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ㄧ)

版主: em660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ㄧ)

文章yushan » 2004-08-05, 23:50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召集人:吳乙峰老師
評審委員:南方朔先生(以下簡稱南)、王小棣導演(以下簡稱王)、聞天祥先
生以下簡稱聞)
時間:2003/10/31
地點:高雄市豆皮藝文中心
紀錄:阿蒙、威威

*動畫類
入圍作品有:
愛麗絲書中奇遇、多拉度醫生、夢狼王、給母親、午後、越界、當世界還小、
藍色咒語、心花怒放、月光。

王:-----我剛一看評分成績我有個感覺「哇靠比我還狠」,因為我當初把成績遞出來我想:完蛋了,我想年紀大了太兇了,我自己覺得糟糕了,所以我深深為自己的「打低分」不安。後來我一看南方朔比我還狠,所以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是同意你的。
但是有時候其實可能因為我前面參加了兒童影展,看到滿多動畫,尤其是包括我們現在有的南藝動畫所學生的作品,我其實已經看到,他們的一些技術上的成熟的一面、表達上成熟的一面。兒童影展的部份,加拿大電影局簡直把全世界都打倒了,因為他們有非常豐富的人文,有日本人的作品、有中國人的作品,所以你看到那個多元性的表達,尤其是看到加拿大電影局鼓勵他們的動畫發展的結果。所以我回頭看我們自己作品的時候,我就覺得我現在看到了技術性,我在那個影展,我看到的作品其實是非常多元,就是技術等等的,但是我還看到某一種傾向,也許是動畫裡面反而需要鼓勵的,就是「創作的境界」的這個事情。我看到這麼多,比如說我現在比較一下,就是針對一下南方朔老師談「當世界還小」,就剛好是一種比較:你說他清楚,他也許夠清楚,但是我就看到動畫這個體材在世界的舞台上面,他的技巧因為他現在的創作元素,已經不是像當年那麼好萊塢,現在已經都解放了。所以我其實比較會覺得說除了清楚以外,在這些人年紀還輕的時候,在這個影展還不是那麼主流性的時候,我覺得創意的部份好像應該是要給鼓勵。就是說我其實同意看我們自己台灣人的作品時,我同意南方朔老師的話,可是在想到現在,看到這麼多年輕人的作品的時候,我覺得關於「動畫境界」這件事情,我覺得還是要放進去考慮。就是說,我很簡單的在所有的題材比較下,我覺得「多拉度醫生」跟「午後」這兩個比較有一點成熟意象來運用動畫。就是說怎麼會選醫生的場景,和看診的狀態。然後我同意聞老師說的,我不會為他辯論太多,因為我其實覺得他有點不整齊,沒有整理好,就像頭爆炸有點太狂亂,就是他還沒有到風格統一、也不是真的什麼藝術成熟,但是我覺得他在創意上有一點難得。

吳:我們剛剛聽了王老師談到評這個東西的觀點,聞天祥要不要談一下,大家先整個溝通一下,因為意見分歧嘛,就先把各自的立場跟觀點先表達一下。

聞:我通常的要求最少基本技術層面可以過得去,這次大部分都OK,另外一個我這次看片自己的要求是,我看同學給我的資料,就是劇情簡介的部份,我用這個來辨識。有的作品需要讓他自己去解釋自己到底要幹什麼,才能夠讓我們看得懂,我就沒辦法投這個片子太高的成績。所以很簡單的從這樣子來看,那另外當然也要考慮到這幾個部門在國內的影像創作上面的狀態,我看過他們的作品,覺得邱立偉其實有點退步,他之前的「森林」其實意念上比這個更完整、更有意思。
不過我剛才在聽兩個老師在談的時候,如果從南方朔老師的觀點出發的話,我倒很想問南方朔老師,像「愛麗絲之書中奇遇」這樣的作品,他拿出去給觀眾看的時候,會不會出現像「多拉度醫生」和「午後」這樣的問題。

