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性電影來看女性形象以《跳舞時代》與《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為例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從女性電影來看女性形象以《跳舞時代》與《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為例

文章em660 » 2010-09-11, 01:32

從女性電影來看女性形象: 以《跳舞時代》與《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為例
作者: 吳景琦
一、前言

女性地位發展,在以往的歷史當中,往往都是受到壓迫的。無論是受到社會上、文化上、或是生活上,都是遠低於男性。在社會當面,無論是古今中外,絕大多數的民族都是「父系社會」,即以男性為主的社會結構,只有少數民族(如中南美中的原住民,或是中國雲南地區的少數民族)為母系社會,因此在整個的社會結構中,女性成為男性的附屬品、附庸。男人可以把女子當作貨品一般,任意變賣自己的妻子、女兒,女性的社會地位是不可以/不可能與男性平起平坐,甚至是高於男性,因此女性不可以是領導者,是主管;對於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也會因為男女之間而有所差別,例如男性若是喪妻,續絃是常有、應當的事情;但是若是女性喪夫,女性就必須守寡,必須守住自己的貞操,以維護夫家之顏面。在文化上,文字的發展,隱藏著許多歧視、汙名女性的意涵,例如在中文的「奴」、「奸」、「婢」等不好的字眼,都是「女」字旁,意味著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是女性;在英語也是一樣,如”man”與”woman”,好像是有了男人,才會有女人(字根都是”man”),”male”以及”female”也是一樣,這些都是帶有歧視女性的意思。生活上更是不用多說,女性總是要扮演一個好太太、好媽媽,無論能力再強,也只能在家裡當個家庭主婦、稱職的母親與媳婦,即所謂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倫理概念。

因此我們可以在許多早期電影裡觀察到,女性所扮演的角色也是如此。女性總是只能扮演一個弱者、被保護的角色,成為「英雄救美」的配角,女性存在的意義,只為了成全男性勇敢、英勇、保護者的角色。仔細觀察會有這樣的原因,也是因為早期電影工作者幾乎都是男性:無論是編劇、導演或是製片,皆以男性為出發點,再者,社會風氣亦是如此。但是近代女性意識抬頭、女權主義高漲,開始有女性進入電影圈工作,也開始有了女導演、女編劇、女攝影師等,影像的敘事方向也有了轉變,也開啟了女性電影的影像風格。

本文企圖運用兩位女性導演的作品─簡偉斯、郭珍弟的《跳舞時代》(Viva tonal,2003)與黃玉珊的《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The Strait Story,2005)中,其故事背景皆是描述日治時期到光復初期(1930、40年代)的社會背景,其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在電影裡,當時女性的各種想法與思潮脈絡,來了解這個時期並非我們之前在歷史課本所了解的那樣一致、古板,而是有許多令人新奇的現象,重新讓我們認識這個時代的女性及在同一時代中,美個女性角色所投射出其不同的想法。

二、女性主義的歷史進程

女性主義的起源眾說紛紜,但是最為主要的是受到19世紀的自由主義的影響。自由主義以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為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自由主義挑戰當時的君權神授的的政治體制,提出了「政府的統治權力必須得要人民的同意」的想法;而隨著15世紀的地理大發現、17世紀的工業革命,歐洲的經濟迅速起飛,造就了「中產階級」的這個新興的社會階層,同時也推行著資本主義,因此為了讓資本主義更加活絡,主張市場經濟必須自由化,以爭取更多的資本累積與個人財富。而後,從政治上及經濟上的自由,變演變成鼓吹「個人自由」的思想與起點。

自由主義的拓展,無論是政治上、經濟上、及人身上,皆獲得重大的轉變。而自由主義的價值核心,即為以相互尊重與容忍的態度來面對因不同性別、種族、地區、生活方式的差異,其中,意味著要公平對待不同的性別,無論男性、女性,皆享有相同地的待遇。因此在女性運動初期,開始去思考要如何讓女性從男性的身邊獨立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最具代表的人物之ㄧ為18世紀的瑪麗‧烏絲東奎芙特(Mary Wollstonecraft),她主張女性要發展理性,培養獨立自主的人格,因此女性必須要習得有一技之長,這樣才能取得經濟的獨立;非但如此,更是要求女性也要擁有財產權,這樣才能真正做到「獨立個體」。但是,她卻依稀地受到男性主義的影響,並不主張女醒積極地參與公共領域的區塊,還是希望女性能扮演好上帝所賦予女性的基本角色,只有少數特別優秀的女性才能參與政治活動。

