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二)

版主: em660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二)

文章yushan » 2004-08-06, 00:07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決審會議記錄 (二)

召集人:吳乙峰老師
評審委員:南方朔先生(以下簡稱南)、王小棣導演(以下簡稱王)、聞天祥先
生(以下簡稱聞)
時間:2003/10/31
地點:高雄市豆皮藝文中心
紀錄:阿蒙、威威


*劇情片
  入圍作品有:
  暫時停止、戀人絮語、片刻、愛情長片、光、原音。

吳:我們還是照早上的程序一步一步討論下來,在這之前大家要不要先各別討論講一下評劇情片的一些觀點和想法。大家先交換一下,來,聞天祥。

聞:差不多欸,我覺得就是考慮媒材、基本的技術之後,就考慮他的創意跟情感的部份,所以我覺得差不多,各類其實都是在他的舊有形態上來創作。

王:這一次我看這個劇情片,一方面這個量是最少的一個,然後有一個現象就是,我看很多題材幾乎有些是接近實驗類的,包括在劇情裡面,所以增加了一定的難度。但是我覺得他也是在這次影展三類裡面,我所看到我覺得表現最青澀的。就是說蠻自言自語的,蠻多這個現象。我只好用一個還是比較嚴格的標準來看這些片子。

聞:我剛好跟你相反,在看這一類的時候刻意的寬鬆了一點。那是因為我覺得好作品真的太少,而且基本工都荒廢掉了,所以我在看劇情這一類的時候,打得比較鬆一點。

南:劇情片簡單講就是故事嘛!劇情片一定要有故事嘛,沒有故事算什麼劇情片,所以講故事是不是講一個完整的故事,不管你用哪一種手法來表現都沒有關係,你講的故事是不是完整的,然後劇情要牽涉到很多情節的掌握,電影敘事語言,譬如說:你是不是把一個動作語言講得冗贅不堪,我們這個問題很嚴重,我們這裡的劇情片基本上還是短片,還是短片類,是不是講得能夠扼要,這是我在看片最基本的原則。

吳:不過這次來大部分都是學生嘛,學生在學校拍的作品,比較多的反而不是劇情長片。

王:我想請問一下那時候徵件的時候,這一類是叫做劇情類還是劇情實驗類?
  (回答:劇情類)

吳:那我們現在先從1B的開始吧!1B2C「暫時停止」,有沒有人要為他保留?沒有。2B1C「光」?

聞:我沒有要特別為他保留,我只覺得他光影設計是蠻有質感。

吳:南方朔老師?(不保留),王小棣老師?(不保留)。「戀人絮語」?(不保留),我們現在還有四部,一部一部討論下來。我們先討論「片刻」,請大家論述,請先從最支持的A開始講,南方朔老師….

南:假設我們又要講故事,又同時大家好像滿重視他的符號性表現那種影響的話,這一個倒是比較能夠折衷的一個類型,譬如說,在我來說他有蠻多的符號的寓意是蠻重複的,譬如說:他看到了他的男朋友或是他的老公,不知道幹嘛不知道,那到底是夢呢還是什麼不知道?可是最後的時候,一打開窗子然後窗外有藍天,好像是一種憂鬱症的記號,我的意思就是說,是以鑽牛角尖的一個思惟方式來解釋這部片,就是說他在故事上、在想要表達的東西上面的主題滿清楚的,手法不是那麼拙劣。

聞:這個片子我覺得他就是幻想這個部份做得還不錯,攝影也很傑出。但是我覺得他在內容跟情節的張力上面,我覺得薄弱了一點,但是他是我的第二名,就是這樣。

王:我還是兩個一起講,「戀人絮語」我覺得他是其實就是剛前面要講的,我覺得他其實太過明白,我覺得這樣講大家應該也明白,但是我的筆記上是他的光啊、他的攝影,我覺得可能是全部作品裡面最好的,可是相比之下呢,如果講劇情片我覺得,「戀人絮語」同樣的就是在創作的初期,有一定的難度其實是好的,尤其現在跟南方朔老師講的東西在做對話的時候,尤其這個不是金馬影展來講。
像「戀人絮語」其實他是自己跟自己的對話,以前說人有被剖成兩半,所以我尋找自己的另一半,但是他說的「戀人絮語」其實是跟自己,這個在創作上有一定的難度。跟「片刻」比較起來。他在看鏡子看自己、他出去活動等等,就是說被剖成一半的自己自我的尋找,但他用一個戀愛之前的說法來講這個事情,換句話說就是我好像比較願意看到,在創作的初期還是對於自己的設题有一點距離,也許他現在還有一些力有未逮,但是比較之下呢「片刻」我幾乎感覺就是說,還是找不出什麼問題,因為他的光啊、因為他的故事都非常清楚、因為他…我想大家都沒有什麼不明白的,大概這樣。

