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土豆先生 PO 文章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代土豆先生 PO 文章

文章administrator » 2004-03-06, 15:42

jiing



Joined: 18 Oct 2002
Posts: 84

Posted: Tue Oct 14, 2003 8:57 pm Post subject: 代土豆先生 PO 文章

--------------------------------------------------------------------------------

主題: 救命...我一直貼不上討論區阿!!

我看佛萊赫提的艾阮島、北方的南努克及魯特曼的柏林交響曲
 
康熙三十六年西元1697郁永河在遊歷台灣之後,寫出裨海紀遊,將他在台灣所見所聞記載下來,其中也多著墨當地住民的生活,也就是現在我們所稱原住民,讓我們在今日還可知道原住民過去的生活方式,其中有一段『…巢居穴處,血飲毛茹…恃其獷悍,時出剽掠,焚盧殺人…不知向化,禽獸耳!』為什麼要舉這例子呢?我覺得一部作品,不論是以什麼形式出現,這中間都會貫穿作者的意志,也可以看出作者的觀點,當一個強勢文明到弱勢文明之中「獵奇」,作者通常會注意比較不同之處,相對的觀眾讀者就看不到其他面,郁永河在裨海紀遊中指出原住民「時出剽掠,焚盧殺人…不知向化,禽獸耳!」但是這是原住民的「出草」或「戰爭」,在原住民的傳統裡,出草是崇高而神聖的,是英勇的表現,是取得較高的社會地位的階梯,不能單以野蠻、殘忍的角度來看待,但是郁永河就相信他所聽、所聞!那是他眼中真實的台灣原住民;佛萊赫提的北方的南努克在當時1922無疑是一部非常吸引人的作品,雖然他對於愛斯基摩人真實生活有所取捨地呈現在影片中,一些非常重要的細節都略過不提,甚至連南努克的家人都是假的,打獵、日常生活都是經過安排呈現的,但是這是屬於佛萊赫提心中真正的愛斯基摩人生活,在影片中這些都是真實的!另外我們也可看到佛萊赫提影片的特色就是人跟自然的關係,我認為兩部電影中的族群皆省略了”宗教”的元素,但是宗教對於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必須面對惡劣的生活環境與強大且不知名的大自然力量時,人們總是會尋求宗教力量的庇護,但是可以看見佛萊赫提卻將宗教完全省略,此時我覺得創作者個人要表達的意念已經可略知一二,佛氏強調在惡劣環境之中人的價值與生命力,我們沒有看到片中人因為面對惡劣環境而寄託宗教力量,佛氏對天也就是自然的看法接近於中國的荀子,荀子說:「錯人而思天,失萬物之情」,人不能捨棄自我而只求上天的幫忙,若如此則會失去人同於萬物的本性,所以天是天,人是人,自然的變化是跟人的禍福無關的,這種說法是將天視為一無意志的天,天不過是一個「萬物的機具」,不是孔孟的道德之天,亦非墨子的宗教之天,這種想法充滿自然主義,若是從這裡切入佛氏的片子之中,人才是最主要的角色,反覆無常的天氣、惡劣的環境都只是用來襯托人的配角!人不會畏懼這些阻礙,人之所以異於禽獸乃是人有聰明才力,我們有傳統、有技能,面對自然困境也能適應,這是人性可貴之處,這些都是佛氏主要想標達的。
而那個時代工業革命已經發展到某一種階段,所有東西幾乎可以透過機器在短時間大量生產,而且可以標準化及一致化生產產品,我們失去了創作力,我們不段重複這單調的生活方式,工作環境及都市生活的不斷惡化,我們越來越不像「人」,柏林交響曲強烈的去表現這種生活,在都市中因為生活型態的改變,人們總是不斷地前進,無法在固定的地方稍作停留,對於城市是沒感情的,因為所有的東西總是不斷的飛過!現代人沒有了時間可能就活不下去了!因為唯有時間讓他們感覺存在過!對於這樣的生活人們也開始制定更多規範來遵行以避免失去控制,但是卻限制了我們根本的人性,但片中仍對工業化的發展保持樂觀,人們或許可以善加利用而擁有更好的生活,但反觀佛萊赫提卻是回過頭去尋找、創造這失去的人性、生活!這種逃避的方式又像是魏晉的竹林七賢一般,反對禮樂制度,認為會禁箍我們本性的發揮,我想佛氏也想逃避那工業化的禁箍吧?而去找尋過去美好的傳統,找尋漸漸消失於工業化中的『人的精神』

p.s原本想談談佛萊赫提對於這些族群文化描寫有缺失…結果一路寫到荀子跟竹林七賢..哇ㄌㄟ!~~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如有亂扯的地方請包含….
administrator
Site Admin
 
文章: 1490
註冊時間: 2004-02-20, 08:36
Blog: View Blog (1)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