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影展專題座談之~「港台獨立製片現況之探討」

版主: vav_sisim

南方影展專題座談之~「港台獨立製片現況之探討」

文章sharon1825 » 2004-03-20, 09:40

2002年12月20日第二屆南方影展專題座談,將以「港台獨立製片現況之探討」為主題。此次影展除了以兩岸三地的華人獨立製作影片為聚焦外,更著墨於獨立製片現況的瞭解和分析。這場專題座談舉辦的目的,便是協助當前面臨困頓局面的港台影視創作者,藉由對獨立影片產製現狀的瞭解,突破僵局與開創全新視野。
一、 時間地點
2002年12月20日星期五 14:30-15:45
高雄市立電影圖書館 3樓 放映廳 (高雄市鹽埕區河西路10號,07-5511211)
二、 與會來賓
座談主持人:
黃玉珊
資深劇情片導演、中影導演、影展策展人、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副教授/音像科技多媒體中心主任
出席貴賓:
游惠貞
影展策展人、金馬獎評審/總監、
聯合報專欄影評、作家、各大學兼任講師

游靜
獨立製片工作者、劇情片導演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

周美玲
資深紀錄片導演、製片人、影視工作者

洪維健
資深記者、主編、編劇、製作人、中影企劃組長、
喜瑪拉雅唱片公司副總經理、學農的,初次拍攝短片

林泰州
動畫片、紀錄片、實驗短片、劇情片導演
國立雲林科技技大學講師、早年從事美術創作

張光宗
紀錄片導演、攝影師、金鐘獎最佳攝影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音像紀錄研究所研究生

