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tecture as an Art翻譯第一部份byRebecca Light

討論區除上提供課程概要之外,亦供有修習該門課程之學生,課後討論心得感想之空間。

版主: pacific

Architecture as an Art翻譯第一部份byRebecca Light

文章deLight » 2004-06-21, 01:22

在這個藝術哲學的介紹中的問題聚焦在藝術的價值。我們已經見到藝術的重要性可以歸因於我們理解的特殊來源。但是,我們一但要將這些理論應用在這些特定形式的藝術之上就會面臨困難,在前面的章節我們已經談音樂、視覺藝術和文學,但至少有一種藝術──「建築」,我們一直都沒有談到。建築就是我們一般所言的建築物,像是房子、教堂、醫院、戲院……等等,他們的價值建構在一些基本的功能性之上。當建築是一種藝術形式時,我們不禁要爭論,就是因為建築是因為有用而被認為是有價值的。

毫無疑問的無用的建築引起了另一個問題,如果建築因其機能性而被認為是有價值的,那我們不禁要問那它是憑什麼被視為是一種藝術的呢?「為藝術而藝術」已經是一個被廣泛接受的觀點,




建築的特質

一方面,「建築是一門藝術嗎?」是一個老問題。當然這裡是不容置疑的。通常的想法與說法將建築視為不亞於音樂或戲劇的藝術。And does not the practice of doing so receive ready confirmation in even the briefest visit to the extraordinarily beautiful buildings of the Italian Baroque, for unstance, …在最短暫的參訪格外美麗的義大利巴洛克建築,以此為例,或是攻擊倫敦攝政廳的古典秩序?不幸的,建築究竟是不是藝術的問題並沒有那麼容易論定,因為建築有使他於其他藝術區別的特徵。

首先,但並不是唯一的,是其事實上的有效性和實用性。這是一個值德深入思考的特徵。建築在一方面是有用的,而其他的藝術都不是,建築師的產品是本質上功能性的,然而那些畫家及音樂家的產品卻不是。要澄清這種分別是非常重要的。音樂和畫作可以很明顯的服務於實用功能。要提出例子並不難。舉例來說,交響樂的聲音可以止住嬰孩的啼哭。一幅畫可以用來覆蓋牆壁上醜陋的龜裂。當然這些用途可以說是偶然的,這些並不是本質上的與音樂與畫作作為一種藝術的個性有關。因此我們可以認為他們是哲學上的不重要。(Question!!這裡的他們是指誰ㄚ)就算這是事實,音樂和畫作仍然是為其美學功能服務。舉例來說,偶然發生的音樂表演在劇院和電影裡就佔有重要地位,而設計師和畫家的劇場佈景也貢獻了歌劇和戲劇整體上的許多藝術效果。不像先前例子的那些純粹偶然的功用,這種繪畫及音樂的發展為藝術性功能服務,而不能一樣的被視為偶然,而因此不能被輕易的駁回。

即使如此,不論這第二個例子-音樂和繪畫-能把這種美學上的功能視為本質上的。這是因為將其從藝術性脈絡中去除,音樂和繪畫仍能就其自身而存活。單獨去聆賞一段音樂的韻律而不理會他是為那一齣劇本所寫的貢獻是可能的。孟德爾頌為眾夏夜之夢寫的音樂就是一個好例子。事實上現今的大多數人們最多認為那是一曲音樂而非因莎士比亞而生的創作。同樣類似的,舞台佈景與背景雖然不常在日常生活中被當作藝術品展出,但他們其實也是可以的。甚至比其獨立價值還重要事實上我們能明瞭的偏好於聽或是看這些獨立於其自身脈絡的事物,是因相信他們自身具有更偉大的藝術詩韻。可以辯論的是在舒伯特的音樂Entr’act from Rosamund,那是一齣自從被譜寫後很少被聽到。

獨立存在的可能性和獨立的韻律是重要的,因為他顯示了音樂及繪畫可能因為無法滿足於其藝術性功能而失敗是因其原本企圖卻未能繼續去擁有的藝術價值。音樂Music that does little or nothing to intensify the drama for which it was written, for instance, may nevertheless succeed as music.華麗的佈景或許是福現在一齣失敗的劇中唯一在美學上引發的興趣。一部枯燥乏味的電影或許也會有好成績。同樣的情況可以用來說雕塑、戲劇、詩…等等。但是這種觀點並不能被套用在建築之上。不論其他建築師們被告知去做什麼,他們建造東西,而這代表他們通常在某些機能性的拘束之下進行工作。一棟建築在機能上的失敗是被視為建築上的失敗,不論它或許具有其他裝飾性的韻律。最簡單的這種失敗標準就是倘若這棟建築物倒塌了,但是它具有其他更大的重要性。建築師設計一棟舒適而便於居住的房子是幾乎不可能失敗的,但是attractive his?(this?) building may appear in other respects。這種類型可以被拿來看待萊特(Feank Lloyd Wright)那些被高度讚賞的房子,不論它企圖表達的固執。同樣的在那些建造辦公大樓、醫院、大學、工廠…等等的例子也是如此,儘管擁有吸引人的外表,證實了昂貴而不令人喜悅的工作環境。在這每一個例子中,建築物必須滿足於使用者,而使用者的目的往往和純粹欣賞建築物是兩回事。有人曾說,買一個房子來提醒我們不是住在花園裡是重要的。