南:OK,我們看「愛麗絲之書中奇遇」的時候,因為他的意象比較固定,可是他有他的缺點,他的動作方式是一直反覆的,所以看的人就會說「拜託!不要把愛麗絲講得那麼小吧」對不對?!這是他的問題。可是他的整個符號的連結和影像的連結是可被接受的,所以說愛麗絲在這個意義上是可被接受的。「接受」好像是主題之一是不是?!可是我剛講的就是說像「多拉度」、「午後」這種,我知道他想幹嘛,因為我自己很喜歡詩,所以你們用詩化的語言談論我當然都知道,可是我換個角度來講,他整個敘述邏輯是不清楚的,當然像王小棣講的是不統一,為什麼一下子要爆炸、一下子要什麼什麼之類的。他出現很多東西,忽然出現一個窗外影像的變化不知道在幹嘛,都不清楚,所以意思是說他有太多不清楚的東西,就是我說他的敘事邏輯是有問題的,我們都知道要用文字、影像去表達一種感覺、一種聯想,或是一種剎那之間的幻想,OK都是可以的,我們現在已經放到這個地步了,可是不管怎麼講,還是要有一個敘述邏輯,我覺得「多拉度醫生」跟「午後」恰恰好就是這個東西沒有了,我覺得這個是問題。他們用很多畫面,然後我們作為一個程度不是很差的觀眾,我可以說「啊,是在說「無聊」啦,這個我看懂了,但「無聊」So what?我的意思是這個意思。」

王:正如吳乙峰講的,這可以留來作一個意見的話,那我的意思就是說沒有做到,因為這個短短的作品應該有個完整的表達,可是我還是覺得他這個題材是滿原創的,而且我覺得可能他也許因為是動畫的關係,就有一種不拘束什麼都來這樣子,就是看診的狀況什麼都來,我覺得OK,大概是有表達。

南:如果有太多選擇要不要保留?

聞:反正待會兒投票的時候,就會有個結果。

王:可是這兩個都是我的最愛。

南:保留一個好了。

王:我保留「午後」。

吳:所以「午後」保留,「多拉度」先擱著。接下來的是「給母親」,「給母親」是有兩個保留的,一個C是不保留,請辯論「給母親」。

聞:我覺得「給母親」對我來講沒有剛才南方朔老師講的那些問題,而且在素材轉換上面,我覺得是這次作品裡面最有創意的一部,從真人的演出然後手上的泥球變成了黏土的動畫,再從黏土動畫去開展一個被外界力量所改變的一個女性身體和宿命,這個部份我覺得在素材的運用跟體質的配合上面,是一個非常高度的結合,就學生作品來講,是很難得的一個嘗試跟做法。

吳:王小棣要保留嗎?

王:我基本上覺得其實,如果這樣講的話,其實跟「多拉度醫生」一樣,大概有媒材混亂,就是表達很不統一的地方,包括就是說他有一些實拍的部份非常的粗糙跟陰暗到一個地步。當然這個東西在他的陳述裡是有意義的,就是說這個東西完全不受滾在旁邊的球影響,但是我還是覺得中間包括這個泥球的變化,其實我覺得跟「多拉度醫生」有一些同樣的毛病,但是我也覺得算是還滿有創意的。

吳:我們現在發現評審會用對方講的話。(眾笑)