瑪麗‧烏絲東奎芙特的主張,僅是在物質上能脫離男性的掌控,但是女性受教的權益總是被剝削,而到了19世紀的瑪格麗特‧芙樂(Margaret Fuller)不只主張在物質上的獨立與權利,更是追求女性在心靈上的成長與自由,如心靈的充實、知識的增長等,讓女性的內在豐富,鼓勵女性自我實現,而不是空有軀殼的獨立個體。在同一時期,有另一個位女性主義者約翰‧史都特‧米爾(John Stuart Mill)便回到女性與男性婚姻之間的關係來解決。雖然三位女性主義者的主張都是期望女性能夠走出既有的社會框架,但是她們卻都跳脫不出「父系社會」的大框架中,都是認為女性無論再怎樣獨立,都不能外於一個「家庭」的窠臼中。所以,直到20世紀之後,貝蒂‧傅瑞丹(Betty Friedan)則是開始鼓吹女性應該放棄傳統家庭主婦的既定形象,不僅要顧及到家庭生活,自己的事業也要發展,並且要也工作為主,這樣女性才能真正脫離出傳統家庭的包袱。

以女性脫離「家庭」為基點,開始拓及到政治上的平等、法律上的平等。在政治上,女性以往沒有參政權,甚至是沒有投票權,直到1920年美國女性才有投票權;而英國女性要到1928年才取得。另外,法律上包括:廢除歧視性的法陸、制定反歧視的法律、以及加速性別平等的法律制定等,都是希望能藉由公權力的的力量,來導致性別之間不平等的待遇與觀念,讓男性與女性之間能有個平等的基礎,無倫是在工作上、社會上、家庭上等各種領域,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三、女性電影研究的發展

「女性電影」的定義,其實很難有個標準答案:無論是只要是女性導演所拍攝的電影,或是男性導演所拍攝有關女性議題的電影,都可以稱之為「女性電影」,但是這是屬於廣義的定義;而狹義的定義就必須要是「女性」導演所拍攝有關「女性」議題的電影,才能算是「女性電影」。而女性電影的發展研究,基本上有三個時期:方法論形成期;二、理論發展期;三、討論與轉型期(李顯立:305)。

電影做為一種文化的再現形式,而文化有深受父權體制的所主宰,因此電影的觀看被視為父權社會的體現工具,又因為60年代的女權運動開始關注女性認同與再現的問題,因此電影研究也開始去探討電影中女性的形象問題與所給出的地位。於是,1972年出現了第一個研究女性的電影期刊《女性與電影》(Woman and Film),除了期刊的發行之外,許多電影研究都已大篇幅的方式來探討好萊塢電影中,對於女性的負面形象展現,暴露主流電影的錯誤再現方式,一方面企圖去導正大眾對於女性形象的謬誤認知,另一方面,女性電影研究開始成為一門電影研究的顯學。

電影研究的學者們,無論是以精神分析、哲學思想、符號學等方法,來企圖將電影本身的文本,來證明父權體制對於女性壓迫的證據。最為代表性的便是1975年蘿拉‧莫薇(Laura Mulvey)在《銀幕》(Screen)雜誌所發表的一篇《視覺快感與敘事電影》(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一文。其中她採用佛洛伊德與拉岡的精神分析理論,將電影視為「父權社會以無意識來架構電影形式」,而推論出觀看電影的快感,為以陽具中心為主的窺視所獲得的。

她的論證基本上是認為:觀影經驗依據兩性之間的差異所建立的,即為男性為主動的觀眾,而控制被動的銀幕客體上,銀幕客體可視為女性形象。產生快感的原因有兩方面:一為淫窺狂,為主體注視著客體,即主動與被動之間而產生快感;二為窺視癖,即觀眾將銀幕視為一面鏡子,觀看時與另一個自己(銀幕形象)產生結合而獲得自我的認同。這樣以男性為出發的觀影觀點,把女性視為影像,男性視為觀眾的絕對主客體的二元關係,成為女性電影研究的濫觴。

但是,並非所有觀眾都是以男性的觀點來觀看電影,至少就女性觀眾而言。因此有些學者便反對蘿拉‧莫薇的這個分析觀點,便提出「女性注視」的觀念;蘿拉‧莫薇也在《視覺快感與敘事電影的反思》一文當中,認同女性作為一個主動的觀看者。

