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史:理論與實踐》第七章閱讀心得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電影史:理論與實踐》第七章閱讀心得

文章dada » 2007-11-14, 14:41

950411 周元大
複雜社會結構下的電影史


《電影史:理論與實踐》第七章:「社會電影史」似乎是個極大的命題。因為我們已經對於社會有著一種想像:龐大的、複雜的、多面向的、彼此互相影響的一種結構。而電影若是反應社會的面向,或者說,電影就是從社會之中生產出來的,那電影作為社會現象的映照又該如何分析研究呢?

書中運用了伊恩˙賈維《電影與社會》之中用社會學思考的四個問題:
1.誰製作電影,為什麼製作電影?
2.誰看電影,怎麼看電影,為什麼看電影?
3.什麼讓人看到了,怎樣讓人看到的,為什麼讓人看到?
4.影片是如何受人評價的,被誰評價的,為什麼受到評價?
這其中包含了四個面向的思考。第一個是製作層面的問題,不只是整個製作過程的分析,更是要問為什麼製作、是誰在製作……等大家會去忽略的重要原因,這對於電影影響人的意識形態操作,以及製作電影的政治經濟背景思考有著提醒的作用。第二個是觀眾的心理,有人以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發展出大眾心理學、廣告學與閱聽眾……等研究,而這一面向又提出為什麼人會有想看的心態,是什麼樣的社會思潮影響著他們,亦或人類對於視覺的重視,而電影如何成為營利的一個產業,「大眾」的名詞如何出現的背後意涵,是繼生產過程之後的消費心態探討。第三個是電影內容如何呈現社會現象的探討,此一面向是將電影與當時社會做一個對照,克拉考爾在《從卡里加里到希特勒》去探討表現主義電影《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如何運用影像來呈現當時威瑪時期德國一次戰敗的集體心態,以及預期德國走向法西斯的路程。不過由於是後設文本分析,常常會有事後諸葛亮的嫌疑,但從此也提出一個觀點,美學不再脫離生活,美學甚至可以成為另一種途徑。第四個面向則被作者引導至是誰具有言說的權力,是導演、編劇、電影工業、檢查制度、評論者,還是觀眾?研究電影評價訴說權力轉換的歷史,也可以看出社會思潮與風氣的轉換。另外作者更舉了明星制度的研究來說明電影被放入了資本主義消費社會的脈絡下如何運用影像來獲取利潤,這不再只是個人的觀影心態,而是因為思維而塑造的生產模式,而生產模式再造就成為的意識型態或另一種思維。

若是拿這樣的問題來討論機械生活三部曲:《失去平衡的生活》、《機械生活》、《戰爭生活》這三部紀錄片,我們可以看出:

1.製作影片的導演Godfrey Reggio是美國的獨立製作,而這是他的第一部電影作品,他製作這一系列的影片主要是對於現代性的探討,並且藉由面向大眾的影像來訴說對於整個現代性的質疑。這可能不只是對現代性的質疑,也是對每個現代人生活的質疑,因為現代性已經入侵到美國人生活中的各個角落而習以為常。

2.這是要給現代人看的電影,也就是所謂「文明」人看的電影。主要是為了讓他們反思現代性所塑造的一種生活樣貌是否就是所謂的安逸舒適,還是它矇蔽了什麼景象,或者因為現代性而讓我們無法回到過去的景象了。

3.電影利用當時的各地景象,如果從經濟發展論來看,三部電影都是從未開發、開發中到已開發,表現現代化的經濟發展過程與生活型態的轉變,尤其使用慢速鏡頭,讓人有凝視轉變的感覺,並且時常出現空拍鏡頭,描繪出現代性的人類社會發展對於大自然的改變。此時,電影配樂佔了很重要的地位,Philip Glass是相當有名的極簡音樂大師,在《機械生活》之中運用古典樂四個月張來訴說一種歐洲中心對於邊陲的影響,其中卻不是十分悅耳的音樂,而是不斷重複的母題與旋律,極簡樂派的反動就是從不斷重複的旋律中展現當代社會受控制下規律身體的自由,即使聽起來很像,每次旋律出現的時候都還是會有改變,人類並非機械,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做得一樣,如果像是機械般地生活,人類的命運將會導致不可而知的結果。就如同最後一段吟唱一般,導演與配樂都表現了反璞歸真的一個理想。另外,在《失去平衡的生活》之中,不斷加快的旋律與跳脫的音符,則暗示人類被現代性所操弄而不能失去自我與平衡,不斷追求速度之下最終將導致滅亡。

