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

版主: vav_sisim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

文章sharon1825 » 2004-03-20, 09:53

「2003第三屆南方影展」
-百花齊放、萬紫千紅

李幼新
人生在世不快樂。
2003年夏秋,我先後擔任「金穗獎」的評審與「南方影展」競賽片初審評審見識到那麼多的才華、創意與關愛,各家各派的努力耕耘(在社會、在生命、在心靈、在藝術…)開拓我的視野、啟發我的思路、讓我經驗一次又一次的、一種又一種的學習旅程。只是,任何電影獎與電影展都有量的限制,不可能把所有參賽影像照單全收(果真來者不拒或許不切實際,會讓觀眾看得不勝疲累、招架不住而錯失一些作品),濫情如我,總覺得各有各的好,人人可以是我師,褒貶取捨具讓我痛苦不堪。
舉例來說,台灣的這個哪個電影競賽在紀錄片項目都有不少是用導演自己家人當作題材的觀察、描述與探討,許麗善的《阿母》比起許多參賽對手,在形式上或許並不格外奇詭。但是當女兒伴著媽媽坐在地上,說到正在錄影,媽媽笑得欣慰更笑得天真,那「真情流露」的神架讓我感動也讓我銘記。又譬如,我對登山不是那麼感興趣,半時電影看了也不會輕顯被蘇彥彰的《下不來的直昇機》把山野雲天拍攝得美美的而有啥驚喜(不過倒讓我會為自己的不愛登山而遺憾平白錯失大自然的美景,算是觀影的而外收穫),但是錄影帶(從開場算起)大約跑到65分鐘時,三位男孩游泳的畫面被zoom-out既展現大自然湖光山色美得出奇又不著片言隻字顯示人的渺小,我還是被逮住了、被陷下去了。雖然「Chu+O」(朱家麟)的劇情短片《夢》有點像音樂錄影帶又好似實驗短片,雖然slow motion也不是他發明得,我卻為了海浪在歌聲中的慢動作般四散,而像紗、似煙、如詩如「夢」(而切題),而撩起我對「非理性的」、「不連續的」…種種「夢」的特質的聯想。也就是說,落選就並不一定是整體不好,更非連局部都一無可取。不單是入圍片,也不僅是將來決選得獎片才給我啟發、讓我賺到,而是所有參賽作品共同豐富了我的生命、愉悅了我的眼睛。
近期胡台麗策劃、映演的「2003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引進了法國紀錄片大師與人類學家尚.胡許(Jean Rouch)四十多年前的名作。台灣有影評人用了薩伊德的「東方主義」與類似後殖民的論述質疑身為白人的胡許拍攝非洲黑人族群時可能的(不自覺的)白人沙文主義與搶著代言的危險。我喜歡這樣省思(其實那位影評人更應該去檢討法國導演楚浮當年不屑看印度導演薩提雅吉.雷的電影!),不過我也不敢忽視現在芸芸眾生的白人導演都無意或不屑去、去了解、去呈現非洲黑人生活與想法時,胡許卻像先驅般的勇氣與辛勞。我不全然茍同那位影評人,是一方面揣測白人佔盡種種資源優勢使得黑人用影像呈現自我族群可能因而遲緩多年,另一方面卻憂慮某些現象不可一概而論。請問那位影評人是不是也會指責李道明、胡台麗、鄭文堂在台灣原住民題材的電影上以漢人的優勢搶了原住民自己用影像背聲的先機呢?這種批鬥與苛求完全忽視了李道明、胡台麗、鄭文堂放棄漢人與知識份子的身段。以及毅然開拓冷僻題材多年耕耘的苦心。從這屆「南方影展」(以及「金穗獎」)參賽的各方俊傑秀逸來看,原住民的影像人才不但激增,原住民議題的影像創作也百家爭鳴。