到了近代,當然有許多研究理論承襲了蘿拉‧莫薇的觀點,但是去都是著重在兩性之間的差異性,這樣其實很容易落入本質性的象牙塔中。兩性差異理論只觀注在性別的議題上,卻往往忽略了歷史、地域、種族等因素上,使得以往的女性電影研究成為白色人種、中產階級的觀影論述。因此往後的女性電影分析不僅以性別為基礎,也擴大考慮種族、階級、年齡等層級上,期望能夠在一個更加客觀的立足點上,對於女性電影研究有更多重的分析脈絡,來解決如此錯綜複雜的影像觀看經驗。

四、《跳舞時代》

《跳舞時代》全名是《Viva Tonal 跳舞時代》,為2003年製作發行的台灣電影紀錄片,製作者為台灣電影人郭珍弟及簡偉斯,而串貫全片的同名台語主題曲,也是1932年的台灣流行歌曲。該紀錄片內容,乃描繪20世紀初台灣日治時期的流行歌曲的演進。片中介紹了古倫美亞唱片公司與陳君玉、純純、柏野正次郎等人執著台灣音樂的故事,並由此可以瞭解到介紹1930年代台灣日治時期的社會現況與女性的社會地位。

身為台灣外省人第二代的台灣紀錄片導演簡偉斯及郭珍弟,本身就擅長拍製以女性觀點的電影紀錄片,製作該紀錄片的緣由,也來自對1930年代知名女歌星純純、愛愛的關注,並藉此描繪台灣日治時期後期,都會現代女性的地位與社會價值觀。基本上,鄧雨賢詞,陳君玉,純純演唱的同名主題曲《跳舞時代》歌詞中「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阮只知文明時代,社交愛公開」及「男女雙雙,排做一排,跳狐步舞我上蓋愛。」,後來也成為該紀錄片劇情的鋪陳走向。後來透過以李坤城的音樂文物蒐藏呈現整部紀錄片的歷程,最後劇情則以「音樂文化作-為媒介,表現當時台灣庶民社會活潑多元的風貌」為主軸。

1933年,日本統治台灣近40年的期間,雖然台灣人身受殖民日本人控制,但台灣也因日本投入大量現代化建設而快速發展:台灣大量出現電燈、電話、自來水、飛行機等文明產物,縱貫鐵路亦於1908年全線通車。日本從明治維新開始全面西化,而成為日本第一個殖民地的台灣也受到日本政府傳達的西方文明思潮所衝擊。因此在女性方面,開始放開纏足,並同時接受西式教育的公學校及西方先進娛樂,如電影、留聲機和唱片的洗禮。以唱片為例,台灣1920年代多充斥北管、南管、歌仔戲等類型民俗歌曲,當然,流行歌也大量的出現,而純純、愛愛正是古倫美亞唱片公司的歌手。

1928年起,日本流行歌唱片經台灣總督府允許下,大量進口台灣,惟並不受九成以上的台灣人居民接受。就此,古倫美亞唱片公司的日籍經營者柏野正次郎則認為,絕對要推行由台灣作家創作的台灣歌謠,唱片生意才可長可久。1930年,該公司出版第一首賣座的《桃花泣血記》台語流行歌曲。受此激勵,柏野正次郎擴大經營台灣流行歌唱片部門,並於1932年起大量企劃製作及出版台灣純粹創作;包含《跳舞時代》等台語歌曲。而該批台語流行歌,節奏有華爾滋、狐步等。藉此,台灣部分都會年輕女子隨歌曲節奏,追求她們的「維新世界,自由戀愛」。此台灣流行歌黃金時代中,現仍有《月夜愁》、《河邊春夢》、《雨夜花》等歌曲流傳。

直到1937年,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於軍國主義限制下,台灣流行歌產量逐漸減少,並最後完全被日本軍歌取代,台灣1930年代的跳舞時代終於在戰火中落幕。

五、《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

本片描述日治時代知名雕刻家及畫家黃清埕的故事。黃清埕為澎湖西嶼鄉人,自小就流露他的繪畫天賦。小學時期,遇到劉清榮老師,對其美術方面的才華甚為賞識而予以鼓勵,便開啟了他的藝術之路;之後考上高雄中學,因沉於繪畫而荒廢學業以致退學。因其父經營藥材生意,希望他習醫取得藥牌,便於1933年送他赴東京再入中學就讀,但是因醉心於繪畫,黃清埕便瞞著父親考入東京美術學校雕塑科,從此之後集中精神於繪畫和雕刻。不料,此事被父親知悉後,一怒之下斷絕其學費,後經朋友介紹一方面為旅日台灣人做雕像,亦偶爾為仕女裁製旗袍謀取生活費用,另一方面得其兄長黃清舜先生暗地接濟,方得以完成學業。這段期間,黃清埕也認識了就讀於東京東洋音樂學校,修讀鋼琴的女友李桂香。最後,黃清埕受邀至北平藝專教書,他與相伴多年的鋼琴家女友桂香準備先回鄉探望親人,便搭乘由神戶啟程往基隆的巨輪─高千穗丸,未料途中遭受魚雷攻擊而沉沒,船上一千多名乘客多不幸罹難,黃清埕與桂香也從此葬身大海。而這位有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具天份的藝術家,也隨之殞落,藝術成就鮮少為人所提及。