4.這一系列的影片受到許多人的推崇,尤其是已開發的國家的觀眾,因為這部片還是運用的許多現代電影的語彙,而電影裡將同時發生在世界各地的經濟發展不同階段表現成現代化的進程,這時候就有一個危機,就是太過削弱各地不同的風土民情,甚而加深對於非歐美的文化作為一種「不文明」的想像。如今身為一個「東方人」萊看這一部電影,了解「東方主義」的意涵之後,對於本片的評價就會有所修正,不過這是從後來的思想回過頭來看1980年代的影像才會這樣的,第三部《戰爭生活》就在更多的反省之後有了不一樣的呈現,更多意識流的影像也反映的後現代對現代的一種反思與反動。
dada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06-08-22, 00:01

電影史:理論與實踐 第七章心得 唐澄暐

文章morayeel » 2007-11-20, 01:31

電影史:理論與實踐 第七章心得 唐澄暐

從社會學觀點來思考電影問題無疑是範圍最廣泛的一種方式,並且也可以用來對目前臺灣電影業進行檢視。在網路的電影討論版上,有一個話題吸引了較多認真看電影的討論者進行討論,但始終沒有辦法找出解決之道。這個恆久的話題便是:為什麼近年的國片用盡各種方法,始終還是無法在商業上取得任何一點的回報?若是以第七章提到的四組社會學面向來看,雖然無法一時提出答案,至少可以釐清一些觀念。

誰製作影片,為什麼製作影片?過去長期以來國片的拍攝是在政府的督導下,在意識型態下尋求商業獲利,這樣的型態在政治解嚴後,就難以抵擋外來的自由挑戰。純商業掛帥的片子,不論是來自香港或是好萊塢,都很容易搶攻眼界未開的台灣市場。以至於現在在台灣能瓜分市場的,都不外乎這兩個地區的電影。

誰看了電影,怎樣看的,為什麼去看?這也是在網路上談論國片時的一個分歧點。在討論國片票房不利時,很多人表明他們上戲院的目地就是休閒、放鬆心情,不希望在進入戲院之後,還需要負擔很多思考和問題。網路上的一大爭議就是其他使用者批評這種「不用腦」的態度,但若想從社會學的角度去了解這個現象,就不應該先去下好壞的批評,而是可以繼續去思索觀影者性質的問題。換個方向想,當一種商業行為無法與消費者契合的時候,也許研究消費者會比質疑消費者來得有幫助。

什麼讓人看到了,怎樣讓人看到的,為什麼讓人看到?在初讀第七章時,很容易自然去附和一開始克拉考爾的觀點,認為電影反映了一個社會深層的心理素質,因為在這樣的論點中,心理素質有了之後發生的歷史事件佐證,乍聽之下也相當合理,但經驗主義卻能夠指出:將歷史前後發生的兩件事視為因果有可能是一種主觀的謬誤。若以台灣電影而言,政府管制下的電影反映的是政府的意識形態,還是民眾的心理素質?或是說,所謂的心理素質又來自於政府的意識形態,而電影反映的是這個部份?