我覺得恰似女性議題與同志議題的電影,永遠不會嫌多,重要不在多不多的問題,而是拍得好不好的問題。有時,我不免遐思,真希望有人能發表論文分析論述當今原住民導演們的完住民題材影像創作,跟李道明、胡台麗、鄭文堂拍攝原住民影像的異與同。其實,我這種想法本身就很沙文主義。為什麼要把漢人導演們像明星般各個區隔,把原住民導演們卻當成一個整體來對應呢?難道每位原住民導演們彼此間就不能有形式上、風格上、內涵上…的明顯差異嗎?這種態度,豈不跟美國白人觀眾(以及台灣觀眾)都能分辨奧黛麗赫本、伊麗莎白泰勒、碧姬芭杜、茱麗亞羅勃玆…的各自特色,卻把非洲黑人演員當成天下烏鴉一般黑,不但記不清每張臉的差別、甚至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陳俊志長期拍攝同志題材、蔡崇隆關切冤獄與司法不公、及白色恐怖的歷史、董振良好像永遠是金門人在講金門事…,我固然尊敬這樣的熱情與奉獻,但是我們也應該允許導演們去開發、去嘗試、去研發其他的族群、別樣的議題。馬耀.比吼就交出了光耀的成績單,既在原住民歷史的《揹起玉山最高峰》大放異彩,又在台灣的浙江大陳移民遊走台灣、美國、中國間生動鋪陳出令人刮目相看的《來去大陳》。這次「南方影展」邀請觀摩的台灣作品中,李道明聚焦泰國勞工的《離鄉背井去打工》是紀錄片的榮作也是台灣難得一見的工人運動電影,原住民導演們的百花齊放反倒使得鄭文堂更樂於並肩作戰繼續他最鍾愛的原住民族群與影像,而讓《風中的小米田》溢滿他的深情與詩情。
蔡崇隆以《島國殺人事件Ι-蘇建和案》享譽,他對警方(涉嫌)刑求逼供的合理懷疑、對司法不公的控訴、對人權維護的無視時間與空間帶給他的折磨與歷練,總是讓我也讓台灣人權協會由衷感佩。我總覺得,台灣解嚴多年,當今甚至堪稱亞洲最民主的地方,只是,從某些學校對學生的髮禁到軍中人權(與依然保留徵兵制)到刑事警察們的不擇手段的刑求逼供、冤獄頻頻(請問台灣的刑警、檢察官、法官要怎麼解釋一案兩破的荒謬現象?能不承認冤獄的確存在與民主/司法的恥辱嗎?)卻依然停留在白色恐怖的武裝時代。雖然人人都可以怪罪蔣介石的威權獨裁鼓勵了也造就了這些現象(寧可錯殺千萬也不錯放一人!),但是解嚴多年政治與司法也該有點長進,與其繼續歸咎歷史,何不徹底改革?蔡崇隆的《島國殺人事件Ⅱ-盧正案》無論已被搶決的盧正是否有罪,起碼警方、檢察官、法官的各方瑕疵疑點重重惹人詬病,較誰能相信不是冤獄而死的呢?導演在社會關懷、認真探索得見深度與智慧外,還有讓人眼睛一亮的影像省思。譬如家屬去法務部陳情,警察出面干涉,但因媒體與攝影機相隨,你我見識到警察(以及官員)笑面虎般低姿態的偽善。又如本片讓你體認刑警問案或是完全不錄影存證、或是沒有全程錄影(只是選擇性錄影!)、或是縱然全程錄影卻提供經過刪減與粉飾的片段以偏概全!男導演蔡崇隆還拍攝過台灣腦性麻痺青年黃乃輝與柬埔寨少女強娜威的婚姻/愛情糾葛紛爭的紀錄片《我的強娜威》(剛在「民族誌影展」放映過),女導演溫知儀也拍攝了同一題材的紀錄片《兒戲》(剛在「2003女性影展」台北地區放映過)。兩個版本各有各價值與意義,或許像沈紘騰(他是蔡崇隆許多作品的攝影師與剪輯師)與顧玉珍說的兩片差別一是宏觀、一是微觀,黃乃輝的身體是台灣弱勢、強娜威(女性以及貧苦國度)是國際弱勢(泰勞、菲勞等外籍勞工與台灣原住民本地勞工,在李道明的《離鄉背井去打工》裡,也是國際弱勢與台灣弱勢的對照角力,而且可以由互斥到相容到相挺!)。觀察有人認為女導演似乎比較同情黃乃輝而男導演反而更願意傾聽強娜威發聲。我認為這樣更好,兩位導演都超越了自身的性別,等於是女性主義的兩種面向(我一直喜歡女性主義不像父權/男性沙文只允許一種標準答案)。《兒戲》參加了「南方影展」競賽片而初審入圍《我的強娜威》則未參賽。
