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E的翻譯

討論區除上提供課程概要之外,亦供有修習該門課程之學生,課後討論心得感想之空間。

版主: pacific

HUME的翻譯

文章yazue » 2004-04-19, 17:47

HUME的翻譯 by雅筑
1. :
Hutcheson對Hume的影響在他的“品味的標準”論文中是難以察覺的。這樣認為不應感到驚訝。Hume認為並非Hutcheson的問題除了毫無爭論地被屏除,而是Hutcheson的回答。Hume將美的喜悅與理性、感性做牽連,不能簡化物體中的許多原因,但這兩點對於Hume較大的議題,都是偶然的。尋求品味的標準看來似乎是沒有希望的。
2.
Hume將他那看來似乎絕望的計劃,歸咎於他與洛克的論點明顯不相容。洛克的論點即為:美在事件中沒有特性,但在深思的心中卻僅有情感。如果美在物體中有品質,評斷關於它們的美,會有一些超過於它們本身的東西,也就是說真正的事實。也就是說對於物體本身,而且會因此對或錯是根據這些物體存在或不存在的美。物體本身會有一個自己品味的標準,好的品味包括會察覺物體本身擁有美的能力,然而美僅僅是個愉悅的情感,受到物體的看法鎖刺激。品味關於它們的美,會有一些超過於它們本身的東西。對或錯是根據這些物體存在或不存在的美,因此沒有所謂品味的標準,因為假設我們可以察覺出我們腦中存在或不存在的愉悅,所有對美的評價,都會變成真的,而且所有的評價因此會有公平的回應。
3.
Hume的策略不是要爭論Lockean論點,而是去爭論事實不會阻止品味標準的存在。Hume爭論的基礎是在於劃分那可能被稱作「品味的過程」為兩個階段:感知階段,在此階段中我們察覺到物體的特性;情感階段,在此階段我們感覺到令人愉悅的美的情感,或者令人不悅的殘缺美,那是由我們對那些特性的感知所引起的。因為儘管我們透過此兩階段來達到對品味的鑑定,在鑑定中的差異仍會分成兩纇:那些僅僅產生於後階段,因此是純粹地由感情引起的,以及那些產生於前一階段,因此是在最初即是感知的。在此範圍裡,品味中的差異純粹是由情感引起的,他們僅僅是品味中的差異。Hume 承認簡直「沒有空間可以偏袒一個而去勝過其他的」。但是在此範圍內,品味中的差異是由感知的差異所引起的,Hume相信我們有個標準去喜愛一些品味甚過於其他的,是因為我們有個標準去喜愛一些感知甚過於其他。既然我們把感知視為精確或者不精確的,如同他們表現出或者不能表現出他們對物體的細微差別,我們也許可視情感為對的或者(推測地來說)錯的,如同他們是由精確或者不精確的感知所引起。不論及何時品味標準的問題而變成不論及何時品味差異的問題皆是產生於感知的差異。當品味的差異的確起因於感知的差異時,前者承襲了後者的標準,所以以特殊標準結束,Lockean的論點似乎是剝奪了他們:“事實的真相”。
4.
Hume藉著承認什麼是「過於明顯的而不是在每人的觀察力之下」,也就是「品味的多樣性是…盛行於全世界的」。然而在多樣性中,Hume談到單一性的明顯例子:「例如,在二千年前,那個為雅典以及羅馬而高興的荷馬(希臘詩人)同樣也在巴黎及倫敦仍然被欣賞著」。大概在許多其他人中,荷馬、維吉爾、泰倫斯以及西塞羅的作品在不同的地方及年代比較得人心,表示著他們擁有某種特質,這特質就是內心生性地以感知為樂。那種內心天生上以對某些特性之感知力(察覺力)為樂以及他(Hume)認為在對某些其他方面感知力(察覺力)的不悅,根據Hume所謂的「品味的原則」或著「藝術的標準」,此意味著:這些原則簡單地說明對於事物的某些特性之感知力總是在人的心裡引發對於美使人感到愉悅的心情,或者是對於缺陷使人感到不悅的心情。Hume的興趣在品味原則斷定--也就是聲稱在品味過程的兩階段中普遍的、因果的連結--也許是清楚易懂的:在這種範圍內,內心根據他們來運作,最初品味的差異只能是被感知的,因為在這種範圍內,物體的感知無可避免地導致一致性的情感上的回應,無可避免地導致不同的感知。因此舉例來說,緊跟著當我們不能以那些天生擁有特色來取悅我們的作品為樂,歸咎(怪罪)不是在作品,也不是原則,而是在於我們。Hume寫道,「由內部組織的原始架構來看,一些特別的形式或者特性適合用來取悅的,但如果他們在任何特定例子中不能有其影響,這就是來自於內在某種外表上的缺陷或者不完整性。」
5.
Hume貢獻於相當多的心力在編錄與描寫不足之處,用來防止我們本能上對作品的喜愛以取悅我們。他的編錄分為五項:1. 敏感的不足(缺乏) 2. 好眼光的缺乏 3. 缺乏經驗 4. 缺乏形式的對比 5. 偏見。敏感是一種能力能夠察覺到每一個要素,或者美學上地相關特性,藉著感覺對每一件作品都是能感知的,特別是那些被其他特性遮蓋住而難以察覺到的,或者只是一個小程度的呈現而已。好眼光是一種能力能夠察覺到每一個要素,或者藉著判斷力對每一件作品都是能感知的,例如,對作品的部分之「彼此關係以及共通性」,或者一件作品的適當性以達到特定的目標,因為此所以他被設計出。擁有敏感以及好眼光大概就擁有能力去察覺作品美學上地相關特性。Hume推薦練習,這似乎是最好的方法獲得敏感與好眼光。而在數個種類與傑出程度間,對比的形成使一個人能夠分配到適當的比較性的壓力使得藉著每個要素的感知而引起每個愉悅感。有偏見的帶著尊重每一作品是允許愉悅或不悅產生於外來因素,例如支持或反對的偏見對於藝術家的人或文化,而去扭曲一個人對作品的反應。然後我們可以總結出,藉著說人免於這五項缺點是說這些人對於作品的情感反應是由這些作品唯一的或全部的美學上地相關特性,適當地衡量過的感知而引起的。也許我們可以更簡化說,藉著說人免於這五項缺點是說這些人對於作品的情感反應是由那些作品的理想感知而引起的。Hume指出人免於這五項缺點如同真正的鑑賞家,且他結論出「無論他們在什麼地方被發現,這樣共同的斷定是真正品味以及美的標準」。
6.
了解Hume結論的基礎需要在品味的原則以及真正的鑑定家之間對一些難以捉摸之關係的理解。這最好是以例子來說明。假設有關一些特殊的藝術作品,我的斷定與一個真正鑑賞家的斷定不相同:真的鑑賞家對愉悅勝過於不悅的比較作出回應而我沒有。更進一步說,假使品味的普遍原則支配影響反應:我們都有以我們內心普通的本性,在感知中用相同的喜悅及不悅來看作品審美地相關特性這樣的傾向。在這種情況下,而可推測從真正鑑賞家的成功以及我的失敗到去察覺某些作品中審美地相關特性,情感反應中的相異只能用感知中的相異來作解釋。而現在唯一的方法即是,我可避免承認真正鑑賞家的反應是優於我們的,且不僅僅不同,而是去主張真正鑑賞家的感知並不優於我們,且僅僅不同於此。但我不能主張:「所有人類的情感皆是一致的」去承認「每一個感官或機能的完美去精確的察覺其最細微的物體,且允許沒有任何事可以逃過其注意及觀察力」。因此,有連結作品特色的感知與內心喚起愉悅以及不悅的情感的這種普遍原則存在的地方,換句話說,就有我們對於作品一致性地反應的地方,如果我們只是理想地察覺它,而真正鑑賞家的反應是理想的反應是因為真正鑑賞家的感知是理想的感知。

