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紀錄片:2003黃明川)之我思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2001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紀錄片:2003黃明川)之我思

文章jiing » 2011-10-13, 00:57

2001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紀錄片:2003黃明川)
之我思

井迎瑞20111012


以貨櫃作為創作媒材甚具創意與時代意義,用以展現高雄作為一個工業化城市與航運港口的城市意象與海洋記憶十分貼切,我們從青銅器開始跳接到現代的「貨櫃」,上下縱橫三千年從古代到現今,意象上有些跳躍,但本質上是以「金屬」作為聯繫,促使我們打開思考的框架,從工藝史、藝術史的脈絡去大跨度的比較人類以「金屬」作為再現媒材能呈現何種藝術樣貌?表述何種意念?紀錄何種訊息與文化內涵?所以這是一個「歷時性」的比對與縱向的思考。


我們先這樣想:一個「毛公鼎」與一個「貨櫃」到底有何異同之處?從意象上二者都是一個「容器」,一個盛裝食物,一個盛裝貨物,一個記載了氏族的記憶,一個記載了全球化的記憶,毛公鼎的內壁銘刻了五百字的銘文記載了征戰、祭祀與治國之道,如果我把貨櫃當成現代毛公鼎,我可以在其內壁銘刻些什麼呢?


裝置藝術是一種很理性的藝術,主要是觀念的經營,是觀念與觀念之間的辯證關係,是現成物與現成物、媒材與媒材、觀念與觀念、物質與物質、或是以上任何元素之間的排列組合、並置(juxtaposition)、拼貼(collage)、混搭(mix match)所產生出來的視覺、觀念、想像上的衝突與趣味,例如:隱喻、象徵、與蒙太奇效果。


閱讀「2001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我立即想到「持攝影機的人」(The Man with the Movie Camera)(1929)中的「未來主義」(futurism)與「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精神,歌頌鋼鐵、機器、蒸汽機、工業、陽剛、規律、齒輪、自動化、結構、仰角、特寫、力量、輸送帶、、等,都與後來世界的現代化、工業化、福特化、資本主義化裡應外合,做了最佳代言人。


我看見此次策展母題為:「解構與悖論」,把大規模的、規律性的、結構性的、經濟性的、儲存與航運方式解構為不事生產的、個別的、遊戲與玩耍的空間,從意象上與內涵上都是一種悖論,從這個角度出發鋼鐵與竹籠、運屍冷凍櫃、奶奶休息室都是有趣的作品。


美中不足的是藝術家們似乎對於「貨櫃」作為媒材、作為創作「語彙」的思考不夠,「貨櫃」的意念是什麼,我要如何用它?「鋼鐵」的意義是什麼,我要如何用它?似應再深化。我看見「貨櫃」只是物理性地成為藝術家個別的工作室與展示空間,也就是說展覽發生在其他的地方,與發生在高雄的「貨櫃」裡差別並不大,也就是說展覽在「高雄」在地展出、在高雄的「在地貨櫃」中展出的必要性何在需要更進一步的思考。


如果我參展,我會把握貨櫃的「全球化」的意象來作「在地化」的思考,我會把「貨櫃」人格化作為全球化的代言人,再選用不同「媒材」作為語言與它進行對話,調性或許會是揶揄,也可能是批評,「全球在地化」與「在地全球化」將會是我的著力點,檳榔西施的貨櫃屋是一個「全球在地化」很鮮明有趣的例子,但我的課題將會是思考如何將「在地化」後的意象再「全球化」反攻回去,「電音三太子」是個「在地全球化」很好的案例,「電音」來到台灣結合了台灣意象的「三太子」變成了「電音三太子」現在已經反攻回去,成功的向全球輸出,我覺得我們不能老是被動的消極的成為人家全球化的市場,作為一個藝術家就應該把我們「在地化」的經驗大聲的向世人說出,我們作為一個全球化中的「在地人」才會有成長,才可能找到在地的主體性。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