本片透過修復專家琇琇透過一次的委託畫作修復,認識了黃清埕的作品,也因修畫及採訪的緣故,對於黃清埕作品和高千穗丸事件產生了好奇,琇琇逐漸發現每幅畫中人物,背後都有一段感人故事,其中「黑衣女人」和「桂香頭像」,似乎又別具某種浪漫糾纏的關係。在一路尋訪、修補過程中,琇琇一步步受到黃清埕對藝術生命與價值的感召,因而引發對自我的強烈衝擊與定位,並為長年隱藏在身體中的病痛找到了出路。

六、影像中的女性形象

在求學階段,我們所接觸到有關日治時期的歷史,大多偏向於描述國軍如何與日本進行八年的對抗、日軍對於台灣等殖民地的殘忍暴行,或是國軍如何「光復」中土,也順便「收歸」台灣,回到「祖國」的懷抱,鮮少針對日本對於台灣的建設與貢獻。然而,我們可以從《跳舞時代》以及《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這兩部影片,看到一個不同的歷史觀點,也能瞭解到當時世界的現代思潮如何吹進台灣這塊日人眼中未開化的土地。

《跳舞時代》中,以當時流行歌曲來貫串整部影片,也是故事的起點。這可以證明兩件事情:一是流行歌曲,之所以冠上「流行」二字,便代表著它能切合當時人們的想法,所以才會「流行」。因此,當時的思想就能夠從流行歌曲來窺之ㄧ二。二是在以往的歷史課本中,皆描述當時人民的生活困苦,民不聊生,但是其實不然,在《跳舞時代》中很明顯的看到,當時人民也有其休閒活動,或是文化素養的認知,這也間接地說明其實當時人民除了基本的物質生活條件良好,也有多餘的時間與金錢來從事精神生活。

導演利用當時古倫美亞公司員工的訪談,我們可以知道當時唱片也是相當地發達,主要的消費族群為當時的年輕階層或是中產階級,歌詞內容也都迎合這些階層的喜好,例如男歡女愛、愛恨情仇等劇情鋪成,一度讓當時的知識份子憂心會敗壞社會風氣,紛紛反對這些流行歌曲的思想;再者,這些曲風除了南管、北管、歌仔戲等傳統戲曲之外,也因應當時年輕男女的娛樂活動─跳舞而生,倫巴、阿哥哥、狐步、恰恰等節性強的社交舞,因此曲風活潑是當時流行歌曲的特色之ㄧ。而回到影片的畫面當中,也採用了許多當時的紀錄影片,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當時男女之間的交往,不但可以相約踏青、野餐,甚至看到「新時代女性」吸煙、跳舞、打扮的花枝招展,提倡自由戀愛的新思維,呈現在當時受到西方教育思潮的開化表現。

因此,「跳舞」成為當時社交最為流行、重要的活動,男女之間的肢體接觸、服裝的打扮、以及歌曲的「前衛」,再再地都展現出當時男女交往的開放態度,例如,女性開始拋棄傳統禮教的束縛,開始能接受自由戀愛的思想,開始對於能夠勇敢地說出內心的話語,對於自己的身體也開始有了主導權(不再纏足、開始時髦打扮等),女性地位開始提升,以現在的眼光來看,也是相當地前衛與時髦的。

日本人對於台灣的貢獻,除了實質的基礎建設與規劃,也可以看到日人因為明治維新的關係,將西方現代思潮也一併地帶入台灣,影響當時台灣人許多的觀念,尤其是女性角色的轉變,從一個受到八股文化的禮教束縛轉換到接受新時代思想的「黑貓姊」,讓我們能夠一窺不同的面向的台灣歷史。

另一部電影─《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雖然主要是敘述台灣藝術家黃清埕的故事,但是在他短暫的生命終,環繞在他身邊的女性女展現出當時不同的女性形象,這是讓我感到有趣的,也是值得我們去探討的。