說到徵兵制與軍中人權,不能不提「南方影展」入圍的《男性基本教練》。導演王盈舜由個人身體自主、頭髮不該被迫制式化出發,既接觸了軍方的摸魚、偽善,更加進了女性主義與同志平權的觀點,還延伸到女兵以及職業軍人鼓勵或反對兒女投效軍旅的各類研討,涵蓋面的豐富、「筆觸」的幽默詼諧在一般紀錄片中相當罕見。羅興階《浪人》的主角似拾荒人又像「街友」(「街友」是對於俗稱「遊民」的族群比較不歧視的說法)。主角讓導演全程參與、長期跟隨,直言不想被拍攝、被紀錄,卻又連露出陰莖斷斷續續小便的鏡頭都讓導演坦率呈現。斷斷續續小便,究竟是被看被拍無法順暢排尿(所以導演在「後設」般暗示影像對人的「侵犯」與「干擾」?就像畫面不但捕捉主角騎腳踏車的行進,而且經由汽車後視鏡反映導演拿著攝影機的樣貌)?或是無言告白了主角身體可能的疾病與衰老退化(可以呼應到主角看來年輕的臉搭配著掉落得所剩無數的牙)?本片時而有點實驗電影趣味,時而slow motion,時而車聲、漱口聲…,就是不見旁白或對白而又盡在不言中。主角應導演邀,寫下自己姓名「黃崑輝1954、7(出生)」,哇!字體這麼好看!導演什麼都沒說,我卻感到這個族群同樣臥虎藏龍,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涵蓋,更非「教育程度低」或是「潦倒」的標籤可以亂貼硬套。同樣異數的是李家驊的《二十五歲、國小二年級》有點懸疑,不忙著講過去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卻在頻頻內疚自省、傾訴、求助、尋人、重訪舊地,讓我覺得導演將來會是說故事的高手,拍攝劇情片也會深諳引人入勝、扣人心弦的訣竅。如果這部是劇情片,我真希望導演不要揭開謎底,來個「開放式的結尾」更迷人。有些朋友喜歡導演挖心掏肺給你看,讓你讀得心痛。我卻驚嘆導演的旁白那麼快速(卻不流於口齒不清也不至於讓你聽不分明)那麼流利,那麼「溜」!生動得富有節奏性,宛如音樂的快版!原來紀錄片也可以把「聲音表演」搞得這麼出神入畫啊!
蔡一峰的《誰來聽我說》著墨原住民高山(噴水?灌水泥?)壁虎功、蜘蛛人般的險峻工程,拍攝與被拍攝雙方都面對高難度、高危險的挑戰,還把原住民題材捲進了勞資糾紛(工人議題),深受本屆「金穗獎」的青睞。他的另一部紀錄片《奇異果》則在視障與音樂演奏間為藍約翰塑像,漫長歲月的觀察關注與拍攝,藍約翰的健康雪上加霜(由幾乎全盲,加進四肢萎縮,聽力轉弱),這部入圍「南方影展」的作品更為「電影是時間的藝術」做了最貼切的註解,拍攝與放映(觀賞)兩面都管用。
「南方影展」入圍的動畫片方面,李婉貞的《愛麗思之書中奇遇》故意設限受制於一本書(繪本),卻做了既有趣又時而出軌、時而內斂的擺盪、挑逗,不動的話中人物(女孩、白兔)被賦予動畫化,而且互動歐洲間的繪本倍偷渡台灣本土化的俚俗(譬如農民斗笠動),動畫的「變形」特質巧妙掌握。陳國傑的《月光》簡單、純樸、富童趣(與神話故事魅力)但不失畫龍點睛的線條與色影,王宏恩的詩般民謠吟唱與影像相輔相成。鍾偉權的《心花怒放》從開場男人紅花內褲的大特寫鏡頭到黑白影像男人拉上外褲拉鍊(黑白掩飾紅色偽裝壓抑情色?),到男人裸體只穿一件紅花內褲而褲上紅花朵朵蠢蠢欲動(隱喻亢奮勃起?)到女人面前一朵紅花爆出千萬朵,到「爭取女人手指指」(Fight for Woman’s Pointing),在在是sex與政治奇想妙喻的動畫小品。