南:這個是動畫裡面好像比較偏長的,他是兩段組成的,我覺得他第一段實景的部份真的是太冗長了,他佔了一大半的篇幅我覺得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很簡單就可以略過,基本上那都不是那麼重要,這個球變化了好幾次,又是球、又是獅子頭代表媽媽的菜,諸如此類。他是可以看到整體之後有一個浪子懺悔的主題在那裡,可是他有好多個地方的表現是不清楚的,比如最後的時候身體把媽媽綁過來,那是不清楚的。所以我的意思是說整體我可以知道,他要講什麼東西,可是你要在每一個段落上稍微考究一點點,你就會發現到剛才王小棣老師講的也對,他有很多地方是支離破碎的,他有整體可是在細部的地方是不能解的。我們寫任何東西,駁雜的東西要把他都去掉,把該丟的要丟掉,敘述邏輯要很清楚,不管你用哪一種敘述邏輯,然後你每一個動作的相關性要把他講清楚,那是任何一個藝術表達的必備條件,可是我認為我們現在台灣社會,在很多這種基本的藝術規格上,我們都犯規了。或者是不自覺的,我是不好意思講,這次我看了這麼多動畫也好、短片也好、紀錄片也好,我發現現在在台灣整個思惟上是滿有一點狀況的。

聞:所以南方朔老師的意思是這樣覺得「藍色咒語」對不對?如果是這樣的話,(王小棣老師大笑鼓掌),因為「藍色咒語」感覺也是這樣對不對?

南:什麼意思?

聞:就是「藍色咒語」這部片,(南:我有給他D嗎?)其實同樣的就是那個感覺
嘛。

南:他們要講什麼我全部都知道。我程度沒那麼差。

聞:我沒有懷疑你的程度。

南:我專門在搞符號學什麼、記號學,我專門在搞這個東西。所以每個人在講什麼我都知道。比如你用這個東西來表達那個東西,然後你給別人一個感覺,然後讓別人有思考的空間,或者是這個表達是不是妥當的,諸如此類我都會往這邊來考慮。基本上我打D的那些東西,我都從來沒有否認過,任何人他們所要表達的東西是真誠的,我從來不否定這個東西。我之所以有意見是他的表達方式,我是很有意見的。

吳:OK那然後----現在「給母親」你們兩個(王小棣、聞天祥)要不要保留?

聞:我們要不要待會就投票,如果說只取三個的話,我們就投票就好了,現在都討論完,然後我們就直接投票。

王:我覺得如果啦,我再重複一遍,一方面希望說服南方朔老師,作為一個創作者我都覺得應該用南方朔老師的標準,我非常贊成而且覺得又可以想到自己的創作,這個是真的大家都應該記得的問題。但是,同時就是說,比如說像這樣比較的時候,我就覺得還是要有一點點空間給創意的小朋友,因為畢竟這些參賽者都還年輕。比如說:「愛麗絲」或「月光」就是這樣的情形,南方朔老師所講的標準事實上他們都有,他們比較清楚、比較完整,但是我的意思是說,「愛麗絲」真的有種安全的範圍,你知道我的意思嗎?就像剛才南方朔老師講的,他是重複的,他有一些手法,因為他選擇的做動畫的方法,所以他改變不大。而且他在對「愛麗絲」重新的詮釋上,都是沒有看到什麼新的、更大的部份。我覺得「月光」,其實我覺得這個小朋友整個美術跟技術上的表現,都是有一定的水準之上。就是我剛才講的,比較起來的話你會覺得「午後」和「多拉度醫生」這兩個小朋友為什麼要選這個題材非常不安全。比如說「午後」非常冒險、非常容易被陷入一個「這種動畫是不好看的」這個裡面,所以我覺得就是「月光」大家都看到,很容易可以看到他優點的部份。大概就是這樣。

吳:有沒有人給「月光」負面的意見?