黃清埕生命中的第一位女性,應該算是他青梅竹馬─玉蘭。玉蘭她可算是當時比較傳統的女性,沒讀什麼書,在家裡就是幫忙種田,對於黃清埕的愛意,永遠都是放在心裡,不曾說出她的心意,唯一的展現,就是答應黃清埕做他的裸體模特兒,這在當時民風保守的澎湖來說,是非常「前衛」的舉動,嚴格來說,是「不守婦道」的行為,不過因為他喜歡清埕,但是又不敢說出她的愛意,因此為他寬衣解帶、挑戰她的貞節名譽,成為她述說情感的方式。縱使,到了最後黃清埕只是把她當作一個好朋友,而非情人,他也只能認份的走向一個傳統女性的命運,因媒妁之言而嫁為他婦。這樣形象,不同於《跳舞時代》的同時期女性,那樣開放、新潮,可見當時雖然西方思潮吹入台灣,但是傳統觀念依稀還是存在於台灣各個角落。

另一個傳統女性形象,就是黃清埕的大嫂,也是清舜的妻子,她嫁入黃家之後,成為一個傳統的家庭主婦,全心全意地照顧小孩,而且在家裡沒有說話的餘地,甚至連同桌吃飯的情形都沒有,只能在坐在一旁先餵小孩吃飯;清舜要赴日本進修,也是只能默默地接受丈夫外出,自己獨自一人撐起家裡的大小事,內心的悲苦,只能往肚子裡吞。縱然如此,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她並不想要只有接受的結果,絲毫有一點想要突破這樣的一個窠臼。

不過,黃清埕的女友─桂香,就與玉蘭以及清舜之妻的女性形象產生強烈的對比。桂香因為家境較為富裕,因此能夠接受較高的教育,甚至是是留學日本,受到西方教育思潮的桂香,當然能夠擺脫傳統禮教的束縛,對於自己的想法,也是希望能夠被重視,甚至是以她為主。例如:清埕對於桂香演奏會的意見,讓桂香認為是他用男性主義的優越眼光去看,桂香對於自己的專業以及想法有其主見;又例如,清埕想要去北平藝專教書,希望桂香能夠放棄日本的學業,一同前往,但是桂香卻很不高興的認為:「我有我的人生路途要走,你做任何決定為何都沒有跟我商量,只是要我配合你……」完全地展現新時代女性的主見與自主權,甚至寧可堅持己見而放棄愛情,不過雖然桂香被清埕所說服而一同踏上生命終點的高千穗丸,但是桂香所展現的特質,成為現代女性的寫照。

七、結語

女性在自古以來,在社會的地位便是比男性還要來得低,女性要靠著不斷的努力,爭取應有的權益,例如現在的女團體要求女性不能因為結婚、懷孕、或是照顧小孩而被迫辭職,因此有了產假、育嬰假,甚至還有生理假等規定,但是目前僅止於公家機關有確實實施,私人機構大多依然無法確實配合,成為女性員工對於爭取她應有的權益而產生卻步。

前幾天有一則值得去深思的新聞:花蓮某軍營被踢爆,因為近來天氣相當炎熱,站哨的士兵不但要全副武裝,身上還要穿上重達1.5公斤的防彈背心,使得站哨士兵快要吃不消,但是卻有一名「女性」士兵享有特權,不但有別於男性士兵站在陰影底下,並且還有一支工業用電扇吹向女性士兵,讓人質疑有特權之嫌。或許,是因為軍中長官體恤士兵站哨的辛勞,所以放置一台工業用電扇來解解熱暑,只是「正巧」吹電風扇的是女性士兵,而非男性;亦或是軍中長官認為女性體力不如男性,害怕女性士兵撐不過如此沉重的工作負擔,而招致刁難之嫌,因此才放置一台女性專用的電扇,以體現照顧弱勢的作為。無論是「體恤」或是「照顧」,對於性別的待遇,若是要拿捏得當,還有一段相當遙遠的路程要走。

八、參考資料

書籍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女性、影像、書》,台北書林出版社,2006。
顧燕翎、鄭至慧,《女性主義經典》,女書店出版,1999。
王雅各,《性屬關係》,台北市:心理,1999。
游惠貞,《女性與影像》,台北市:遠流出版,1994年

網路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2667371.html
http://mypaper.pchome.com.tw/legend1976/post/1282510591
http://www.bigsound.org/freddy/weblog/001143.html
http://tc.gio.gov.tw/ct.asp?xItem=51113&ctNode=38&mp=1
em660
 
文章: 366
註冊時間: 2004-03-11, 16:30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