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紀錄所的一些問題我的看法與個人認為的解決方式

版主: 紀錄所所辦

對於紀錄所的一些問題我的看法與個人認為的解決方式

文章翁英修 » 2006-08-28, 12:32

對於紀錄所的一些問題我的看法與個人認為的解決方式


一. 所辦助理的問題:
所辦助理在這幾年的制度上的變遷,變成有意願想值班的都可以申請,古時候的人說三個和尚沒水喝,助理愈多,事情愈辦不好。怎麼說?舉例吧,所上辦公室櫃檯的那一堆文件與海報,到現在還是亂七八糟,過期的也沒有丟,試問,值過班的人,你們有幾個人去整理過?別說助教沒跟你們講助理該做的事情是什麼,整理所上的環境這點如果還要助教講,那真是愧拿工讀金!!至少,在上次開會我提出來了之後,那堆東西還是在,還是亂七八糟。會造成這樣很大的原因是助理大多是一天一天的,今天跟明天不同人,我沒有做沒關係,明天是別人讓別人去處理。另外學期末我見到某人的包裹在所裡辦公室沙發上擺了兩三天,我打電話給包裹的主人,他說他不知道有他的包裹。他怎麼會不知道有他的包裹?原因當然是所上助理沒有通知他來領取。辦公時間是九點到五點,但我常常九點多都沒見到人影,人遲到了還大搖大擺的說昨天睡太晚!中午十二點馬上不見人影。來辦公室就是看報紙、上網聊天。有一天我去請教某值班助理有沒有助教的電話,那位助理連話都不願意說,用下巴『指』聯絡簿,要我自己找!請問,我以上所寫的這些狀況,以後你們到就業市場裡可以這樣做嗎?如果以後不會這樣,那現在為何要這樣混?當然也有願意做事情的助理,但是我們為什麼要那些來混錢的學弟妹削錢?一個小時150元,折算一個月約三萬元薪資,你去問一問,有多少人畢業出去工作第一份薪水,一個月可以領這麼多還可以沒啥事情作?我們為何要忍受只想打混不想做事的助理?所上養這些不想做事情的助理只是讓學生愈來愈不知足,我見你混卻沒有人罵,那我為何要努力工作?比混是紀錄所所上愈來愈明顯的共通態度。這樣的工作態度連帶著影響了上課態度。

【建議:】
工讀金不是平均分配鄉愿就好,而是應該發給真正在做事情的人!目前的助理制度真的會養成大家都不想做事情的惰性,陳助教應該是感受最深的人。所以強烈建議,請所長井老師和陳助教改變每個人都可以當工讀生的規定,用遴選制度,找一兩個真的願意工作的人來作所務助理,如果所上找不到認真負責的人,請考慮聘請外所(系)的人來做。只要有人能跟陳助教配合的好,又能處理好所上的事情,那為何還堅持讓那些妨礙所務工作的人來做事?請所上別再考慮有人會抗議工讀金的事情,沒有努力工作只想混的人沒有資格跟所上要工讀金!
另外,器材室的助理工作時間與工作內容有很多部分跟所務助理不太一樣,我看到了學妹與助教的紛爭,替學妹說句話,不管他跟助教溝通的態度如何,我看到他真的有在做事情,也真的很多次在非值班期間工作(跟陳助教一樣也常常在晚上工作)。我想比較能解決的方案是把以前工讀的案子結清掉,有工作就有工讀金的原則把這件事情處理完之後,再擬定新的值班方法,這樣大家才可互蒙其利。(不管以後還是不是同一個學妹在值班,制度的建立是必要的)

二. 先修課程的問題:
很多學弟妹跟我們當初進來學校一樣,希望能在這裡學到新的知識跟技能,但是其中有一些人他以前不是本科系畢業的沒有受過比較正規的專業訓練,急需所上有課程能帶領他們早日進入正軌。比如攝影課程、剪接課程等等。這些在我一年級進來時候已經呼籲過,但是無功而返。中間最大的障礙除了沒有師資之外,我提出的『必修零學分』補救教學經由老師說明,沒有法源基礎怕同學反彈,讓我無法推進。但是最近我發現『暑期英文班』同樣是補救教學,也同樣沒有學分,卻能順利推動。原因在哪?我歸咎是老師們沒有決心讓這些沒有專業基礎訓練的人有好的學習課程(雖然不一定對,但呈現出來的狀態就是這樣)。我知道已經畢業或是即將畢業的人裡面,還有人搞不清楚快門與光圈色溫這三種控制拍攝的重要關鍵,更不用談到其他攝影專業技術了。這樣的人能畢業,歸咎其中一個所上不能逃避的原因,就是不重視技術訓練。所上訓練了一堆紀錄片工作者(很多人自以為是導演),卻無法讓他們與業界攝影師或剪接師配合,只能搞個人創作,說穿了很大因素是能力不足,就是許多畢業出去的學長姐,因為不懂專業上的技術,所以在專業上無法跟做了三四十年的老前輩溝通。如果『暑期英文班』是為了同學好,那攝影剪接等課程絕對是能讓部分新生受益很多。觀看媒體中心每年都舉辦攝影剪接的課程給社會人士,所上卻不願意花時間教導考進來的學生!讓這些比較沒有基礎的學生縮短摸索期,更早日進入創作天地不是更好嗎?你們也不用一直感嘆學生水準上不來,不是嗎?