吳:好,那我們討論一下「原音」。

聞:「原音」其實不是我喜歡的作品。

南:他有一個很好的寓意,可是表現方式是完全不對的,你可用別的任何方式來表達都可以,可是用一個這麼「聳」的方式來表達,好難接受它。我們現在強調對話,「戀人絮語」事實上是羅蘭巴特的原譯,他是一種美文文化的思考,這種東西只能夠存在語言裡面,你要把它圖像化來思考非常難非常難。假設你以一個年輕的小孩子,然後你要來面對無論是在愛情境界或什麼境界,如此高深的題目的時候,最後事實上你勉強在配畫面,然後再用文字來解,必須加上文字這個畫面,這樣的話我拍什麼電影,我讀書就好了啊?我的意思是對於這種不是在講故事的,而是在講各式各樣的聯想,然後透過聯想法國式的美文,來表達一種東西的時候,用圖像來替它串是非常難的挑戰,我認為這個作者這個地方沒有辦法,我只能說他是勉強用畫面去兜一個文字,這個難難在這裡,假設他把文字通通丟掉的時候,你就不知道他在幹嘛。所以這就是影像語言跟文字語言屬於一個競爭的關係,假設你的整個敘述都要依靠你的旁白的時候,那就是你敗給文字了,你懂我的意思嗎?你敗給文字了。

王:我想是有這個問題,就是說他有依賴描述的部份,但是我的意思是說,其實現在當然要用影音來說他已經是一個成立的部份,而且我看他包括他這個身體的各個片段,在診斷的前面,整個的一些鏡頭,我是覺得他沒有那麼勉強。就像您說的,他可能有太過依賴傳說中的那些一半的事情,可是我覺得他的影像上面沒有說到非常勉強的把這個抽象化的關係,我覺得有他自己的影像想表達的部份,但是我覺得他在影像藝術表達方面完全是比不上「片刻」的,但是我覺得他有感覺。

聞:我是覺得這個片子太過於依賴文字,因為很剛好他這個片子有「愛情長片」在做對照,那我覺得在「愛情長片」裡面看到的反而是一個比較有機的結果,他裡面的腳本、字幕、拍板、或是重複的畫面,都讓那個原本有些俗爛的愛情故事,富於一些比較後設、比較有趣的一些樣貌。作為一個影像作品來講的話,我反而覺得「戀人絮語」太依賴文字,可是像「愛情長片」影像和文字就有一個互動的關係,而且甚至是因此而改變了創作的實體,這樣看下來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愛情長片」是一個比較好的例子,反而凸顯出來了「戀人絮語」的弱點。

吳:剛剛「原音」有誰沒有談?

聞:過了就過了,就不用談了。

吳:那「愛情長片」呢?

南:「愛情長片」是一個蠻完整的三部曲,因為戀愛抵達悲劇,他這個長片的意思其實是一個反諷的意思,他故事說得很完整,然後畫面清爽,這個很難得,意思也到了,這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坦白說,在我的標準裡面就是「愛情長片」、「片刻」,這兩個都很OK的。

吳:有沒有對於個別作者的發表意見?