聞:他太被曲子牽著走了,他太像音樂錄影帶了。

南:OK的作品,我覺得他是一個OK的作品。不論他的造型、設計、整個敘述邏輯是滿清楚的。但我沒有給他A、沒有給他E的道理,就是我認為他在構圖上有一點討巧、太簡單,所以在技術難度上還是略遜一點,從這個角度上我給他一個B,基本上我還是認為OK的。像「愛麗絲」這個,他的整個故事敘述我剛已經講過了,可是我對他也是有不滿意的,就是我認為他都反反覆覆一個畫面出來,然後就把他跳接到另外一個聯想,這個大概出現五六次之多,我的意思就是說我每次等待他對愛莉絲有不同的詮釋的時候,不見了,還是兔寶寶又出來,這就是一個從事藝術創作者,我們都知道我們寫文章的時候,一個概念、一個字,不要老是蝴蝶的翅膀、蝴蝶的翅膀、蝴蝶的翅膀,拜託,明天來個蜻蜓的翅膀好不好,不要老是蝴蝶的翅膀,我覺得這個是他題材討巧,表現手法有一點腦筋動得不夠多的原因。

吳乙峰:「愛麗絲之書中奇遇」兩位評審對他有沒有不同的觀點要講?

聞:我這次看很多片,也覺得有剛剛南方朔老師講的問題,只是說我當時看的時候,很敬佩的是他用film去拍,覺得這個女生實在勇氣很大,那我也想像說是否是因為這樣的一個關係,造成剛才南方朔老師說到那樣子的情況,就是說在這樣的一個捉襟見絀的情形之下,他有這樣的一個問題,那也是一個現實的問題,那也是一個現實資源侷限下的一個結果。不過我覺得他對「愛麗絲」的文本是有改造的,就是說裡面主動取代被動的部份是滿有趣的、滿有意思的。不過他不是我認為最好的作品,在這次的動畫裡面,他給我的感覺跟「月光」很像,都一定要讓他入圍,但是會不會是最後的那個最佳,我覺得還要打一個問號。

吳:我們現在往下面談,我們必須談「當世界還小」,2個A、1個B。

聞:我覺得「當世界還小」是少數可以讓我,在剛才那兩種完全不同的觀看角度當中達到一個共鳴的唯一作品。我在看的時候有這樣的感受,所以就沒有疑惑的給A。

南:非常好、我非常欣慰,我的A並不是孤掌。從事各種藝術創作要有感覺,感覺是創造動力的來源,我覺得這個「當世界還小」是有感覺的,而這個感覺是很清楚的感覺,表現的手法也並沒有說太陳腔濫調,假如他的手法陳腔濫調的話,就會煽情、庸俗,但是他不庸俗,把一個小孩子的臉孔跟他傷心的心情,拿著電話在那邊空空蕩蕩的,你就知道他是在打給他家的電話,這是很有感覺的。體會到這個層次,然後以這種方式來說故事,把故事說到這麼短的空間,它還蠻短的我們知道,這麼短的空間然後說得那麼完整,非常難得。

聞:我對這個作品很喜歡,但是我對它有一點小意見,我覺得它的敘事跟情感上都夠飽滿,只不過我覺得它在整個視覺的風格上面沒有特別的新意。最近這幾年很多個大學和研究所的作品看到的畫面、製作動畫的視覺效果,有點類似。但是還是這些作品裡面(較好的),我個人特別喜歡。

南:基本上那個破布娃娃的造型是OK的,假設說太模擬真實,它的童趣就不見了,破布娃娃這個造型是OK的。

王:我覺得這個片名一聽顯然它已經有達到某種懷舊讓大家親切的感覺。但是我剛好比較相反的,覺得它其實在媒材和拍攝方法上面,讓我有點意外。就是大家如果還記得的話,它有一個空景是學校,然後還慢慢攀那個鐘樓,所以它好像在拍那個實拍片,我看了就有點驚嚇,這個人是怎樣,我的意思是說其實這個媒材時時會跑出來,是因為這個導演在拍攝的手法,我覺得他忽然把動畫當成一個什麼林清介的片子在拍,我的意思是說包括那個飛機射出去、池塘也要拍半天,媒材暴露的這個事情包括整個學校的牆的畫畫,我看到他很認真、很費事,但是我覺得似乎是某種過去十年的新電影在他腦袋裡太強烈了,所以怎麼拍那個動畫有一種台灣電影的氣味,我覺得這個是我有一點錯愕的。
而且我相反的覺得他有一點長,我覺得這個長度跟他整個對於這個片子的寄望,或者說對動畫的概念,有一點問題,我覺得打電話的這些,我同意他的有些情感,但是有一些我其實覺得還是有一點太….,這點我就跟南方朔老師不一樣,比如說:丟飛機、課堂怎樣,還蠻像一些看過的這種學生片。甚至我會這樣講,其實是對於動畫的概念跟選擇的媒材居然用這種方法,我覺得是有點錯愕的。