【建議:】
請所上重新思考給予非本科系的入學生『必修零學分』的補救教學,這是提升本所技術專業素質的可行方案。可以參考其他研究所的做法,在招生簡章中明白制定,每位新生由所務會議決定(或是有一評量機制)是否需要接受補救教學,需要接受補救教學的新生必須在規定日期內通過審核。當然如果本科系進入紀錄所或是外所想要報名補救教學那更好。如此,所上的技術水平才能提昇。

三. 剪接室電腦剪接的問題:
雖然現在電腦非常普遍,剪接也變成非線性剪接的天下,但是還是有一些學弟妹需要在學校的剪接室剪接。但是電腦剪接裡的硬碟跟以前一樣塞滿許多人用過的剪接素材,浪費許多空間,所上也要花時間與金錢來維護電腦軟硬體設備。我認為這一點是我們學生們要反省的,為何學校的東西就可以隨便?所上剪接室的電腦為什麼要加上鐵條和鎖來防我們?當然是我們學生自己沒做好。

【建議:】
請所上在每一間非線性剪接室的電腦加上一個1394外接盒,並規定學生以後要使用非線剪接要自行帶攜帶式硬碟和1394線,剪完之後自行拿走自己的硬碟。(這方面的訊息與裝設我可以幫忙,不用花多少錢。)學校只是提供一個學習平台,沒道理要學校提供硬碟讓學生使用。就好像學校借同學DV攝影機,同學要自己買DV帶子一樣的道理。而所上多出來的那六顆硬碟就可以用來儲存以前學長姐的作品,為所上以後數位化作品儲存作準備。

四. 電影課程的問題:
這是我抗爭很久的課程。要跟所上報告的是,很多人跟我都想學電影攝影!由井老師製作課學生踴躍的程度就可以知道。至於電影死不死、DV活不活,不是我要在這裡辯的。有人想學、而且電影膠捲還有人願意來教的這個時刻,所上責無旁貸的必須讓膠捲教學正常化,更必須滿足這些想學習膠捲的學生的渴望。我在上學期末有引介一位願意來所上教電影膠捲的攝影老前輩給張老師(他叫張展http://tc.gio.gov.tw/ct.asp?xItem=12548&ctNode=39,我之前把他的簡歷寄給井老師跟張老師。),但是目前還不知道所上有沒有再次安排電影攝影學這方面的課程?張展前輩的專業經歷十分豐富,也很樂意南下來把他攝影跟燈光的技術傳授給大家,如果所上有辦法在課程上作一些努力,排除困難,讓我們能吸收老前輩的專業技能,相信張展老前輩對於學生是一位很棒的學習對象。

【建議:】
還是老話一句:『我要電影攝影學』!

