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庫作為紀錄方式 ─ 闡述紀錄學(五)井迎瑞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資料庫作為紀錄方式 ─ 闡述紀錄學(五)井迎瑞

文章jiing » 2011-10-13, 00:50

資料庫作為紀錄方式 ─

闡述紀錄學(五)

井迎瑞20111008


由於DV與數位科技的發展,使得紀錄者的工作環境與形態都已經改變,工具的便利性、材料的價格低廉讓紀錄者往往很快速的累積大量素材,紀錄者開始優先建構「資料庫」(檔案)取代優先完成一部「作品」,而在建構的過程中紀錄者逐漸發現「資料庫」即是一種「文本」與「話語」,「資料庫」的經營、管理與再現也是一種創作,「資料庫」(檔案)也有紀錄的屬性。


另外,今天數位攝影機的普及以及便利性,使得以往生產活動影像的技術門檻大幅降低,不僅打破了以往活動影像生產被壟斷的局面,也揭開了影像生產的神祕面紗。然而這樣的方便性使紀錄的方式也隨之改變,隨時開了機就拍成了標準作業程序,無時不拍無處不拍使得長期蹲點式的、互動式的拍攝方式成為可能,這樣的拍攝方式也讓紀實影像更貼近生活。但是,這樣的紀錄方式不僅為個人,也為台灣社會快速累積了大量的影像素材,如果不儘速處理,或是不用一套新的思惟來理解「紀錄」,這些迅速積累的大量影像素材,即將成為紀錄的障礙。這裡所說的「新思惟」就是需要加入「資料庫」(檔案)的元素,不僅是有關資料庫的管理,也包括資料庫的文化形式、權力關係與典藏品的詮釋與再現問題。換言之,紀實影像的「拍攝」與「創作」之外,一個紀錄者需要同時具備資料庫的「管理」與「再現」能力,這是一個紀錄片作者的新倫理,「紀錄」與「管理」是一個紀錄者的雙臂,缺一不可,創作只是紀錄行為的前端,需要加入資料庫的元素才臻完整。


即是企圖在「紀錄」之外加上「檔案」的思考,在「創作」之外加上檔案「管理」與「保存」之元素,如此紀錄之行為才算完整。「紀錄」與「保存」本為一體之二面互為表裡,「紀錄」是利用工具去拍攝,「保存」則把紀錄的影像「檔案化」,並維護檔案之完整性;把「紀錄」與「保存」一併來談,對社會的「觀察」與「見證」才完整。音像紀錄所在第一個十年著重「紀錄」(創作)可藉此加以補充新的元素,讓紀錄之內容更為豐富,也讓紀錄所注入有關「歷史」的思維。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