吳:那我們現在談「藍色咒語」。南方朔老師選D、聞天祥選A。

聞:我覺得我們爭議的問題跟剛才提到的是類似的,比方說我沒有考慮到剛才南方朔老師的觀點,我在看的時候我是很被裡面的女兒對父親的憂鬱症那樣的一個情況描述想像和那個情感所感動。再加上那個媒材上的運用我覺得是一個很有味道的畫面。

王:我覺得如果我們大家都蠻同意南方朔老師的這種標準的話,我其實立刻比較介意的是,我覺得我們台灣真的太可憐的一件事情,就是太多的這種南方朔老師剛才講符號這件事情,太多政治這一類的東西,我覺得是最荼害,比我剛講電影的荼害還荼害。我覺得這幾個比較起來的話,我們比較一下醫生看診的符號,跟這個裡面所討論到的所有政治環境或者是省籍問題等等這些符號,我比較介意這種的不清楚或者是濫用或者是說沒有經過太多…,如果藝術創作應該把一些消化,我覺得並沒有真的好好消化。太多引用簡單容易的剪接進來,所有創作的不仔細不精緻,我覺得在這裡面是更明顯的。

南:這是一篇很棒的散文,透過這樣的畫面,透過事實上他自己的聯想,把這些所有舊時代的政治圖騰變成他/她的憂鬱,我想這裡面真的是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比如說我為什麼不喜歡這樣的東西,因為剛剛王老師講出來了,而且最近這段期間我寫過類似這樣的文章,就是說對歷史要慷慨一點,這是我基本的觀點,尤其是藝術工作者,跟政客一定要有層次上的不同,我們最近這幾年已經把很多東西變成新的八股了,然後很多固定的意象裡面,就在那邊很勉強去用,可是更深刻的相關的問題,我覺得這應該是政客們不會思考的,可是藝術要去思考這個東西。可是我們台灣此刻的藝術家,我們太多人都是用政客所創造出來的新的符號來解決它的疑問,這種是思想觀念上蠻嚴重的問題。

吳:那接下來「心花怒放」,我們請南方朔老師談一下「心花怒放」。

南:它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然後我們可以看出來其實它想要表達的東西,這個性別的倒錯、整個社會的嘲諷性,是一個滿有趣的故事,我們有時候要用一種比較有創意的方法,來表達一種東西,它很有一點想法,我覺得這個「心花怒放」算滿有想法的一個作品,這種想法我覺得是其他作品裡面比較沒有看到的,他還滿有想法的,而那種想法是還滿跑在時代前面的。

吳:那其他兩位呢?

聞:所以南方老師不覺得它帶有敘事的障礙?

南:我覺得它是還滿清楚的,而且有嘲諷性,然後性別的倒錯、整個群眾觀點的改變,這個很滑稽、很有意思。

王:單獨看的時候我覺得其實還不錯,就是從動畫本身、它的提議等等的,但現在這樣激烈辯論起來整體看,我就會覺得這個大概是目前我們討論的方向,我覺得它的意趣跟它的表現、它清楚的程度,我覺得就我們剛才談的兩種角度,這個是比較可以聚焦的一個作品。

