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成為公共財

《井教授指導論文討論區》

讓《生命》成為公共財

文章Carol » 2004-09-23, 11:35

2004.09.23 中國時報
讓《生命》成為公共財
陳豐偉


九月十八日晚上,我在中興新村省政資料館參加「全景映象季」的在地放映。在《生命》的重建區首映前十五分鐘,所有座位都已填滿,人潮不斷湧進,擠滿走道和前台,連前教育部長黃榮村都沒有座位。放映時間一到,我和全景工作人員組成人牆,勸阻門外一百名觀眾別再進場,吳乙峰趕緊出來簽名、合照以撫平情緒。當放映結束,全場一千位觀眾起立鼓掌三分鐘時,吳乙峰出乎意料之外地哭了。拍紀錄片十五年,他從沒想過會有這一天。

果然,九月十八日起,放映《生命》的總統戲院場場爆滿,無法劃位入場的民眾怨聲載道,政治人物也趕緊搶著跟全景包場,教育部長宣布要讓《生命》成為學校教材。做為這一個月來《生命》網路動員的推手,對於超乎預期的「擠爆」,固然感到欣慰,但也擔心,再用傳統模式來播放這部眾人矚目的紀錄片,會遇到許多無謂的困擾。

《生命》的好,不需我再贅述,看過的人莫不感動、流淚、主動為《生命》宣傳,只要有適當的宣傳和映演機會,少有人會懷疑《生命》將成為一種群眾運動。只是,這幾天「擠爆」下來,凸顯出全景以「校長兼撞鐘」,導演、攝影兼公關、劃位、訂便當的非營利組織模式,將會消耗非常多能量在處理場務與後續宣傳的雜事上。接下來可預見的,是政治、媒體各種公眾人物,搶著來沾《生命》的邊。各地學校、社區以及各種曾幫過「全景」的社會團體,殷殷渴望「全景」趕快來放片。這恐怕要消耗掉全景一年的時間,才能結束《生命》引發的浪潮。

《生命》必須在商業院線上映的理由是:如此才能儲存資本,做為拍攝下一波紀錄片的存糧。但滿懷理想的「全景」又希望票價不要高到讓學生、中下階層買不起,所以每張票的毛利有限。長期映演的過程,又會消耗許多人力、心力。可是,仍然有許多民眾連排好幾天隊還劃不到位置,偏遠地區要等到《生命》放映恐怕已是很久以後。

我知道現在有許多有力人士突然湧出,搶著跟全景合作放映或協助行銷。但,既然各方好評如潮,我們還要再重複讓影像工作者力竭、讓社會大眾無法分享感動的舊模式嗎?

我建議,政府機關應立即高價買下《生命》的著作財產權,然後開放讓所有人自由使用、自由下載。如果有企業主願意花三千萬來買,相信我,對貴公司商譽的提升絕對不只三千萬。

讓《生命》成為台灣社會的公共財,讓全景趕緊休息一陣後,好好規劃紀錄片學校與下一波拍片計畫,讓所有人都能夠立即分享《生命》的感動。讓我們來創造紀錄片的新歷史,來創造一段人民共同參與的偉大記憶。 (作者為智邦生活館總監)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給自己一個未來──吳乙峰的紀錄片「生命」

文章Carol » 2004-09-23, 11:37

6. 中國時報   人間咖啡館   930911

■人間---給自己一個未來──吳乙峰的紀錄片「生命」

 南方朔 紀錄片正在改變。美國導演穆爾( Michael Moore)用紀錄片製作出了意見性極強的「華氏九一一」,緊接著,法國導演威廉• 卡瑞爾(William Karel)也拍攝了「布希眼中的世界」,而印度裔美國女導演克莉絲汀•蘿絲(Christine Rose)也拍攝了「自由被捆綁」。這些都是反布希的紀錄片,目前都在歐美院線上映中。

 西方的紀錄片導演要掙脫紀錄片的條框,用鏡頭來說政治上的不同故事。而在東方的台灣,則有「全景映像工作室」吳乙峰的「生命」。他用鏡頭去挖掘人的靈魂。這是部有劇情的紀錄片,它的劇情是災難、創傷、以及人的自我拯救。在鏡頭搖曳,生命剝離的畫面裡,這部影片像說書人一樣,傾吐出讓人不得不為之落淚的故事,但它非關悲傷,而是感動。

 五年前的「九二一」,台灣不幸發生大地震。兩千多人失去了寶貴生命;而更多的人,即那些劫餘者,卻失去了他們摯愛的親人和家園。地震的災難,對他們而言是道分割線,過去已成了愈思愈痛的回憶,而未來則像杳無所依的虛空。這是心靈創傷的定理,劫餘者會不斷的自問「為什麼是我?」,這是一種呼天不應後的自責,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抵擋午夜驚醒後的沉痛。有些甚至會自責翻轉為自殘自棄,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甩脫掉他們根本就無法承擔的命運重量。

 吳乙峰在「九二一」後就下了災區,他不是要拍攝那些斷垣殘壁的廢墟,而是要去記錄創傷的心靈。攝影機已不再是客觀冷靜的觀察眼睛,而成了一種作者把自己投入進去的悲傷與哀憐。幾千幾萬捲帶子在攝影機窸窣的轉動聲裡愈堆愈高。「生命」這部影片終於誕生。他沒有「劇力萬鈞」,但那種平凡的哀傷,一個個難以表述的心情,以及劫餘者的掙扎,卻讓人窺探到了生命最後那一抹尊嚴。

 因此,「生命」這部影片就讓人想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湯妮•摩里遜(Toni Morrison)在「寵兒」裡的一段話:「我們都有太多過去,我們必須給自己一個未來。」這是劫餘者的最後心聲。他們注定將一生一世被劫難的記憶所追逐,這種記憶會不斷增殖,愈變愈多,最後把未來擠壓得完全消失無蹤。他們總得替自己留下些未來吧!

