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樟柯:電影世界任逍遙

版主: vav_sisim

賈樟柯:電影世界任逍遙

文章sharon1825 » 2004-03-20, 09:53

賈樟柯:電影世界任逍遙 王藝樺

告別了大陸第五代,告別了台灣新電影,我們還可以在華人電影版圖中,期待誰讓世界向亞洲行注目禮?
還好,等到賈樟柯。
賈樟柯,一九七0年生於山西汾陽,一九九七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這一年,唸理論的他,拍了第一部長篇劇情片《小武》,獲得柏林青年論壇首獎,並一路席捲全球各地的獎項,他將質樸的風格書寫在電影膠捲上,卻散發出讓人不可忽視的風采。此片曾在台北電影節中放映,也是台灣觀眾與他的第一次接觸。而這次南方影展中放映的《任逍遙》,則是他繼獲得威尼斯最佳亞洲電影獎的《站台》後,第三部劇情片作品,雖然僅是第三部創作,卻已經引來法國、日本、韓國的共同投資,而來自日本的資金,就是知名導演北野武的製片公司。
一如《小武》、《站台》中的主角,《任逍遙》裡的斌斌和小季也是鎮日在街頭遊蕩終日的邊緣人物。小季,你永遠看不清他過長髮型下的臉龐,他愛上了歌舞女郎巧巧,在她面前不知所措也甘願付出一切;斌斌,失業,守著高三面臨考試的女友,下定決心去當兵卻發現自己有肺炎。最後,他們決定帶著假炸彈去搶銀行,可是卻被警衛譏笑:好歹也帶個打火機!小季溜了,機車卻熄火在滂沱大雨中,猶如無可救贖的青春困境;斌斌在警察局裡唱著流行歌曲《任逍遙》:讓我悲也好,讓我悔也好,恨蒼天你都不明瞭;讓我苦也好,讓我累也好,隨風飄飄天地任逍遙---那是他們的心聲。
他們十九歲,和絕大多數的人一樣,希望得到一點點錢和一點點愛而賴活著。
賈樟柯以DV進行漫遊式的創作,不管是手持攝影的跟拍、長鏡頭裡的場面調度、非職業演員的自然演出,都讓影片呈現一種吟遊詩人般的自由與流暢,使人不禁聯想到他個人也十分推崇的侯孝賢作品---「風櫃來的人」。他的鏡頭關注社會底層生活的壓迫與無奈,冷靜中不帶評判,卻多有同情,就像他曾說的:「我們沒有能力去解釋別人的生活。」,所以他與他的攝影機就只是看,並“記錄”著大歷史中所缺乏的庶民生活。
導演的簽名仍在流行歌曲、電視與廣播中獲得彰顯,這些現代化的傳播媒介,將世界帶到主人翁的眼前,不管是樂透彩、WTO、恐怖活動、或是北京申奧成功,除了標示了時代、隱約透露著大陸和美國間的曖昧關係,同時也似乎在說著,全球化似乎更將人壓縮到看不見的死胡同裡。
由灰撲撲的水泥,建造的工廠裡,有著灰撲撲的青春記事。賴活著,這是我們僅能做的---這是賈樟柯的電影,比生活還要生活的電影。
sharon1825
 
文章: 169
註冊時間: 2004-03-16, 23:02

回到 音像藝術管理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