推至現代,我們也可以去除掉一種迷思,認為說好萊塢電影之所以在台灣能獲得商業上的成功,是因為能夠滿足觀眾心中的各種夢想;與其這麼說,還不如說是好萊塢成功地把各種夢想推銷給台灣觀眾,而從前面幾章的心得中,可以知道好萊塢採取的方式就是一再複製生產最能夠保證獲利、風險最小的主題,而各種冒險、動作、愛情的期待都是可以被「養」出來的。

因此,我認為國片若是不想再回到政府掌控的保護傘之下,若是想在商業上獲得成功,比較可行的方式是關注哪些觀眾的期待是好萊塢無法滿足台灣觀眾的,或是好萊塢在促銷時明顯打不進台灣觀眾的,以目前的例子而言,美式青春電影,又稱Ya片,就與台灣人的成長背景有較為明顯的隔閡;若想要搶攻票房,也許可以往這個方向前進;至於商業以外的電影將如何發展,就不在這問題的範圍了。
morayeel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07-10-11, 12:25

文章laisun » 2007-11-20, 16:43

第七章 社會電影史 讀書心得 管理所研二 賴建宏 950902

電影總是會反映特定時代中的社會慾望、需求、恐懼與抱負,所以用電影這個文本來看這個社會是一件最方便的工具,電影是一個大社會的縮影,從中可以窺視社會的每一個細枝未微。而這個文本為何製作、由誰來製作、要讓誰來看、怎樣去看、如何看…等等的觀點來思考社會,透過這個即強勢(意識型態)又親民(娛樂功能)的文本,可以去思考在影片的內容是如何呈現、再現現實社會的架構,影片的發行和放映影響現實社會的範圍和程度,從前一章的經濟電影史提及,從<製作>→ <發行> → <放映>,這三個層面來看電影史,就可以發現電影是一個可以由很多層面來探討、研究社會問題,隨著時代的轉變,這些思考方式亦會跟著進行轉化。
從FILM到DV,在影像製作上,其門檻大大的降低,而造成現今每個人都能隨手紀錄影像,每個人都有發聲權,而『記錄』是一個可以延伸和發展的動詞,所有在其中的行為、過程包括結果都是可以變化的,這些都取決於對真實的材料興趣和研究,這也當然是文化紀錄之一。從製作的層面來看,影像的創作已漸漸「庶民化」,一台迷你數位攝影機,外加一台可以處理剪輯的電腦,便足以完成一部影像作品,在製作層面來說,這樣的生產模式,似乎讓用影片來故事的人,有了更大更多的空間,在這個生產模式底下的影片數量和題材,如同百花齊放開來,讓人眼花繚亂,影像技術門檻降低後帶來的泥沙俱下的後果,每個人都可以是『導演』,亦可以說對『導演』這個名詞可以再重新的去詮釋,每個人都可以創作,每個人都可以去詮釋影片,但「創造者」從來就不是最適宜的「解釋者」,費里尼如是,塔可夫斯基亦如是。
發行影片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的操作運行下,好萊塢的明星制、促銷手段、宣傳品的發送、…等等的影片包裝手段,影片開始走向更寬廣的大眾來製作,影片內容本身的符碼開始是為了賺錢而存在,在此每一個操作模式似乎都可以長篇大論來說明之,然而在透過這些操作模式來尋求利潤極大化的資本主義社會裡,發行影片似乎變成了賺錢最好的工具和手段,這些操作的模式包含了很多社會型態所固有的悖論和矛盾,比方如明星制度下,如何去運用社會對明星們的期待去創造成功及如何去獲得成功,在這個社會體制下,明星是一個被結構出來的多義體,這樣一個形象對於社會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電影這門藝術更容易比其他藝術手段可以直接的反映社會,然而在好萊塢的發行手段之下,電影的符碼變成了一個全球共通,卻無特色,商品的生產者為了迎合更多的觀影者而把影片逐步的『標準化』,好萊塢的影像風格是<為我們建構>,而不是我們自已建構,我們的所見成了一個符碼過後的結果,觀影的我們處在一個全知視角上,卻往往忽視了看與被看之間的關係。
在電影的放映上,觀影的處境一直代表著三種不同的社會過程的匯集點,這三個過程是:1.生產影片並使之放映的過程,2.把觀眾吸引到戲院的過程,3.呈現於銀幕的影片本文中的社會再現過程。電影的放映過程從一個小盒子只能容許一個人觀看至可以容量很多人可以同時在一個黑暗的空間下進行觀影討論,而現今我們的觀影的方式又轉化到可以坐在電影桌前、可以把影像放在隨身攜帶的手機裡,透過網路光纖接收世界各地的影片廣泛的流傳播映,這個社會的進步的結果轉變各種影像作品觀看方式的多元性,不正是影像創作門檻降低的一個環節之一,因為我們有更多種觀看的方式,可以擇一而終、可以走馬看花的完成一部影片的觀賞,這又表現出現代社會的多元。當我們坐回到電影院裡觀看影像作品,在那種儀式下來欣賞影片,而不是在電腦、手機上欣賞影片時,這種觀影的方法和觀影的社會行為,便即是影片在戲院內播映以一對多(一廰對觀眾),多對多(多廳對觀眾)方式來播映的效果是在電腦、手機上體驗不到的傳播效果,這也可以洞見影片在社會上所使用傳播工具與人們之間的複雜結構。
電影將我們的想像符碼化,透過電影的傳播使得影片中的文化意識無所不在。影片的呈現可以是社會運動的見證,可以是社會運動的先鋒,當人們透過影片去認識這個社會,去學習與這個社會對話,這就像是在小川紳介的影片中,可以聞到著濃濃的稻子味,從影片這個開放的系統中去知悉了解整個社會的結構,這也應該是影片再現後,讓人更值得玩味之處。
laisun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7-10-17, 22:12