五. 學生作品發行DVD的問題:
台南藝術大學已經成立十年了,在學弟妹緊鑼密鼓的策劃『烏山頭十年影展回顧』的同時,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所上卻還沒開始著手進行的就是這十年來的紀錄片DVD發行。
我在很多場合聽到很多人對我們紀錄所學長姐之前做的紀錄片有很高的評價,但是絕大部分紀錄片都沒有發行DVD,很多學長姐一二年級的作品比畢業製作還精采,但是侷限於著作財產權所上沒有,所以就算很多外校甚至社會人士想要一睹本所過往的片子都沒有辦法,這是十分可惜的。本所是目前全國唯一紀錄片工作者的正式教育培育的搖籃,但是卻沒有辦法把這些紀錄片發行,讓更多想要研究紀錄片的人觀摩。沒有辦法發行DVD,就失去培養『紀錄片觀眾』的一個方便的管道,如果只藉由『影展』形式或是同學自行找門路發行,這樣無法擴大影響力,無法掌開紀錄片工作者創作紀錄片的社會實踐。所以發行紀錄所指導出來的DVD紀錄片集,是很刻不容緩,也是未來必須做的事情。這不只對於以後的學生能夠好好對待自我作品,提升影片水平;而且能讓更多人對紀錄片感興趣,對於公共事務的實踐及對週遭環境的反省都有很好的助益;更能讓學校所上保留台灣影像紀錄的工作落實,對於學術研究與社會貢獻能夠有具體的表現。
會有人有著作權被剝奪的擔憂,我想這一點是過度擔憂了。只要所上和熟悉智慧財產權的律師溝通,擬定一個授權所上發行DVD而且不會剝奪學生著作權的方案,讓所上跟學生雙贏,反而學生能夠獲得學校公開發行的機會,更能讓學生能享有DVD發行後的金錢回饋。
有一個概念或許大家都忽略了,那就是一件作品的『版權』與『發行權』是可以分割的,只要學生願意把發行權給所上,那發行的愈好,學生得到的版權費用會愈高。版權與發行權這兩種權利可以很巧妙的分工與互助,雙方都能得利。這樣學生能夠努力學習製作紀錄片,又能不怕餓肚子;所上能培育種子又能留下好的種苗,藉由紀錄片的發行,所上的資源、經費也會更多,當所上資源與經費愈多,得到助益的當然是我們學生們。這樣有良性互動,所上就不怕招不到優秀的紀錄片工作者,學生也能獲取更多的知識。

【建議:】
希望所上能積極正面思考這一個提案,提供優惠的版權費用給學生,學生也會樂意給所上『發行權』。當作品收集到一定的數量與規模,就能分批分類的出版紀錄片專輯DVD,在全國教育體系裡面,也唯有我們能達成紀錄片的片庫管理與發行。我想有三個方面的建議:
1. 對於已經入學(或是畢業)的同學們,所上應該提出『建議』(或是寫呼籲信件),希望能取得這些人的授權(包括一二年級和畢制的作品),發行DVD。當收集愈多學長姐的發行權的授權書,我們所上就有辦法出版10年回顧的紀錄片專輯DVD,這將是所上、台灣紀錄片史上很重要的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2. 對於未來還未進來所上研讀的考生,所上應該在招生簡章明定對於教授指導的紀錄片,所上擁有『發行權』,而學生的『版權』可以獲得一定比例的收入回饋,這樣在入學就先把這件事情做好,未來發行就會步入常軌,想要看本所學生的作品的人或是學校,就可以有正常管道取得。
3. 對於發行,我想如果能取得共識,大家願意朝向所上共同發行的路前進,我想提醒大家,『公播版』跟『家用版』不同。『公播版』在特定公開地方可以公開放映,所以費用可以談的高;『家用版』只在家裡個人觀賞,所以價格便宜。對於學生最在意的版稅而言,如果學校所上能賣出更多的公播版,那學生得到的版稅回饋也更多。所以真的誠心建議大家支持這一個提案,唯有放開一些,才能擁有更多。

六. 很多遊戲規則應該明白的放在招生簡章或是所裡網站:
很多人入學前,對於所上抱有不正確的憧憬,當然我也是。很多我們想當然爾的事情往往會出現狀況。所以如果在招生簡章上或是所裡的網站上加以著明,那就會減少不必要的誤解與紛爭。包括我以上幾點的建議如果都被所上接受,那就要想法子在所裡網站或是招生簡章著明清楚。像是對非本科系入學者實行『必修零學分的補救教學』就要明白寫在招生簡章,這樣可以杜絕許多紛擾。

【建議:】
把常用的規則放在所上網路上。包括:
1. 攝影器材借用與處罰規則。(目前只有『畢業製作器材借用規則』)
2. 剪接室借用與處罰規則。
3. 其他所上器材或空間借用規則。
4. 烏山頭影展參展規則。
5. 製作課的紀錄片作品規定。(到底要不要公開放映、何種情況可以允許沒有紀錄片作品卻可以通過、製作課的紀錄片要不要搭配文字說明或其他書面資料?….等等)
6. 選指導教授的規定。(指導教授最多收幾個學生、學生如何選教授?教授如何選學生?包括畢業製作只能選專任老師作指導這件事都沒在所上網頁出現。)
7. 學生獎懲規定。
把關鍵性的規定放在招生簡章。包括:
1. 畢制只能選專任老師。
2. 三年的教學必須拍攝完成三部(或兩部)紀錄片。
3. 烏山頭影展是強制(或是自由)參加。
4. (我的建議)非本科系入學生必須接受必修零學分的補救教學。
5. (我的建議)學校提供教學環境,但是學習有關的個人用品(如:DV帶、電影膠捲、電腦硬碟…等等),學生必須自行購買。
6. (我的建議)對於所上教授指導的作品,所上擁有『發行權』,學生可抽取一定比例的『版稅』。