吳:剛剛大家已經個別論述一遍,然後我要提醒的一件事就是說,我記得我在年輕的時候,拍一個東西送過去我沒有得獎,可是因為以前金穗獎,評審講的小小一個鼓勵的話,對年輕的創作者是很重要的,甚至你們的論述裡面,我其實也參加過很多評審,每次評審都是投票決定,我覺得那個東西其實也不是獎金多少的問題,我們希望南方影展是要找品質高的評審做勇敢的辯論,讓這些創作者聽到這些論述以後他有新的思惟,我覺得這才是影展最大的一個意義,所以剛剛大家的辯論是非常好的一個資料,我們也會努力的整理這些東西,用各種方式讓所有的導演可以聽到你們的意見跟談話。可是我們還是要做下面的決定,所以我們下面準備投票,我們要的就是3、2、1,你覺得第一名是3分、你覺得第二名是2分、你覺得第三名是1分,這個投出來以後,就這個範圍如果有共識的話就決定,如果沒有共識的話,就做下一個階段的辯論,或是說大家如果有不滿意,然後再談出一個結論。我們現在準備投票。

愛麗絲書中奇遇 1分
多拉度醫生 2分
夢狼王 0分
給母親 2分
午後 0分
越界 0分
當世界還小 6分
藍色咒語 0分
心花怒放 6分
月光 1分

吳:現在最高分的是「當世界還小」和「心花怒放」都6分。動畫的第一名要先決定。現在是「當世界還小」和「心花怒放」要做最後一輪的辯論。

聞:我覺得好難選。

南:確實是有點難選。

聞:我覺得在動畫的創意上面「心花怒放」比較高,可是在敘事邏輯及情感上面
「當世界還小」比較吸引我。

王:可是我覺得「當世界還小」你真的想一下他裡面,我想大家都會提到他打電話的那個部份,可是你去比較的話,包括走來走去我自己看會覺得有點長,還有比如說他放的音樂、房子在山上下面有小河、還有那個鐘是最嚇壞我的,那個鐘一直慢慢的拍上去,還有講話的部份、還有上課丟紙飛機,各位真的想一下,今天如果他是劇情片的話,我就不會這樣子看他,可是居然他用動畫,我覺得並沒有用到動畫的精神,我覺得每個媒材本身的創作還是重要的,就是他的技術吧!這兩個比較一下我就會覺得,這樣好像沒有真的….,或者換一個角度想,如果我是動畫學生就會有點「哇!」,比方說「月光」,同學就會說我的所有動畫表現變得這麼不重要,你知道我的意思嗎?其實我覺得你選每一個媒材的時候,那個媒材自己的表現一定要算進去。
其實這樣整體辯論下來,像「心花怒放」他甚至向內部的挖到這個整個全部的男女的事情等等,我都覺得這個形式跟內容是比較統合的。「當世界還小」我覺得是,形式太落後於內容。就是他裡面要講的這個小朋友這個事情,我覺得動畫的部份會真的讓做動畫的人用作動畫的角度來看的時候,是會錯愕的,如果說這是首獎的話。

南:這兩個真的是有點難選。動畫的定義我覺得是不能被定義的,坦白說,我認為。我猜想動畫之所以產生我們使用動畫然後去說現實的故事,我們一定是從這樣的形式去出發的,所以他是比較用動畫的形式來接近寫實語言,我們可以這樣說,假如你用更厚實的、純粹動畫的表現,你可以說他是比較沒有成就,假設你用動畫的形式來接近寫實的風格,這樣看還是蠻OK的。至於他鏡頭有沒有過頭,我們寫文章的時候,並不是每句話都是有意義的,有的東西過長是渲染氣氛用的,所以王小棣說他整個動作沒有意義的,我覺得整體來講沒那麼嚴重。假設我們每句話、每個動作都要有意思,這就變成寫論文了,坦白說。而他不是論文,他還要去渲染,為了渲染要有鐘樓、要有池塘。沒有池塘就沒有飛機可以看了,諸如此類的。他有很多橋段,我們是講說那個橋段在邏輯上通不通,所以他基本上還是蠻OK的東西。然後「心花怒放」是一個新、舊都會有一點滿意,可是我也是有一點擔心他,當他是更年輕的一個表達層次的時候,他就相對的有點難度,我們現在折衷這兩種不同層次的東西來比有點累。

