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嗎

版主: vav_sisim

有人在嗎

文章sharon1825 » 2004-03-20, 09:55

有人在嗎 吳宗祐 高雄市影評人協會研究員

我時常在夜晚,躺在床上,注視著床邊紅色的牆,和我牆上我的影子。它和我在空間中的唯一一點聯繫,那是我有溫度的手指;有時意淫會讓我以為我和它根本是二個生命。或者我是它,它是我;它總知道高潮點在哪裡,碰觸在微冷的牆,或者應該是我的身體。就像水缸裡的魚和魚本身在鏡面映出的身影。

老實說,我和影子的關係隔了一道牆和燈光,如果不是身體和牆的阻斷,那它可能離我更遠。在入睡之前,我還會透過手指做另一項聯繫,敲打鍵盤給四度空間的遠方,我要給Ricky或者Sue,誰或誰或他和他都無妨。唯一呈現的是文字與銀幕的光,總是映照我的臉色泛藍。在現實中我常顯得無限透明,我想抓住的永遠撲空,幻想的永遠不出現,最好當自己接近消失之後,不會有人記得我,這樣也好,或者我可以在重新全新身份登場,反正,不會有人注意到的。每次電腦開機時我總是這樣想,滑鼠旁手繪紅線記得誰和誰的路徑,有時也會因為淚水而模糊,真實與虛擬即使分不清楚,也是難過著呢!

導演用了數位影像的簡易科技處理手法,卻拍出了現代人面對虛擬網路世界一種依賴也無以自拔的無奈,影片中除了不斷敲打鍵盤交談,再三透過認識新朋友的交誼與重複自介然後自我定義,性別、職業、年齡、外型,如夢幻倒影,被簡化定義的人性卻在虛擬中迸發出無限可能,逐漸透明的身影像是去個性化的一種象徵,當淹沒在網路世界裡之後,重要的將不再是個別性,而是你只需點選你愛的族群,然後便可繼續交往,直到厭煩為止。這也讓我想起大衛芬奇的「鬥陣俱樂部」,古典的聚會形式,各式衝動的結合與撞擊就發生於鬥陣俱樂部的那個固定時空中,達頓說:「第一條規定便是不准談論鬥陣俱樂部」。於是會員隱形正常生活,除了身上多了傷口與日漸結實的身體,最後終究集會結社之後成為行動;一個古典的寓言,而現今,全球化的網路世界不也是如此,網路人口不斷倍增,所有這裡的那裡的青少年,或者青年,我們都可以談論同一個話題,聚焦某一種流行,走在路上無限特殊的外型,卻因為透明而漸漸隱形,但即使如此,也好,我們就是要這樣不斷玩樂下去,上癮麻痺卻覺得有趣。

存在一直是戰後哲學領域的一個重要命題,然而在網路虛擬世界的存在感,或許有一種踏實而充分被人關心的感動,導演把它拉到現實生活當中,Moon躺在床上的身影融為一體,透過手指尋找身體的曲線藉以認識自己,或許一切都將更明顯,在尚未變得透明之前,導演用簡單的手法拍出面對網路虛擬的一種自我定位與追尋,清新卻不寒而慄的恐懼,讓人驚醒,於是我有事敲門找你,有人在嗎?
sharon1825
 
文章: 169
註冊時間: 2004-03-16, 23:02

回到 音像藝術管理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