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生命製成了標本 - 「離開故鄉的祖母房」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授課教師:井迎瑞、陳品君

版主: 紀錄所所辦, jiing, penjuin

如果把生命製成了標本 - 「離開故鄉的祖母房」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文章jiing » 2011-10-16, 19:46

如果把生命製成了標本 -

「離開故鄉的祖母房」觀後感

井迎瑞寫於20111016


台灣曾經是蝴蝶王國,但是居民捕捉它們製成標本賣錢,標本可供觀賞,但看不見台灣山川,後來居民濫捕加上環境破壞的結果,台灣就沒有了蝴蝶。用這樣的喻意來看「離開故鄉的祖母房」頗有異曲同工之效。

「祖母房」是摩梭人房舍構建中的主室,在此進行祭祀、家庭會議、飲食、聚會、儀式,是母系社會中家族最重要的聚集場所,它是摩梭文化的一個載體,「祖母房」便與摩梭文化成為一種共構關係,也是物質與精神的有機組合,是延續摩梭文化與傳統的充要條件,缺一不可,如果把「祖母房」拆遷搬離了摩梭故鄉,送到了「北京鐵道藝術區」會是什麼光景?

這不是跟離開了山川的蝴蝶標本一樣嗎?抽離了祖母房與摩梭文化的土壤,切斷了祖母房與摩梭文化的共生關係,不也成了死的標本與物件?離開了故鄉的祖母房與祖母,都不再是孕育摩梭文化的母體。

主辦這場展覽的藝術家說要推廣摩梭文化,請問到底要如何推廣?不跟台灣的九族文化村一樣?原來或許是善意,但對於文化浮面的了解反倒對原住民文化造成莫大的傷害,甚至成為了一種掠奪而不自知,我跳舞給你們看,我在櫥窗裡編織給你們看,博取你們的讚嘆與同情,原住民的尊嚴何在,主體何在?原住民要的是尊重、是理解、對於原住民文化是給予傳統的生活空間而別去干擾,就像封山造林一樣不要太多人為的干預疲憊的大地才得以休息,文化才得以在生活中得到復育。

所以初看本片時心中不免充滿感傷與憤怒,我為今天原住民處境感傷,也為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文化的無知感到憤怒,尤其長久以來第一世界的人類學家、藝術家以學術與藝術之名對原住民進行掠奪,而不可思議的是在人類社會走過那麼多道路,開始以「後殖民的角度」來檢討殖民主義,人類社會開始注意到了殖民主義對於第三世界所造成的傷害,而試圖作一些調整,希望能以平等、尊重、多元的角度找到一個相處之道,但無奈的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北京的一些藝術家們竟無視於人類的這種意圖,仍舊以一種消費的心理來處理與異文化的相處的問題,認為用錢可以購買一切,快速的搭建一個標本讓都市裡的中產階級在茶餘飯後有個欣賞異國情趣的機會淨化心靈,這裡所暴露的是嚴重的學術倫理問題值得大家省思。

我認為本片作者爾青對於整起事件有自己的看法,對於學術界與主流媒體的做法也都有一定的思考,所以他才會選擇這個題材並透過視覺語言來做表述,作者的態度有些揶揄與批評但並不動怒,仍可看見他包容厚道的一面,它沒有過多的介入,然而營造了空間讓主人公自我陳述,他的觀點清晰深刻力透紙背,例如在北京展場開幕時對品初(主人公)所進行的採訪,通過一個搖鏡與俯瞰鏡頭道盡了摩梭文化成為了標本的悲涼,拍攝者-一個摩梭子弟,我感受到他內心在淌血,作為一個觀者我也強忍著淚水。

他對於主人公品初的描繪生動而自然- 從他的裝扮、所戴的首飾、牛仔帽、ipod與耳機、香港女友,我們得知他是一個想要追逐流行與現代化的「潮男」,外面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深深吸引著他,所以他才會把祖母房賣給了外地人,而且購買者是一個來自北京的外國藝術家,更具有一定的道德正當性,作者對於品初這位朋友除了有些揶揄之外,其實更多的是同情,他花了更多的篇幅讓品初表達內心的焦慮、疑惑與後悔之意。

剛開始時,品初為了展現一個男人當家作主的氣勢,帥氣的把祖母房應允給了北京的藝術家作為展品,未料此舉遭來家人、族人、朋友間之批評與非議,讓他意識到此舉犯了眾怒而信心開始動搖,但是又礙於男人的面子與尊嚴無法出爾反爾,硬著頭皮堅持賣房,並自己親自押送到北京組裝履行義務,過程中他反覆的說一些後悔與否的話來掩飾內心的焦慮,從這些描繪裡我們看見作者對他的朋友是寄與無限的同情,在北京展覽結束撤展時,品初不忘把從家鄉帶來的經幡好好的收了起來,他要帶回家給母親,表達一點點悔意,耍帥的外表之下仍有一顆善良細膩的心。

作者用一個新的「祖母房」啟用儀式作為結尾,象徵著生命的生生不息,這是作者意念的表達,在種種紛擾之後畢竟生活要延續下去,家畢竟還是包容了他,雖然可能他少不經事做了點錯事,縱有點迷失,但回來就好,摩梭族人仍舊接納了他,祖母房拆了可以重建,火塘可以重新點燃,只要祖母房是建在自己的土地上,它就會生生不息地孕育出摩梭文化與生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敘事結構完整而邏輯清晰,例如:作者描繪了主人公搭火車上北京的途中一個對於項鍊失而復得的片段,除了有效的點出他的心理狀態並可作為摩梭文化跟外界文化交溶的一個註腳,在敘事上更是為後來香港女友的出現埋下伏筆。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紀錄片歷史與美學/紀錄學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