
紀錄片的熱愛與納粹軍權主義的權衡

首先在井老師的課堂中看過爲瑞芬斯坦斯所做的紀錄片介紹後,不得不由衷對她深深致敬,她對紀錄片的熱愛與近百歲的年紀還能繼續拍攝她理想中的作品,其創作原動力足以讓年輕導演汗顏,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奧林匹克中對各式競賽項目所使用的拍攝鏡頭與構圖,某些畫面以現今的角度來說,仍算是高難度且是全新呈現,這在當時的技術與器材都不如的條件下,能有拍攝這麼強而有力的畫面,的確令人刮目相看。
以拍運動為主的奧林匹克這部片子來說,先就技術面來說,跳水與游泳項目的攝影技巧觀念與現今我們看到的運動鏡頭水準相差無幾,可說是先驅也成為日後運動攝影的法則,並且在當時以水底、水面與地上三種方式來紀錄呈現運動員的肢體語言,我最欣賞的是,無法實際拍攝的運動員意志,能則藉由拍攝馬拉松選手的長跑過程,多元鏡頭的轉換讓觀看者像是親身參與現場,完全接受導演瑞芬斯坦所給予的「影像魔力」,這一點準確地掌握(也可說控制)了受眾對影像的免疫力,如同德意志的勝利一片中,爲準確捕捉神話下的希特勒與呈現強權國家的優越意識,都表現出瑞芬斯坦追求高品質與美學的要求,難怪RICHARD M.BARSAM 在書中提到,「瑞芬斯坦已將實景的紀錄性轉化成自己觀看現實的神話式視野」,所以當有學者認為她太美化歌頌納粹運動,有如政策宣導下的紀錄片時,她自己覺得那是很可笑的,她所持的理由只是想把片子拍好做最完美的呈現,如此而已,絲毫不自覺自己是否欠缺紀錄片本身應有的「觀點」,也正如井老師文章所說的,瑞芬斯坦對藝術的敏銳度遠超過對納粹政治的敏銳度,因此產生過度包裝美化的政治性紀錄片,她或許覺得恰如其分,卻讓不同立場的觀者有了反向思考的機會。
我認為她自己本身是德國人,所以以身為德國人的角色去拍攝德國人心中英雄(德意志的勝利)、推銷亞利安民族擅於運動的肢體美學(奧林匹克),直接呼應希特勒自許亞利安民族為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一樣,對其他立場與受眾來說,我認為太過美化、自我吹捧自家人,愛得過於盲目,單就藝術與電影美學層面沒話說,(很多專家學者都這麼說),但就紀錄片的本質思考上,我則認為宣傳多過紀實,神話多過真實,這或許就是在當時身處這希特勒所領導的德國納粹社會體系下所「生產」的紀錄片,即使我們愛我們的國家社會或拍攝對象、主題,也應該勇於提出建言吧,這不也是紀錄片所應有的小小使命嗎?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5, 07:00


Guest





Posted: Sun May 25, 2003 6:36 am Post subject:

--------------------------------------------------------------------------------

我在想,若瑞芬斯坦再世故一點、圓滑一點,不知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