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體論考察 ─ 闡述紀錄學(一) 井迎瑞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本體論考察 ─ 闡述紀錄學(一) 井迎瑞

文章jiing » 2011-10-13, 00:32

本體論考察 ─

闡述紀錄學(一)

井迎瑞20111010


紀錄片是一種文獻,也是一種文獻載體,故它具有文獻的屬性。然而,過往有關紀錄片的教育,為了凸顯本身的特性,把歷史與美學的考察過度集中於紀錄片本體,因而阻隔了紀錄片與其他藝術的溝通與互文,使其論述與美學越形窄化,因此本課程希望以「媒材」做為基礎,串連起與其他藝術類別的內在關係,使「紀錄片」在與其他媒材的比較中看見自己的特色與異同,也在構建「紀錄片」的歷史脈絡與系譜考察中,更宏觀的理解紀錄。


所謂「本體論」(Ontology)是討論被調查事物的本質(essence)究竟為物質?抑或精神?這就產生了心與物的問題。如果以活動影像而言,它的本質是什麼?它的特殊性在哪裡?它之成為活動影像的關鍵在哪裡?我們都已經知道,活動影像是運用「視覺暫留」的作用而產生的「似動現象」,這就是它的本質(essence),討論這個本質的各種說法就叫做「本體論」。很多活動影像的特徵,靜態影像(靜態攝影、靜照)也都有,例如:賽璐珞、銀鹽化物、光學鏡片、、、等等,但能區別活動影像與靜態影像的關鍵就是「似動現象」,而產生似動現象的關鍵做法就是:「逐格攝影」(frame by frame),換言之,活動影像的本質(本體)正是:「逐格攝影」。


所以,本體論研究存在的本體究竟為物質?抑或精神?這就產生了心與物的問題,一般而言分為唯物論(Materialism)、唯心論(Spiritualism)。然而「活動影像」的本體即非唯心,也非唯物,又是唯心,又是唯物,所以邏輯應該是這樣的:人類通過「逐格攝影」的方法先製作了連續且片格與片格間差異甚微的影片,這些影片放映之後,通過人類視神經的接收,並在大腦中產生活動影像的「似動現象(印象)」,所以嚴格講,壓根就沒有「活動影像」這東西,但是它被投影到銀幕上的確發生了活動影像的現象,它不是純想像的產物,但它是人類大腦中的一種「幻覺」,因此它即非唯心,也非唯物,又是唯心,又是唯物,它是心理學的問題。


我們學電影的人通常很著迷於活動影像的魅力,所以我們會想去嘗試運用各種技法、語彙與視聽語言,從60年代起台灣就開始經歷現代主義、自由主義的討論與洗禮,「電影就是電影」的思惟與主張開創了全新的一種觀看方式來評論電影,開始思考電影就是電影,電影並不附屬於其他藝術類別,電影可有文學性,但絕對不附屬於文學,電影可有戲劇的傳統,但電影並不同於戲劇,開始用這樣的思惟為電影打造一個全新的發展空間,也指引出了一個全新的努力方向,例如:劇場雜誌、志文新潮文庫、影響雜誌、但漢章影評等等。


40年後,電影進入了的第二個百年,電影藝術的發展在台灣已達到了一個高峰,它已然成為了一個獨立的藝術類別,且已無人反對這樣的看法,需要擔心的不再是它是否具有特殊性,而是它是否具有更寬廣的人文背景,也就是說,電影已經在具備特殊性之後,它和其他藝術類別是否還有共通之處?是否還共同擁有一些高貴的人文涵養、人道情懷、人性光輝呢?電影可以擁有它的特殊地方,否則它不能成為「電影」,但它和其他藝術類別是否還能共同擁有什麼人類共同的經驗、理想、願景、悲憫、慈愛呢?


故我希望以「媒材」為基礎,串連起與其他藝術類別的內在關連性,使「活動影像」(電影),也使「紀錄片」在與其他媒材的比較中看見自已的身分與價值,並在建構「紀錄片」的歷史脈絡與系譜考察中有著更宏觀的理解紀錄。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