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迎瑞老師向大家拜年

版主: 紀錄所所辦

井迎瑞老師向大家拜年

文章jiing » 2007-02-27, 15:17



爆竹聲中除舊歲
一年復始萬象新
井迎瑞老師藉網路向大家拜年
祝大家新年諸事順利心想事成

(一)

去年歲末在全無心裡準備的情況下接了代理學務長之重任,答應之後又幾次後悔,一直到從代理校長手中接下了聘書的那刻起才真正意識到事態嚴重,我何德何能一人身兼數職,老井老井啊怎麼一把年紀了做事還是那麼衝動,你是逞能還是怎麼著,怎麼啥事都往自己一人身上攬,難道沒別人了嗎?

這還真有點有理說不清呢,我哪願意呢?勞逸不均我認為是本校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工作量向少數人身上嚴重頃斜,行政工作是如此,教學也是如此,課教得不好或開不出課的沒有退場機制處理,反而落得個輕鬆,這個現象我希望本校師生同仁都一起來想想辦法(上學期校務會議剛通過的教師評鑑辦法仍有待落實)。

即然接下了這個位子就廢話少說換個心情認真做事輔助學校度過這一段困難的時間,人到世上走一遭一定有個理由,我與學務處短暫的交會也一定是個緣分,就讓我來看看學生的需要,來聽聽同仁的心情,來重新認識我不熟悉校園的這個角落。

(二)

從社子村通往學校的道路開始拓寬了,怪手與推土機不停的挖掘道路兩旁的溝渠,路邊原有一棟泥土造的老屋不見了,幾棵芒果樹被砍了,蕃薯田變小了,我每次去剪頭髮的「紅伶燙髮屋」的院子被硬生生的切掉了,以前我都是坐在院子裡的藤椅等候。我不知該高興還是悲傷,以後到學校就更便利了,學校就更有發展了!(?)

我常問自己我們要那麼便利做什麼?我們的特色會不會因此也就很快不見了?地方特色與社區文化會不會在快速道路所到之處又變得平庸與乏味?台灣有多少社區在消費主義鐵騎的蹂躪下成為廢墟?每當地方首長信誓旦旦的宣示要建設多寬多寬的快速道路來當政績時我聽了就頭皮發麻,每當我看見又有幾棵卑微的芒果樹被砍掉,幾棟羞澀的磚造民宅不敵所謂蠻橫的「發展」大軍而讓出路來我就渾身打冷顫,為什麼大崎村要變成忠孝東路?為什麼「台南藝術學院」也要變成「台南藝術大學」?7-11可以標準化,麥當勞可以標準化,藝術為何要那麼標準化呢?拉薩路途更遙遠,可是再遙遠大家都還是要去,因為它有特色,如果沒有特色快速道路開到你家門口大家還是逃之夭夭。同樣,學校辦得好朝聖者自然絡繹於途,學校辦得不好道路一但拓寬咱們反更像土雞城了。

這麼多年來,曾來過南藝的人不都是用一種「柳暗花明又一村」來形容初見南藝時的那種經驗/驚豔?本校創辦人漢寶德在介紹南藝時曾經跟人家說:「當初創校時政府給了一塊非常不方正的土地,一共有七個山頭,所以南藝的校園成狹長型,像個驚嘆號!」表面上他像是在自我嘲諷但實際上他的語氣相當自豪充滿自信,他的態度應該可做為我們的典範,我們要時時想到如何把劣勢轉變為優勢,把不可能變為可能。南藝就是南藝,不用跟別人比,甚麼南北均衡發展這幾年看來都是政客的魔咒,只有放棄中心與邊陲的想像才能「立地成佛、就地卓越」,藝術更是如此,端看你功夫下的夠不夠深,膽識格局夠不夠大,視野夠不夠寬廣,不是看你夠不夠便利,夠不夠通俗?

(三)

這幾年有一個很流行的名詞 ──「回饋地方」(例如:「社區總體營造」、「文化創意產業」),在民粹主義的時代氛圍裡,這句話有絕對的正當性儼然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我從不反對「回饋地方」,做為知識份子的我們時刻都希望要為人民服務,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學術躲在象牙塔中孤芳自賞,但是為人民服務要看看是以何種方式服務,我認為的服務是要以學術的高度與主體來規劃藍圖引領趨勢與觀念以利社區與公民意識之發展,而不是去包幾個無關宏旨的小工程與研究案幫公部門背書,搞得學術也變得樁腳化了,身為教師的我們不能不慎啊。




再次的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事事順心學業進步


井迎瑞老師敬上 :)
jiing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05-10-12, 14:29

回到 音像紀錄研究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