第七章閱讀心得 程旭珀

文章haku » 2007-11-25, 19:10

伊恩•賈維提供四組電影社會學觀點思考問題。一、誰製作影片?為什麼製作影片?二、誰看電影?怎麼看電影,為什麼看電影?三、什麼讓人看到了,怎麼讓人看到,為什麼讓人看到?四、影片是如何受人評價的,被誰評價的,為什麼受到評價?

舉好萊塢電影007詹姆是龐德為例,主角總是被設定為正義的ㄧ方,為了國家安全或什麼因素,打擊罪犯並在各重驚險的環境當中克服重重困難,偶而女主角會背叛龐德,但後來又會搞在一起,影片最後龐德順利完成任務,讓觀眾認為打擊犯罪之後世界依舊完美的快感。同樣的例子在阿諾的魔鬼終結者,以及更久以前的藍波…等,好萊塢敘事邏輯總跳脫不出故事發生的原因,接下來是故事發生的經過,最後是故事的結果,這種敘事邏輯讓觀眾淺顯易懂,而且運用正、邪二元對立的觀點朔造電影種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好人另外一種就是壞人,壞人永遠欺壓好人,好人永遠戰勝壞人,因此英雄的形象在好萊塢建立起偉大的價值觀,阿諾、龐德系列電影續集不斷,而且阿諾轉戰政壇當選加州州長便可得證。

再以電影院限的電影來看,消費者想看的是一部好看感人的電影,在接受廣告的宣傳以及口耳相傳,加上媒體的曝光度,一部被宣傳足夠的商業電影,成功吸引了消費者的購買意願,此外結合了明星制度,觀眾已經對明星有所期待,以及明星所散發出來的魅力,理所當然的產生一群追星迷的觀眾。

再以湯姆克魯斯為例,帥氣外加性感的模樣,而飾演壞人的笨蛋始終一副欠揍的模樣,加上動作的特技與特效,在對決當中纏鬥,以不可能的任務2,摩托車兩台同時抓孤輪好似要對撞,其結果是運用剪輯手法對剪而成,製造觀眾的腎上線素,引起緊張恐懼的心理。以此為例努力賣弄暴點,不斷刺激觀眾心裡,是吸引觀眾進入電影院線不二法門。

在看台灣影評人,除了少數能夠堅持立場的影評,我們看周杰倫何以可得最佳男演員,便可得知商業與賣座才是王道,媒體報導的焦點是走星光大道時誰的穿著最具性感與品味,好似穿著厲害的人才是重點,而觀眾也樂的一飽眼福之外毫無所獲,一在看盡電影生態的醜樂面,我對相關報導已經冷感與厭惡,而真正影評的討論則淹沒在醜聞八卦當道的媒體。

究竟還有誰會對電影認真看待,我心中存在很大的問號?有人一心存有導演夢,而我的內心卻想對那種人說醒醒八。
haku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07-10-16, 23:57

