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與接近美學:Close and Closer ─ 闡述紀錄學(六)井迎瑞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DV與接近美學:Close and Closer ─ 闡述紀錄學(六)井迎瑞

文章jiing » 2011-10-13, 00:55

DV與接近美學:Close and Closer

闡述紀錄學(六)

井迎瑞20111008


90年代DV進入媒體文化舞台,南藝的成立剛好經歷了DV流行的年代,它的輕巧與便利性讓使我們能近距離的拍攝紀錄的對象,DV的使用也把我們的視野與觀看世界的方法帶來前所未有的經驗,比接近還要更近一步,它是一種揭開、暴露、發現、親膩的美學,同時也帶來一種侵略、掠奪、窺視、陰暗的負面效應與倫理問題,它為使用它的人帶來前所未有的便利:長時間的觀察、生活化的互動、細節的描繪、瑣碎與片段化背景的放大、扭曲、不堪、內心囈語的深度挖掘,DV啟動了人類內心慾望無限的發抒與釋放,激發了人類close and closer的窺視想像,人類也隨著高空跳傘的紀錄器、隨著企鵝背上的鏡頭、隨著城市中無所不在的監視器,看見了從來未看見過的景象,現在的電視節目中,行車紀錄器與超商的扭打畫面佔據了一半的新聞時間,誰還需要讀高成本的新聞科系?DV的風潮也創造了相對應的DV文化,它的正面價值是把人類的視角帶到前所未有的場域,並讓凡受壓抑的底層、角落、他者,乃至於壓抑的內心得到舒緩,但負面效應則是伴隨而來的道德與倫理問題,正像是一體之二面同時並存,作為使用者的我們必須了然於胸。


有人說手機、DV這些個人攝影與傳輸工具終將帶來「茉莉花革命」,的確有此可能但不能太過樂觀,在我們這個追求無止境消費與無限度感官刺激的社會中,我們的消費後備大軍正透過人手一機的手機或DV,時時刻刻進行著心靈自我馬殺雞、療癒、發抒情感、凡壓抑的都時時刻刻在釋放壓力,它們帶來的反而是一種安定社會的力量,統治者、大財團應該都看準了這個趨勢,解嚴前後革命前輩前仆後繼的努力爭取到報禁開放、媒體自由,今天的電視頻道林立,空間有了但可惜的是大家竟無話可說,手機與DV未發抒完的情緒又在幾場大型煙火、幾場巨蛋追星、電音太子、海邊叫春中獲得釋放,我們消費後備大軍的特色就是平時講究自我,但此刻都甘於放棄自我把自我融入到人群中讓主體消解,去為擁擠的交通而奮戰、去聲嘶力竭的高呼擁護、高呼「讚」,然後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讓個體在這一套的SOP中自我完成、自我實現,縱或生活中有些壓抑,這些壓抑也在這流程中得到舒緩,「茉莉花革命」或許有了工具,但沒有了土壤。


所以我們必須看見媒體改變的意義,DV使用創造了DV的媒體文化與DV的時代,我們不能以理所當然的態度看待它,也不能僅從一個新的產品上市那麼簡單的接受它、不能落入財團新產品取代舊產品的消費倫理去看它、不能以庸俗的成王敗寇史觀理解它 ─ 凡新媒體出現必定要「去」前媒體 ─ 財團不會考慮一個媒體的使用背後是代表著一種相應的媒體文化與記憶,財團粗暴又粗糙的對待「舊」產品,推出新產品時必淘汰舊產品,這背後意味著有多少文化資產、多少集體記憶要被犧牲,我們為何要隨之起舞?


尼采說上帝已死,羅蘭巴特說作者已死,西方文化孕育出的世界觀,總是宣佈前者之死來凸顯自我價值的誕生,對於「媒體文化」而言,我們不必然要這樣看歷史,毋寧用一種「多元價值」來看待媒體轉換,建構一種「多元並存」的概念。DV為人類帶來很多好處與便利,使人類心靈得到發抒,但是我們必須了解DV的特性與侷限性,它所帶來的語彙是一種選擇,但不是唯一的選擇,它為我們帶來許多的可能,它為許多的可能創造了條件,但站在媒體文化與媒體歷史的角度來看,它絕對不是唯一的選擇,我們可以選擇其他的媒體與工具,例如膠片與膠片文化也是一種語彙,在適當的主題與目的考量下,膠片也是一種可供我們選擇的語彙,而非急於把它消滅。


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 (Steve Jobs)於2011年10月6日去世(1955-2011),因為他推出的蘋果電腦與iphone手機為世界人類生活與通訊方式帶來巨大的改變,他的過世自然引起全世界的關注,雖然我對於他帶領著大家對科技產品無止境的追求並不認同,因為對於IT科技過度的追求不知消耗了多少地球資源,也不知造成地球環境多少污染,對於他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不知背負了多少財團利益與企業成長而身陷不斷發展尖端產品而不能停止的情境雖也感到遺憾與同情,但對他的創意與追求理想的精神也不得不感到佩服。


在2005年對史丹佛應屆畢業生所發表的演講裡面他提到:「當時里德學院有著大概是全國最好的書寫教育。校園內的每一張海報上,每個抽屜的標籤上,都是美麗的手寫字。因為我休學了,可以不照正常選課程序來,所以我跑去上書寫課。 我學了 serif 與sanserif 字體,學到在不同字母組合間變更字間距,學到活字印刷偉大的地方。 書寫的美好、歷史感與藝術感是科學所無法掌握的,我覺得這很迷人。」所謂「書寫」就是「動手」,就是「手工勞動」,包括推崇科技如賈柏斯者也都不忘提醒大家:書寫的美好、歷史感與藝術感是科學所無法掌握的。


媒體改變我們樂觀看待,但後來者並不一定要消滅前者,他們都有其長處與必要之處,「多元並存」正是我想說的概念,願我們共勉。




井迎瑞
寫於烏山頭影展前夕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