劇情片方面,施君涵的《暫時停止》對比豐富。鏡子,照出女孩的雙重自我。鏡子,還讓一男一女幻化為時而一男兩女、時而一女兩男、時而兩男兩女…的虛實共生。女孩的急躁,映襯男孩的沉穩。觸景生情,從現實遊走過去、穿梭想像。在電梯升降機狹隘的有限空間,構圖變化活潑、毫不單調沉悶。原先只有女孩的回憶,後來男孩的往事既可以解讀為男孩的記憶又不妨看成是女孩(聽了對男孩自述後)對男孩(經歷)的想像。有時,鋼琴配樂的對白聲音fade-out掉,情境到了,話語免了,高招!還有黑暗中,「聲音」單獨演出,是不錯的實驗。懂得見好就收,反而使得觀眾捨不得讓它結束。
陳韻如的《The Moment》(《片刻》)月亮像燈?燈似月亮?又宛如水中倒影。水波盪洋中,女人游水浴缸中。那白、那綠、那樹間的廢墟,那男那女的裸體,那情敵轉過臉來跟你自己同一容顏(雙重自我?我是我的敵人?虛實真幻無界?),那大自然的綠樹與人工建築的碎瓦,那屋內簡單精美的道具綠條,那室外的斷垣殘壁,還有宛如從原先肖像畫轉為收場風景畫的、種種不同層次的綠的大遠景,這是一部美術與攝影極為講究、視覺極棒而又聲音非常節制(配樂與音效「少」得踰近於「無」)實驗色彩極濃的小品奇葩。
陳熾燊導演、陳曉玲攝影的《戀人絮語》法語用得流利,難以歸類或評不妨看成電影散文。陳曉玲導演、陳熾燊導影的《愛情長片》既富實驗色彩,又見後設趣味,更對主流電影有所揶揄諧仿,算是超級影迷施展身手的一次成功示範。
黃亞歷的《光》與賴冠源的《原音》、蘇志明的《越界》與蔡至維的《午後》個有佳妙,在抽象思維與視覺展演上深具功力,我很難用三言兩語提綱挈領,而千言萬語又嫌笨拙、甚至流於焚琴煮鶴。請你自行觀賞方為上策。林純華的《給母親》已在「台北電影節」得獎,吳靜怡的《快不快樂四人行》早有口碑,邱立偉的《多拉杜醫生》別具一格,史筱筠的《藍色咒語》,萬蓓琪的《沒有四季》已被「女性影展」延攬推介。
《三方通話》由三個短篇構成,讓你我有早期台灣新電影《光陰的故事》(楊德昌等四人各拍一段)的類似驚喜與期待。林子平的《25小時便利商店》的美術設計相當奇幻。朱賢哲的《遠光燈》前段凌厲、中段富於辨證、後段讓我感傷而餘韻裊裊,有時還讓我看到類似他的紀錄片力作《養生主》的動物權關注與省思。姜秀瓊的《連載小說》在生活與影像間,在現實與小說(藝術/創作)間、在記憶(過去)、想像(未來)與當下間,還有雙重自我的分、合、進、出,導演的才華與創意是這兩年來台灣影壇的一大驚喜。《三方通話》的超現實或魔幻寫實相當迷人,其他面向,我追不上它,所以一直不敢寫film review。本片應邀觀摩,是「南方影展」的慧眼識才。
「南方影展」的競賽片與觀摩片,各有各的好,貪婪如我,部部都愛,讓我大開眼界。競賽片或許有得獎或落選的幾家歡樂幾家愁,或許有遺珠之憾。而我,看遍所有的片,在視覺上與學習上我反而成為了最豐富的贏家。所以,借用張愛玲的字句-在這清如水、明如鏡的秋天,我是快樂的。
sharon1825
 
文章: 169
註冊時間: 2004-03-16, 23:02

回到 音像藝術管理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