文章廖歐吉 » 2007-11-28, 20:00

《電影史:理論與實踐》
第七章閱讀心得
紀錄所研一 廖晨瑋

將電影的生產、宣傳、映演等經濟層面加以分析還不夠表達電影的社會史層面。本書作者借用伊恩˙賈維的《電影與社會》中的幾個問題來討論社會電影史:包括「影片生產的社會史」、「看電影的歷史」、「做為文化記錄的電影的歷史」、「為什麼目的說的」、「做為社會機構的電影業與其他社會機構一直有著什麼樣的關係」。而在社會學中,社會不是客觀存在於人之外的機構,而是從一個個人與人、人與組織、組織與組織之間的關係之網所構成,因此社會學注重的是「關係」。除了鉅觀的政治、經濟等結構上的問題,社會電影史所關心的是結構下、微觀地分析行動者之間的關係。這個行動者可以是個人,或者是社會組織,包括電影工業、政府、宗教團體、民權組織等。仔細考察行動者的關係對於研究社會電影史是有益處的,因為作者提出的這些問題,也就是在回答電影的生產、映演等過程中,究竟是誰(who)、如何(how)、為什麼(why)製作、放映、評論這些影片?電影又是怎麼成為社會的再現,反映社會的文化與其價值觀?

「電影明星」作為一種社會電影史的社會現象之一,是作者進一步拿來套用此社會電影史研究方法的現實個案,尤其戴爾將明星定義為一種「被結構的多義體」。被結構的多義體指稱的是在西方社會好萊塢電影主導意識型態的情形下,當明星作為公眾所認識的一種形象,「電影明星」是包容了多種涵義的複合形象。戴爾從圍繞電影明星的促銷手法、宣傳品、影片中明星本身的形象,以及對電影明星表演的批評與評論談起,構築出「電影明星」作為一種社會電影史的研究個案是如何在這些機制中產生的景象。

放到現代的台灣社會來分析,電影明星制度同樣也是受到了好萊塢西方社會意識形態的影響。偉人式的觀看角度,讓電影明星更是成為個人化英雄形象。電影明星在現代似乎不僅能代表演員,電影的導演也成為了電影明星的代表之一。包括李安、蔡明亮、侯孝賢等,都是台灣電影中代表一種個人風格與明星化趨勢的有名導演。若是用本書作者所提出了幾個面向來分析導演作為電影明星的現象,我們則可以看到導演受到觀眾矚目反而是好萊塢片廠制度的反思之後,「作者」成為了評論或者觀眾關心的文本之一。當然這個作者可以是演員、導演、攝影、編劇等,然而在台灣生產影片獨立製作的環境之下,導演往往也身兼數職,因此更能夠使作品充分代表導演的意念。除了在生產的面向之外,近期觀眾欣賞國片的管道除了電影院的放映之外,更多是在許多的影展或者校園內播映,這樣的播映形式讓映後座談成為了大家觀賞國片的例行公事。當電影工業慢慢成為獨立製作時,其他組織的阻力與助力就比較不明顯。但是這樣一來,當資源有限時,明星導演往往能夠較多也較容易地獲得資源,尤其當這個資源是來自於政府的輔導金時,政府更希望能夠看到有好成績的導演能夠繼續成為明星,代表台灣出國比賽,這也正是政府作為一個社會機構與電影業的關係。

在這裡的初步分析,不是呈現當導演成為明星之後有何影響的因果關係,而是描述在台灣沒有強大電影工業的脈絡之下,觀眾、政府、電影業等不同的行動者之間的關係為何,並體現在導演作為電影明星的現象上又能夠有什麼符合與突破作者在本書中的討論。因此,台灣社會需要英雄,包括台灣之光王建民,都是讓在聯合國上沒有席次的台灣能夠找出自己的認同與位置的文化脈絡。然而,這個不嚴謹的分析還有待其他經驗證據的支持,在這裡只能說是試用作者提出的方法來分析台灣現代社會電影史。
廖歐吉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7-08-20, 13:18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6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