黃銘正
劇情片導演、紀錄片導演、
金馬獎最佳影片、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
黃玉珊:感謝各位來賓的參與,首先請各位以自己的經驗,針對何謂獨立製片稍作解釋?首先請游惠貞來回答。
游惠貞:其實在臺灣所有的影片都算是獨立製片,因為我們已經沒有所謂的片 廠制度,過去的片廠像中影已經沒落了。
游 靜:香港的情況跟臺灣相反,香港大部分都是商業製作的影片,沒有什麼獨立製片。很多片廠中的副導演、場記,其實都是獨立製片的工作者,最終都成為一個選擇性的問題,到底是在進入片廠還是維持獨立製片的身份。
黃銘正:獨立製片就是要自己找資金,而找資金的管道有很多,像是搶銀行啦、或是抵押房子啦。(眾笑~)
周美玲:被黃銘正這樣說,感覺獨立製片的環境真的很不好。其實獨立製片主要是可以藉由你自己的影片來抒發你的感情。
張光宗:我並不像前面幾位前輩有這麼多的經驗,我之前是在傳播公司工作,只拍過兩部紀錄片。獨立製片最不同的就是發行,以前拍片不需要擔心發行的問題,但是獨立製片的發行卻是很重要的一環,很多片子拍完卻無法有發行管道。
林泰州:他們前面大概已經把要講的都講完了。我只能說獨立製片就是要在資金、創意、時間和人力上能夠掌握,就是獨立製片。
洪維健:我過去有很多影片製作的經驗。也拍過很多影片,但大多都是商業片;寫過劇本,也參與過臺灣最大規模的軍教片-傲空神鷹的製作。講到獨立製片,要怎麼回收資金是最重要的問題。要知道如何自行製作一部影片是很清楚的,但是如果賺錢就很難。這場座談的時間太短,不能談的很深入。
黃玉珊:謝謝各位的回答,接下來想問各位的是,在過去的拍片經驗中,曾經遇到的困難有哪些?希望也能討論出一個結論,讓未來拍片者有所助益。就以國內的輔導金制度來說,剛剛公布,有兩家電影公司拿到幾百萬到一千萬不等的輔導金,大多集中在有許多創作經驗的導演和製片身上,像這樣每年改變遊戲規則,到底對國內製作環境有沒有幫助?這是劇情片的部份。
林泰州:就資金而言,國內最明顯的來源就是輔導金。但最近輔導金已經不夠了,有些開始尋求電視台、電影公司的幫助,但是機會還是很少。長期依賴輔導金,會引起有些人的質疑,為什麼政府有義務提供資金讓人拍片?這不是一個長久之計。不要以電影長片為唯一的思考,如果你只有一個人,那就拍動畫,如果你有兩個人,可以拍實驗短片,如果有三個人或是更多人,那就再拉大一點,拍紀錄片,不要以劇情片為唯一出路。像前陣子的大陸導演陸海濱所拍的作品--「鐵路沿線」,用DV Cam的小格局來抒發導演要說的故事,也造成不錯的回響。
黃玉珊:這樣看來劇情片的未來似乎滿悲觀的,最近台北剛舉辦紀錄片雙年展,其實臺灣最近針對紀錄片所辦的影展還滿多的,而美玲的流離島影系列作品--「極瑞寶島」剛得到評審團的兩項大獎,也可以來說一下你的想法。
周美玲:對我而言,不管是紀錄片和劇情片,類型是一樣的。現在在臺灣拍紀錄片比較容易獲得資源,很多新人都富有文化使命的色彩,在一開始是很容易騙到錢的,但有錢之後,回歸到創作的本質,門關起來,就是作者最霸道的自我發揮。我很enjoy這個部分,在作品完成後要給外界之前,又要開一扇窗,跟外界溝通。流離島影這個系列有12個導演說12個離島故事,我寫了幾十封信給許多基金會,「城鄉文化基金會」只看了這個信就給了30萬,「公共電影」覺得這個很有趣,就撥了500萬元,抬面上紀錄12個離島故事,才能拿到錢,老實說只是12個導演的嚐試,只有完成創作的意圖,就不可能會拿到資金了。
黃玉珊:如同剛剛說的,國片輔導金剛公布,得到輔導金的個案集中在某些有經驗的人,輔導金記點制,是不是公平?資金的來源應該要更多元化,不能只靠輔導金。
周美玲:沒錯,但這就是要有策略的運用,和行銷的概念,尤其是要非常努力去寫企劃日。
黃銘正:有輔導金最好,沒有輔導金也可以拍。不一定要仰賴輔導金,用DV的素材只要六七萬塊左右,買部DV和電腦剪接設備,重點是你要很想拍。找錢是很困難,沒有錢也有沒有錢的拍法,即便是沒腳架沒燈光也可以拍攝出片子,就像是丹麥也有類似的影展,比較不講究技術的層面。
黃玉珊:請游靜談談,用五年策劃的「好郁」這部片子和香港的情況。
游 靜:什麼是獨立製片?什麼是商業電影?在香港的界定是很模糊的。70-80年代,有一群從國外學電影回來的人,把美國的獨立製片概念帶回到香港,也就是自己寫企劃書、自己找資金,那時候也算是獨立製片。香港沒有政府的資金讓影像工作者拍攝香港電影,很多Artist說政府怎麼沒有支持本土的文化紀錄,尤其是97前後,於是成立了香港藝術發展局,讓有心的人可以向基金申請資金出來拍攝,這是第二波的獨立製片風潮。可惜的是藝術發展局在去年12月倒閉,所以香港獨立製片的情況很困難,是很執著的選擇。但是香港的技術來源是很多元化的,許多獨立製片的人才,都會在投身到電影工業之中,另外一個想講的是,資金也是滿多元的,除了香港之外,會向美國、歐洲的基金會申請,但是要看你要拍攝的題材是否和基金會的宗旨符合。
游惠貞:香港要比台灣國際化的多,關於「好郁」有來自美國和臺灣的工作人員。剪接則是臺灣的第一把剪刀手—陳博文,拷貝是在歐洲做的,臺灣灌壞的(眾笑~)。香港的情況是商業電影、獨立製片都不是以單一地區為市場,擁有獨立製片的精神,其實很多南方影展所選的片子都一樣,支持創作自由,但是也走國際化的路線。像日本有很多獨立製片的工作者,但他們有也有電影工業體系,和香港和臺灣的選擇性是有差異的,日本的獨立製片工作者堅持自由創作的路線。就以柏林影展為例,柏林的特性是有獨立精神,但沒有發達市場,所以成為獨立製片尋找發行的最大據點。山形影展的人在柏林影展找到具有雙語能力的人才去推,幾年下來是有一些成績的,就連日本最大的製片廠--「松竹映畫」也要找他們掛單去賣。創作,才應該是導演的專職,國內所欠缺的是行銷和管理方面的人材,像南藝管理所就是專攻於這方面,要特別加油。國內像蔡明亮導演拍完片後,也要苦哈哈地去做行銷的工作,若是不想光靠新聞局的臉色,就要加強再行銷的方面。
游 靜:行銷是獨立製片最重要的一環,在國外的獨立製片也有presale(預售)的制度,不用很商業的眼光去看卡司,而是看你的企劃和腳本,其實獨立製片的budget(預算)大概只有商業片的百分之一,只要能在各大影展賣一個拷貝就是賺了,國外有些機構都會以網路的架設來賣片子,也許我們能從其他國家學習一點經驗,香港和臺灣結合作一個網站。
洪維健:最近有一個國際會議討論DV film out轉成film,當然這牽扯到抵制sony等背景,像Lucas(喬治.盧卡斯)就放棄了下一部star war用DV的念頭,因為這行不通,DV Cam是可以省錢沒錯,但是便宜的素材自然賣不出好價錢。最近我參加許多類似的座談,就是要推廣一個短片的概念。希望臺灣能有10個導演拍10部10分鐘的短片,個人不能送輔導金,就10個人一起送。短片是歐洲影展的基礎,坎城規定15分鐘以下,威尼斯是10分鐘,在本土電影被好萊塢全面空襲的情況下,只有回歸到短片的原點,以35mm拍攝加上杜比效果、音樂很好、這樣是可以賣的。像我的「綠色玫瑰」12分鐘,總共參加了16個影展,花了大概110萬,如果短片的計劃申請到100輔導金,加上20萬錄影帶版權和10萬公共電影版權,自己再貼個20萬,150萬就可以拍很好的短片。在歐洲,只有很舊的國片賣得出去,短片是可以有他的市場的。
黃玉珊:因為時間超過滿多的,沒有辦法讓觀眾提問題,如果觀眾有其他的意見,也可以利用待會Q and A的時間傳遞給我們,獨立製片最重要的是行動,而資金不可以只依賴輔導金,企業、網站和學校要結合起來,像台南藝術學院有個虛擬藝術村的計劃,就是想要結合獨立製片的資源,提供一些幫助,謝謝大家今天的參與,觀眾也可以利用時間,在場外和導演們交換意見。
sharon1825
 
文章: 169
註冊時間: 2004-03-16, 23:02

回到 音像藝術管理中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