南:這裡面我認為最可能有潛力的應該是「光」。他這一部電影之冗長真讓人受不了,假設他能夠把它做一點刪減,然後在鏡頭運用上再純淨一點,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題材,因為處理這題材是高難度的,他的意思是表達到了,可是這個電影毫無疑問是失敗的。能夠有抽象思惟、透過鏡頭的運用、故事的安排、然後講一個故事,這個潛力是有的,可是這個電影是失敗的,我覺得這個是很值得注意的。

聞:我也覺得大部分的作品都在基本工上面出了問題,所以要去承載滿腔他想說的東西的時候,變得很尷尬,那個包袱好大好大,反而說像在這樣的競賽裡面,對一個比較簡單的題目,可以比較成功的表達出來。其實我也覺得「光」這部片包括攝影、觀看的角度讓我覺得很有潛力,可是我覺得我沒有辦法投他一票,就是我們剛剛談到「原音」的片子,我承認他是一個很糟糕的作品,可是我覺得這個小孩你有種來挑戰這樣一個類型的時候,是蠻有一點點希望的,可是如果真的要從當中挑選出理想作品的時候,我會回來再考慮到比方說像「愛情長片」這樣的東西,或是「片刻」這樣的東西,比較有做足一些。

南:志向大過技術,這個就很懊惱了,我們這裡是有蠻多志向大過技術。

王:我雖然是已經很多年沒有教書了,但是我覺得看到劇情類漸漸讓我有點想起還在教電影系的時候看到這些作者的問題,比如說:「光」跟「原音」我覺得還可以說是蠻典型的兩種學生作品,我覺得這個「光」其實我真的建議,先講一個小的題目,講比較清楚的、比較小的題目,我覺得他已經有滿多滿好的技術,包括我看到他相較「愛情長片」來講,我覺得「愛情長片」對我來說就是….。像這樣我又看到一種兩難,就是「光」跟「原音」你可以看到學生背很大的題目,然後要花很長的時間,然後自以為要表達一個東西,這是通病。
可是「愛情長片」呢,我覺得他其實非常取巧,這兩個讓我很困擾,一個就是那麼傻、那麼呆,就是「聳」也好,就是要背很大的題目,自己還要花很大的部份;可是另外一個呢,我又看到一個丟掉了前者的純真,就是說什麼七杯咖啡之後,兩個就上床了,說實在這個還蠻和最近拍電影的昆丁塔倫提諾類似,其實「愛情長片」又有一點現代在看到通俗問題,又丟掉了前者的純真,所以我其實覺得這個蠻難選擇的,我對「愛情長片」是這個看法。

南:每部電影我都看兩遍,因為看起來我都覺得不好,有好有壞你就會覺得可以分清楚,看了都不好的話就會懷疑這是不是我有問題,所以都要看兩次。看了兩次最後我還覺得很懊惱,譬如說「片刻」他技術很完整、很乾淨、很難得的,可是太簡單了,就是麼一個符號一個畫面看窗外就完了。OK,我可以理解,可是簡單了一點。然後「愛情長片」相對比起來好像是一個比較符合劇情片所有要素的,他提了一個很完整的故事,是一個不離嘗試的愛情過程,從成功到失敗到吃麵包之類的,是一個很完整的故事,假設要講一個故事,最完整是這一部。

王:「戀人絮語」我再講一下,我注意到他裡面有很多的嘗試在影像上面,所以我跟兩位意見不一樣,我覺得他有被這個東西啟發跟觸動,這沒有錯,而且我覺得也是有一定程度的依賴,但我注意到他有黑白跟彩色並用的部份,他還有很多鏡頭是非常用心的,我現在在看電影筆記的時候有點懊惱,我有記出他的特點,可是我沒有花時間去坐下來整理,他其實在黑白跟彩色的運用部份,有對於一個人分為兩半這件事情做出敘述,----我看到黑白的部份是出去或跑步的部份等等,所以,如果說這是和作者的一些對話的話,我覺得其實我有看到他是有被….整個的discourse是有企圖心的,而且他有想法,有情感上的互動性,起碼是對於自我追尋這件事。
只是蠻可惜,我覺得的確有兩位所說的一點點現象,這個是可以問作者的:如果把你的文字拿掉,你怎麼來陳述你現在陳述的事情,我覺得是一個蠻好的問題。但是我還是說,我沒有覺得他太依賴,而且我覺得他在影像上還有滿多自己小的感觸,對這個原文有感觸來發,並不是找了一句,就是我們常看到有些人找了一句漂亮的話,就來做一個沒有感情的作品,我沒有感覺他是這樣。

吳:我們盡量不要從缺吧,現在請大家準備投票。

投票結果-「愛情長片」最佳劇情片。
yushan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音像藝術媒體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