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CENTER》小说连载

歡迎大家一起來練習藝文創作。散文、小說、新詩、評論等等,都歡迎發表。並歡迎討論與發表感想。

版主: koong

《上海CENTER》小说连载

文章sunfarstar » 2007-11-28, 23:09

谨:献给爱我和我爱的人们




星 是你的名
遥远 闪亮 永
sunfarstar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7-11-09, 10:04

文章sunfarstar » 2007-11-30, 23:22


吃完午饭,阿泡回到办公室时,离开工还差两三分钟。留在公司吃饭的同事已经结束了聊天,各自启动电脑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阿泡和他们打个招呼,坐到了工作台前。
“阿泡,你到普莱那边去一下,刚才他找你。”屁股还没坐热椅子,阿泡就得到了Monica的口信。
菲利普是OR部门的一位主管,大家都习惯称为SO。他和香港总部那边打交道很多,天天都处理同事做错的单子。听到这个名字,阿泡不禁打了个寒颤:此去恐怕凶多吉少。
“哦,谢谢。”他应了一声,拿起记事本看了几眼。上面有工作方面粗疏的纪录,不过和菲利普扯不上什么关系。
Monica笑嘻嘻地问:“不知这次你又闯了什么祸了?”
阿泡摇了摇头,闷闷地说:“我怎么知道,但愿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谁都知道你已经身经百战了,怎么还会有麻烦?再大的麻烦,对你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Laffile把话头接过去,阴阳怪气地说。
Cindy也回过头来说:“就是就是,在我们OR,你见的世面最多了:一会儿用错了Rate,一会儿输错了Amount,一会儿收错了Charge,一会儿走错了Channel……你做的Refund也最多。这次不知道会有什么新花样?”
阿泡脸上快要挂不住了,不过还故做轻松地说:“拜托,说话不要这么绝,留点口福好不好?”说完便离开座位,头也不回,快步去找菲利普了。他只听见后面Cindy在说:“我不过是说出了一个事实呀。”还有Chris不冷不热的声音:“阿泡,祝你平安归来!”
汇丰银行是一家有着百年声誉的大银行,菱形的Logo遍及全球各个角落。它在各国设立了好几家数据处理中心,借助于光缆的传输,远距离完成各种金融业务。上海Centre便是其中的一家,业务主要来自香港。和它并列的广州Centre稍前成立,总经理泰伦斯是从那边北上来到上海的。各个Centre都有OR这个部门,具体工作是向境外汇出汇款。和OR差不多的部门有IR,从境外汇入汇款;有AT,香港本地银行之间的转帐。三个部门都与电汇打交道,都属于Payment这一大块业务;他们把一单汇款称作一个TT。
阿泡是2003年9月来到上海Centre的。除去前面几个月的培训,他独立做TT的历史并不怎么长远;可做单子过程中出现的错误却已经很多了。做错TT的后果不外乎两种:一是造成Bank Loss,一是招致客户Complain。Amount要是多Key一个零,很明显银行要赔偿客户多汇的部分,自身会有损失;如果没有给客户用上优惠的汇率,或者多收了汇款服务费,或者选错路径延误了汇款,那么引来客户的抱怨也毫不奇怪。
那一切阿泡都经历过了。更正错误的过程比正常做单子麻烦得多,阿泡对此深有体会。走在路上,他心里在嘀咕着:“不知这次会是什么Error呢?”
菲利普一直都在忙碌着,看到阿泡来了,他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友好地说道:“你好阿泡,我又看到你了。”
阿泡抓了抓脑袋,笑笑说:“我也不想再来麻烦你呀。Monica说你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他把一份刚打印出来的汇款申请书递给阿泡,说:“你看看这一单长衫,人家退回来了。”长衫是OR里的一个形象说法,指的是包含多个TT的汇款申请书;很多公司向海外雇员发工资经常用这种形式。
“啊,不会吧?”阿泡看了看,杏眼圆睁,不禁大吃一惊。这单长衫是他上午刚刚经手的,上面有十个TT;其中五单做好了,另五单发给别的同事做。要是一错就错五单,那该多么叫人郁闷呀。
“你看呀,这不是分行同事写上去的Contract Number吗?你都没用上。是不是没看到?”菲利普指着客户的申请书,对阿泡说道。Contract Number是客户与银行之间的一个关于Rate的合同代码,客户汇款时使用一个特定的Rate,不受市场上汇率波动的影响。
阿泡说道:“哦。光去看打印出来的东西了,没注意手写上去的;以前我也没见到过公司信头的Form上用到Contract Number。”
“还好你只做了五单,还好你发出去的电报没有错。现在我们要先把钱还给客户,再重新扣款。你好好跟下去呀。”
阿泡终于可以稍稍舒一口气,说:“好的好的。我尽快把它搞定。”
他刚要转身离去,菲利普又补充说道:“希望下一次不要因为这个看到你。”
“呵呵,错过一次就记得了,肯定不会有下次啦。”
Laffile和Cindy都在等着阿泡的归来。他还没坐下,她们便开腔了:“怎么回事呀?哪里错了?”
阿泡平静地说:“五单长衫,没用Contract。”
Laffile把打印的那份申请书拿到手里。Cindy也凑上去看了一会儿,说: “果然是大手笔。”Laffile竖起大拇指,笑道:“侬老结棍呃。”
阿泡自我解嘲地说:“还好,另外五单是别人歪的,幸免于难。”歪就是Y,在电报上摆一个Y,然后按下回车键,汇款指令就生效了。
“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魔力,可以把那些奇形怪状的单子都吸引过去。”Cindy说道。
阿泡一边开机,一边说:“哪里哪里,这是功夫还不到家。你们功高艺强,杀遍TT无敌手,真是叫我自愧不如呀。”
Cindy问:“别给我们戴高帽子。接下来你要怎么样?”
“改呗。估计今下午我做不成别的单子了。”
Laffile笑道:“嘿嘿,又多了一个学习的机会,应该恭喜你。”
远处的Chris也伸头说:“做TT需要的是Lucky!”
“好好做你们的TT吧!当心歪错了手上的单子。”
阿泡打印出了上午的相关电报纪录,找到当时用过的汇率,把钱Refund到客户账号;而后重新扣款,用上Contract。两个人花了大半个下午,总算通过十一个指令把账目完全扯平了。阿泡分别计算了两次扣款的总额,用上Contract以后,五单TT可以为客户节省一千多块港币。他想,幸好是自己人发现的;要是等着客户主动反映,他同时一定会狠狠地抱怨一番——那样麻烦就大了。Complain是银行的耻辱,而Customer First是汇丰银行的长久追求。问题发现得早,可以内部解决,那就OK了。当汇款已经完成,身在香港的客户不会知道,上海Centre里曾发生过那么多和他相关的波折。
sunfarstar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07-11-09, 10:04


回到 文字創作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