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糞譜寫的讚歌 - 影片「牛糞」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牛糞譜寫的讚歌 - 影片「牛糞」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文章jiing » 2011-10-16, 19:42

牛糞譜寫的讚歌 -

影片「牛糞」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2011年10月12日雲南非營利組織「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的呂賓先生,趁參加民族誌影展之便來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訪問,並帶來了「牛糞」、「離開故鄉的祖母房」、「我的高山巫鷲」、「水」等影片與師生交流,我看完後寫下我的觀感與大家分享。

牛糞是「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在年保玉則藏族自治區(青海)所進行的一項「社區影像教育」計畫,由藏族學員蘭則所拍的一部講述藏族生活方式的作品,作者通過「牛糞」這個題材,介紹藏族如何利用牛糞的各種方式,傳達了藏族與犛牛的共生關係,並從這種關係中看見藏族人民尊敬自然的態度,與敬天畏人的宇宙觀。

我從三個角度談我的看法:

一、 拍攝方法 - 視覺語言可用「乾淨與準確」來形容,常用穩定且沒有太多的鏡頭運動與剪接等干擾,信息量清晰而明確,對於藏人生活不疾不徐、不亢不卑娓娓道來,沒有憤怒、不是抗議、也沒有必要美化,是以一種平等、平常之心紀錄下族人的生活與傳統 - 牛糞的各種用途,留給族人也給外面世界的朋友觀看,作者並無太多的專業音像紀錄之背景,但以誠懇之心、素樸之態度用單純的攝影技巧便足以表達高原之壯闊美景,穩重安靜的鏡頭語言足以再現高原亙古不變的寧靜與藏人的宇宙觀,簡單就是豐富,感人的是蘭則溫暖的內心,「乾淨與準確」的視覺語言恰如其分地表露了作者內心世界,視覺語言是加分,不是減分。

二、 拍攝內容 -作者拍攝「牛糞」作為主題是代表一種有意識的「選擇」,有一定的empower意義,拉則通過拍攝的過程回看自己的文化傳統,通過拍攝過程對於己身文化重新定義,這個過程是一個自覺的過程,我們看見了作者自覺後的自信,蘭則是在自信的狀態之中紀錄了自己的文化傳統,也是在自信的狀態中表述了自己的文化傳統。

三、 族群傳播 - 我們仍需回到「社區影像教育」的脈絡來理解這件事情,本片作者拉則在選擇這個主題時,他心中其實是有設想的觀眾,一個自然是自己的族人,一個自然是外面世界的朋友(我沒有用觀眾一詞),過往這些朋友們縱或是因為市場經濟操作下的主流媒體,對於少數民族的文化長期消費性的處理,有時過於浪漫,有時過於剝削,總是造成外界朋友對於藏人生活一些刻板印象,因此從「社區影像教育」的目的來看,從在地人用自己的工具紀錄自己的文化、表述自己的文化是一種反轉,從社區自身的成長與自覺,與對外溝通的意義二方面來看,本片是成功的。

最後我還想談談犛牛與藏人的關係:

牛糞是藏人生活中最自然不過的事物,拍攝者蘭則用一種不亢不卑的態度娓娓講述藏人與犛牛,藏人與大自然共生的關係,拉則選擇這樣的一幕作為片子的結尾 - 母親邊洗著手邊跟小孩說:「犛牛喝的都是乾淨的水吃的都是乾淨的草,牛糞怎麼會髒呢?藏人如果沒有犛牛無法在高原上生活」,拍攝者對於犛牛感恩之情表露無遺,他告訴我們牛糞對於藏人而言可做燃料、肥料、建築材料、藥品、玩具,還可運到市集販售換取貨幣,牛糞對於他們而言是最自然不過的東西,所以不能以「髒」的概念去理解,牛糞提供了多方面的生活必需,是最環保的一種生活方式,讓大自然的恩賜做最有效的利用,作者更透過了對牛糞的描繪,在在表達了對於犛牛的感恩之心,犛牛對於藏人而言是神聖的,在藏人接受藏傳佛教之前的原始宗教 - 苯教已經將犛牛視為神聖之物,不僅作為牲品用之與神靈溝通,牛頭並可作為祭祀之圖騰以趨吉避兇,稍微敏感一些的觀眾已可從影片中體會到藏人與犛牛依存共生之關係,犛牛是藏人的財富也是藏人生活之必需物資,也是在高海拔(3500-4000米)極地環境(零下30度)生活中一種精神穩定的力量,靠著犛牛藏人得以延續生命繁延種族,若說沒有犛牛就沒有藏人並不為過,我們可從影片中可看見犛牛的一生跟著主人放牧,生前提供主人勞動力、牛糞能做多方面利用、犛牛還能抵抗野狼入侵保護家園,死後牠們的皮毛可做成禦寒編織物與皮革製品、犛牛肉更是藏人在高原生活中熱量與蛋白質主要來源,牛骨、酥油又都是祭祀品,從物質世界到精神意涵犛牛對藏人而言都極具重要性,牠展現了佛陀捨身為人的精神,是上天的恩賜,藏人時刻充滿感恩之心,從拉則表述的內容、取景的角度、運鏡的節奏等均感受到他內心的溫暖、慈悲、與敬畏之心。

如果沒有犛牛,藏人是無法在高原上生活的,所以本片外表看似一個小品、一部紀錄片、有點溫馨也能增加一些我們對於藏族的知識,習慣於看電影的都市人不就把他當一部電影來看了嗎,在一個溫馨、寫實、有趣的紀錄片外表之下,我們能否看見作者想告訴我們的是他們獨有的存在方式與生命狀態?極地生活生死往往一線之隔、他們能擁有的物資不多,但他們有卻有著千百年蘊育出的生命智慧,蘭則告訴我們的是藏人的生命觀與宇宙觀,我們需要聆聽。

如果說「離開故鄉的祖母房」代表一種原住民的抗議,牛糞則表達原住民敬天畏人與大自然想處共生的一首壯闊的田園詩。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