對於所上真的有很多期待,而只有三個專任老師、幾個兼任老師、一個助教的紀錄所,人力嚴重不足之下,這些想法很難在短時間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如果我們能想辦法讓所上朝向更好更優質的方向走,與其謾罵與放棄,那為何不努力試看看?以上這些建議是我累積這一年來想到以及能夠有所改變的項目,希望能對所上有些幫助。
翁英修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04-06-15, 23:07
來自: 台灣

文章undo » 2006-08-28, 23:26

據我所知,工讀金的來源原本是「研究金」,
也就是教育部給每位研究生的研究補助,
本來並不是作「薪水」用的。
undo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4-11-16, 17:04

文章翁英修 » 2006-08-29, 12:40

undo 寫:據我所知,工讀金的來源原本是「研究金」,
也就是教育部給每位研究生的研究補助,
本來並不是作「薪水」用的。


所以呢?

你想說的是什麼?

據你所知?你有去請教過學校部門嗎?你有請教所長嗎?你有去教育部求證嗎?

先不管研究金也好,薪水也罷,能不能自我提升應有的查證能力?

如果只是道聽塗說,那請再去確認何謂研究金何謂工讀金?這兩種東西是不是有規定可以轉換?這兩者有否替代性?教育部有沒有規定可以用工讀金的方式發放研究金?或是研究金早已經沒有了......(這些因為不是我感興趣的,我沒去查證,但如果你對【研究金變工讀金】這件事感興趣,應該去求證,而不是用據你所知輕輕帶過。或許你的觀點對,但要提出相對多的証明出來。而我感興趣的是所上目前的助理制度養壞了一些不負責任的學生,我討論的焦點也是如此。如果有證據,那我支持你的觀點;如果是無地放肆,那我不屑! )

要討論一件事情,是要真的有下過工夫再來討論,
別學政治人物隨意抹了一筆就走,管他正不正確,有沒有道理。

當然如果你有去查證,也願意把你所得知的資訊告訴大家,為了所務發展,你願意一起改革,一起讓所上發展朝向好的方向,當然是好事。大家一起改變所上不好的、不對的事情,這是所上老師擋都擋不住的,也會支持的。

但是,如果只是要學政治人物那一套,那免了吧。
翁英修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04-06-15, 23:07
來自: 台灣

文章undo » 2006-09-02, 00:24

「學政治人物」真是現在最好罵一個人的話,是吧?

我只是據我所知的說出來討論,
對也好不對也好,都歡迎指正,
所上那堆鳥事我實在懶得查證,
說我不負責任也無所謂,
反正這整個板上大概只剩你和稚霑學長願意出聲吧。
undo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4-11-16, 17:04

哎 又被點名

文章林稚霑 » 2006-09-19, 13:38

關於研究金變工讀金我有相當深刻的感受
當初會有研究金的制度市政府為了鼓勵學生畢業後不要立即就去賺錢
進行一些研究 所以設了一些補助的經費
在以前約十五到而二十年前
靠研究金就可以養活一家人
但是因為研究生的人數增多
以及教育經費都拿去買了沒用的武器以及進了政客的口袋
加上就業市場萎縮 為了逃避就業
越來越多人湧進了研究所
因為研究所的經費縮減 相對的人事支出也縮減
但是事情還是一樣多 所以需要多一些非編制的人力
所以教育部就把研究金撥給各研究所運用
大部分的狀況就是把這筆錢當成工讀金來補足人力的空缺

和我之前念東海建研所的經驗比起來
記錄所的工讀金簡直是天價
當然比起以前不用做事就有錢拿是差了點
但是畢竟在不同的時空背景

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念研究所
真的很有興趣嗎
我很懷疑
為了更好的社會地位嗎
那不用來念研究所 只要會畫虎爛 和PLP就可以達成
為了賺更多錢嗎
那你國小畢業學會加減乘除後
就直接去擺地攤 保證賺更多 還可上電視接受採訪 說你是什麼達人
想清楚吧

我覺得更多的人就是渾渾噩噩在逃避社會
活著這樣多沒滋味

混呀混也就這麼虛度了
可惜呀
林稚霑
 
文章: 74
註冊時間: 2004-03-18, 18:09

文章訪客 » 2006-12-25, 23:55

訪客
 


回到 音像紀錄研究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