這是說,不像其他的藝術形式,建築的成果必須有實用機能,而且由此引發於一種不同於美學的價值。更重要的是它不能失敗於滿足這需求卻不失去其身為建築的韻律。

這最後一個的評論仍可能被爭論。一棟建築物可以依照一個標準建立卻服膺於另一種嗎?這答案是肯定的。但相反的,(?)即使他現在的使用不是他原本的設想,這仍是一棟建築物。變更建築物使用方式並不駁斥所有作品(work)必須有所目的的這個原則。

Why must a building have purpose?那些拿來裝飾18世紀花園的一些小模型的廟宇或是造價高而無用的怪異建築物為例,我們必須瞭解有一些建築是比較ornamentation裝飾性質的。因此這些純粹為了引人讚美或取悅於人而生的這些裝飾性質的建築就比較接近於雕塑的概念。引人讚美的或者是引人喜樂的這些並不是功利主義的目的並不代表這即是「Art for art sake」的目的。

舉音樂的例子來做跟建築的比較…….
如果只是為了好看的需要,那看一棟小模型就夠了….但事實上這並不能滿足。
提問:引人讚美或是喜悅的建築難道不是對於其結構上的經濟及設計的巧思的欣賞嗎?
現在的建築師已經不會照著遺跡的樣子去建造了。
Rievaulx修道院的遺跡看起來很美但是他也只是遺跡了。

有一些建築完全捨棄掉機能的目的性考量,而完全從美學觀點出發,這就根本是一座超大尺度的雕塑了。
Roger Scruton(《建築美學》的作者)舉出有力的例子:
高第在桂爾公園蓋的的教堂用像樹木生長一般的結構來掩蓋偽裝機械性的目的構件。成為建築的什麼意圖不能再被視為如此,而只是在其中一件精心製作的的雕塑。

我們看起來同意建築被看起來必須絕對的具有功能性,而其他藝術是有無用的可能性。
的具有區別的條件是場所的問題,一棟美好而吸引人的建築極有可能再與環境結合這點失敗。可能是太豪華、可能是太小或及他與環境非常不協調的因素。忽略這個因素,會使建築看起來不合理或是很醜。我們可以想像當把一棟現代建築塞進一個和諧的接面或是一個為多利亞式的廣場旁邊的樣子。

這是在會話、詩歌、音樂不會有的問題。同一件作品可以被安住在許多不同的場合當中,換地方並不影響其美學價值。在一棟現代音樂廳當中欣賞古典聖樂並無不妥,這是因為他並沒有被綁死在一位置上。

第三個不同點是,aver-nacular(主張-)
建築從來就沒有被用完全創新的東西做成,建築師總是在一定的標準之上建構其建築,像是走道、窗戶、屋頂….等等。即使是那些看來比較少機能性的非言、樑托、塔樓,他們都像是愛澳尼克或是多力克柱式一般,是一種建築使用的語言。至少,這其中的一些語彙可以被利用於其他的脈絡、家具或裝飾之中。在其他的藝術當中並沒有類似的情形發生,詩人和作曲家並不會單純的把累積起來的特色簡單的集合在ㄧ起。(There are no paralles to these in the other arts, no accumulated features which the poet or composer simplely put together.)沒錯,在20世紀以前的詩都被規範在押韻的格律之下,但是建築似乎並沒有這種語彙上的嚴格限制。在這個世紀,已經有全然在詩韻格律約制之外的可能發生。

ㄧ個去看建築而非就其賦與技術之功能性部署而滿足於給定功能於一給定地點之外的方法之外。但是如果建築是絕對的實用性並強迫於此,納建築是那ㄧ點又落於藝術之上呢?從柯林屋Collingwood對於建築的定義當中,建築在本質上是必須實用的是被承認的,那是一項工藝而非藝術。倘若如此,

建築是被給予技術而去滿足給予的機能和給予的地點的功利主義調度。
如果建築是那麼機能性的,那他的藝術性在哪?但是在於設計,像是近百年來建築的思考認為,「建築物」是人居住及工作的機器。
這要緊嗎?如果ㄧ座建築物是遵守被給予的機能並好好的執行它,那怎麼會被認為一般而言建築會與藝術作品相關聯呢?
deLight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04-04-11, 23:03

回到 <美學與藝術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