王:可是我還是不太同意說動畫,尤其是動畫的表現在這個技術上---。一個人為什麼不實拍而選擇動畫,我覺得動畫本身的技術成熟的表現,應該還是蠻重要的事情。我看到這個同學他很費事,但我覺得他在比如說,飛機掉到池塘裡面那個池塘,比如說他選擇同樣一個題材,他選擇用不管電腦動畫或更多其他多變的技巧,或甚至說我看到他之所以這樣慢慢去拍那個製作其實不是很精美的鐘塔,可是我發現後面,比如說我們跟別的情形比較一下好了,那你用什麼樣的標準來作?雖然說「給母親」是從泥球的變化,我覺得太多了,但是起碼你會知道,他對於這個泥塑的動畫,他其實是自己費很大的工夫,包括油炸、包括跳動、包括到那個島上,但是我們在這裡看到用差不多同樣的素材的動畫,事實上就動畫本質對選用的素材,是沒有非常好的運用,他只是用它來說這個故事,說有一點普通的故事,這是我覺得如果用動畫的角度探討的話,動畫技術本身是應該被考慮的。

吳:好,其實這兩部影片假如說南方朔老師難以決定,然後王老師比較支持「心花怒放」,那聞天祥你的意見呢?

聞:我還是比較喜歡「當世界還小」。

吳:當有掙扎出現的時候我們要投票,雖然很殘酷。我提議保留另外一部可以進入跟其他的獎項談特別獎的可能。

王:我覺得動畫的首獎還是要有一個動畫自己的指標意義,你如果覺得這個片子不錯,它還是有機會的,比較起來我就覺得動畫的指標應該是「心花怒放」,你覺得片子不錯應該是「當世界還小」。

南:那我們就投票。

吳:那我們用舉手的。贊成「當世界還小」的請舉手(聞、南舉手),那就通過了。

王:各位真的,你叫那動畫的人….

南:「心花怒放」我真的看它有點難度。

王:你是說對誰有點難度?

南:對一般人有點難度。

王:有難度有什麼重要嗎?真的,做動畫的人看了會覺得,現在是說故事比動畫重要,你知道嗎?我覺得動畫的技術來說,我真的覺得有點……我只能希望影展附屬在後面,就是兩位強烈的覺得它的內容是勝於它的形式,我真的覺得說以今天台灣動畫的,或者我也倒過來跟南方朔先生講一樣的,我覺得如果同樣用剛剛南方朔老師意見的話,就是我真的作為一個創作者,我自己會很盡心的聽進去,我們今天台灣真的對藝術創作本身的成績跟品質,是太不講究了,太容易是一個比較不清楚的,或說以內容或者是偉大的情操,超過它形式的表現。我還是用同樣的標準到現在來看的話,我就覺得寫一首詩,詩本身跟內容是同樣重要的,畫一幅畫,畫的素材跟創作媒質本身跟畫的題一樣重要,所以我覺得動畫它的技術或說完全展現動畫媒材的這件事情,其實跟它的主題應該是一樣重要,我真的覺得說如果是動畫的人來看到這個成績的話,真的會發現說我們三個人的結果是,內容超過媒材本身的創作,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有一點嚴重的事情,特別聲明一下。

吳:還有沒有人要發表意見,1、2、3,沒有。我們會把這個意見表達盡量讓他知道。所以我們現在已經選出今年南方影展最佳動畫片是:「當世界還小」,「心花怒放」可以保留到等一下討論其他獎項的時候,如果有名額我們會予以鼓勵。謝謝大家第一個階段,我們已經展開了我們的戰火。(續)
yushan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音像藝術媒體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