7.
然而,Hume承認品味的原則並不是完全支配情感反應這種情況的存在:換句話說,此情況是,情感反應的差異在感知中並不會完全產生差異。他在靠近文章的結尾處提到,「在人類勞動的普遍性下」除了五個主要的感知缺陷外,還存在著二種額外的品味差異的來源:「特有人士的不同幽默」以及「我們的時代以及國家特殊的風俗習慣以及想法」。Hume主張,這種本質的與文化上的差異對藝術作品的某些特色的感知,會引起不同的情感反應,也就是說沒有品味的原則能明確說明這些特色,且作品擁有的相同特色沒有必要產生相同的情感反應。當有關於這類作品之品味中的差異產生沒於有感知的基礎,他們只不過是在品味中有差異,且「我們要找到標準其實是無勞無功的,只是藉此去調和對立的情感」。這是因為這樣無可責備之品味的差異可能性,Hume主張我們擁有品味的標準只在真正的鑑賞家放棄一個共同的判定。去說真正鑑賞家的判定是共同的也就是去說那是任何理想的感知者能給的一個判定,不管特殊的組成方式或者文化背景:這證明,一個被真正鑑賞家放棄的判定只不過是一個被品味原則支配的判定。有一種感覺是這樣的判定是屬於全人類的,他們完全是我們情感性格的表達,我們可以說,他們完全是我們品味的表達,他們是我們可以完全給予的判定,只要我們感知更好地:我們感知上更好的自我之判定。
8.
Hume的其中一個說明沒有進展得很好。在一件藝術作品得到喜悅也同樣能在所有作品中得到喜悅的這個特性的聲稱中,Hume 忽視一個關鍵性的作用,事物的背景現在被認定扮演著藝術作品的價值:我們現在了解到,沒有藝術作品的特性是完全都有價值。但是當達到Hume的理論所要求得到的時,較微妙的原則的說明不能鎮靜重視事物背景人的憂慮,對於這點是絕對不清楚的。此外,在Hume的理論中是沒有他的原理的特殊說明,這可能可用不多的激烈的論點來代替一個複雜的版本。這是值得挽救的。在區別僅僅是品味的差別與以感知為基礎鑑賞的差別中,和在那時爭辯說明後者事實上是有個標準,Hume 提供一個了解美學基準的根據,這比起我們其他的原則是大有希望的。

同時可參照美學,美學的普遍性,品味,美,藝術的價值,康德,Sibley(人名)。
yazue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04-04-19, 00:56

回到 <美學與藝術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