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真教授片後座談會

版主: 紀錄所所辦

佐藤真教授片後座談會

文章陳韻如 » 2005-10-31, 11:13

這篇會後的報告紀錄是臨危受命,事前並沒有預作筆記,請各位看官們也一起來貢獻您的記憶

座談共有兩次,一是映後座談,一是晚間座談.其中有兩個主題穿插期間:一是關於日本紀錄片教育的生態,由家楨整理;以下所整理的是關於佐藤真導演本次放映的兩部影片之Q&A.

1.關於第一部影片"阿賀的生活",講的是"水俁病"患者的生活,一般都會採用抗爭的觀點, 然而這部片子卻非常獨特地從圍繞在人的生活.導演提到開始進行拍攝工作時,確實有搞運動的人士極力希望片子能從";運動"出發,做為抗爭之用.但另一方面,患者也提出希望片子能呈現出"人的尊嚴",呈現出即便是做為患者也是極具尊嚴地存活著的.片子決定,離開"運動"走入生活,導演說,雖然因而失去了運動人士的資金補助,也就脫離他們的要求與控制,現在回頭看,他認為這個抉擇是非常正確的.

有觀眾提問:對於病患的痛苦之呈現如何取捨?
導演:如實呈現,片中只出現兩個小小的片段,那正是三年拍攝中他們談到自己的病痛唯一的兩次.

晚間座談會中導演半開玩笑地提到自己大學時主修哲學,但是都沒有去上課 ,因為都在參加"水俁病"的抗爭運動.(我在心裡給他用力鼓掌,可見的他對這件事的關注與參與是持續很久的.並不是為了選擇某種聳動議題而進入,拍完了得獎了就走人的那種.)

2.第二部片"阿賀的記憶"以實驗風格拍攝的關於回憶
事隔十年,片中人陸續逝去,導演在歷經其個人創作的高峰期後,離開日本去英國留學一年,其中看了不少盧米埃時期的若干無聲電影,重新思考影像與聲音之間的關聯,時間的連續與停頓等等,所以片中在片組人員重回山林放映"阿賀的生活",故意使用手搖攝影機放映,作出一些停格的照片式的效果,模擬大腦記憶的形式;拍攝不久,攝影師小林茂先生突然腦中風,拍攝被迫中斷了一年,小林先生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對於生命的意義也有了不同的理解.

觀眾問:這些特殊風格的選用是何時決定的?
導演:拍攝時並沒有預想將會如何呈現,倒是有一個念頭--想要嘗試之前所有行不通的,失敗的計畫.而拍完之後,片子就放著不去處理.等到要進行剪接時,已是佈滿灰塵甚至膠片就產生了一些物理變化--黏住了.但是這樣反而有一種disove 的效果,也很像記憶應該如是的方式,滿好的.

導演提到:紀錄片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基本元素,是有關拍攝者與被拍攝者之間關係的互動與張力.而在"阿賀的記憶"中,他想要去挑戰與實驗的是--在這層關係中,當其中一方(被攝者)不存在,消失,逝去,這個關係要如何被看待以及被呈現.這是他在片中的思考--形體如何在時間中緩慢的消逝.在呈現上故意用了很多畫外音,去混淆眼前所見的究竟是仍然存在抑或是記憶中的存在這之間的模糊界限.

張照堂老師問:請問他個人喜歡的文學作品或電影為何?是否曾受了什麼人的影響?
導演:我師承小川紳介和本土典昭先生,所以第一部片完全是那個傳承的作品.
(至於喜歡的作品,有一對拍攝巴爾幹半島的義大利夫婦,幫忙口譯的張昌彥老師也不認識,有興趣的人請自己找人問去.sorry!)

張照堂老師問:導演與攝影師如何溝通取鏡?
導演:小林先生是個不願放棄主導權的攝影師,在第一部片的拍攝經驗是往往導演說東,他偏要往西;因此到了第二部片,導演決定反其道而行,給予小林先生完全的自由,唯一的一項指令就是:請他拍攝"無意義之鏡",瀏覽式的鏡頭.這對一向要求鏡頭必須傳達個人意志和意義的攝影師,反而是個艱難的挑戰.做為結果,導演非常滿意影像呈現的效果.

淑憶學姊問:片中有一段在暖爐上燒水的鏡頭非常之長,請問其中的特殊意涵為何?
導演:當時是看到一道光影,想要捕捉之後的光影變化,就這麼拍了11分鐘,用了1000呎的底片,全部放上來,無非是一種感覺...

一名女性觀眾問:這種意識流的影像所呈現的感覺非常合乎記憶的模式,她非常喜歡.而"無意義的意義",事實上絕對也是別有用心的.她觀察到日本紀錄片似乎也有不少人如此使用(如河瀨直美),請問導演這是否會形成另一種類型?
導演:他和河瀨直美的approch 是不同的.

蔡崇榮老師問:"阿賀的生活"是一部議題性很強的影片,而"阿賀的記憶"則是回歸個人主觀經驗的創作片.關於後面這種訴諸個人世界的紀錄片一旦處理不好,淪為無聊的喃喃自語是大家所不樂見的.導演因為有長期對社會的關懷,功力深厚方能成就出如此附藝術水準的佳作,但一般經驗不足的拍攝者並不容易有此自覺.請導演談談對這兩種類型的看法,並請對後輩作一些提醒,如何才不至於掉入自溺的陷阱中?
(可能是溝通上的障礙,導演並未pick up蔡老師的提問,轉而談到個人拍攝經驗)
導演:這些年來他發現自己在主題的選取上,會在大小議題之間自動轉換.譬如,去年他在中東待了一年,完成一部探討以巴問題的紀錄片;回到日本之後,他最近和電影美學校的學生一起關注起一個小社區.而這樣的轉換並非刻意的選擇,其實是無意識的,自動平衡機制.

(由於記憶的散亂,本紀錄並沒有忠實於時間流程的進行,僅是個人剪接過的版本)
木乃伊
陳韻如
 
文章: 1
註冊時間: 2005-10-31, 08:52

回到 音像紀錄研究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