 於是,我們看到了:

 一對在日本餐廳打工的夫婦,他們把小孩寄在父母家,但他們所愛的小孩卻在劫難中失去。他們都是人們眼中的凡夫俗子,甚至連自己的創傷都說得不是那麼完全。另外還有一對在山裡做高壓電工程的夫婦,他們的情況也相同。但儘管他們不會說,但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卻更清楚的讓人知道,他們那種無法言訴的痛苦。最後,在日本打工的那對夫婦決定重拍結婚照,要讓生命重新開始。另一對夫婦則要再生一個小孩,寄望已死之子魂兮歸來。這是台灣凡夫俗子式的自我治療與超越創痛,它粗糲、堅韌、耐命,在無可奈何裡咬斷自己的牙齒,和血吞下。

Copyright 2004 China Times Inc.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從紀錄片生命看見另一種國片希望

文章Carol » 2004-09-23, 11:39

7. 中國時報   影視娛樂   930906

從紀錄片生命看見另一種國片希望

 文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不要做政治聯想

文章Carol » 2004-09-23, 11:41

中國時報   焦點新聞   930921

「生命」感動總統 要大家找回愛

 林淑玲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面對自己

文章Carol » 2004-09-23, 11:43

中國時報   影視娛樂   930830

吳乙峰藉拍生命 來面對自己的生命

 張士達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這是一個開始,但不能忘記...

文章Carol » 2004-09-23, 14:29

應該從「生命」踏出去
■苦勞評論2004/09/21


  全景映像季開鑼,最擔心的事情,也最應面對的事,終於來了,各報開始報導政客的觀片感想,輕薄快速的主流論述,焦急地催動紀錄片原本緩慢而紮實的步伐。

  全景映像季的七部片子,是全景傳播基金會的團隊作品,每部片子都問出一個精采的問題意識,合起來,就是理解台灣社會、反省921地震政策、政商結構、地方政治等,最好的素材。

  全景映像季,由吳乙峰的「生命」拉開了序幕,然而,荒謬之處正在於,政客們卻企圖在這裡為映象季劃下句點。

  政客紛紛搶搭「生命」列車,而且也只看這部電影。「台灣人真勇敢」、「感動,和流不完的眼淚」,這些政客充滿了氾濫的人性光輝與貧乏內涵的論斷,搭配著主流媒體為了趕上921地震應景的重建專題新聞,突顯出一種格外荒謬的氛圍。

  吳乙峰的「生命」確實最容易和大眾親近,「生命」也的確令人感動。因為,「生命」把攝影機的鏡頭,集中關注四個失去親人的家庭,以及吳乙峰和自己的對話,這是對自我生命的對話。吳乙峰在「生命」裡集中焦點,關注每個失去親人的人,如何面對這場驟然的人生斷裂,如何彌平傷痛。

  「生命」有意識地抽離被攝災民的背景,聚焦於普遍化而深層的關懷,表現真實而強韌的生命力。換句話說,在「生命」中出現的災民,並不是一個完整的「社會人」,撇開了片中角色因建商偷工導致新購公寓倒塌而背負沈重房貸的背景,不去討論一對未成年的姊妹,社會福利是否能夠支撐她們安心長大。吳乙峰有意識地離開了背景,讓生命的關懷更為純粹而普遍,專注又專注地呈現他們生命的傷痕,讓觀者隨記錄者直接走入深層,企圖讓更多純粹的生命,在觀影的過程交流,超越認同、超越政治、超越背景,去理解、去流淚,去找回站起來的力量。這個敞開胸懷去理解的企圖,正適宜為整個映象季拉開序幕,將我們帶入更為現實的其他主題中。

  吳乙峰的「天下第一家」、郭笑芸的「梅子的滋味」、李中旺的「部落之音」,陳亮丰的「三叉坑」、黃淑梅的「在中寮相遇」、李雅芬的「再見長寮尾」。全景的每部片子,都深刻觸及重建政策、政府職能,把視野和焦點放大,關注災民作為「社會人」的種種處境,觸碰到社會,也觸碰到人性的瘡疤。

  「拍攝的過程,好幾次都因此要放棄了,最後,想到這也是台灣人,我們堅持下來了。」全景這麼說。

  「梅子的滋味」是拍攝九份二山失去農地的農民,他們失去親人,又失去農地,很快站起來,擺設攤位賣點小東西給湧入的觀光客。影片紀錄了他們,如何為了生存利益,鉤心鬥角,自求生路,也看到他們從害羞口拙的農民,如何脫胎換骨成為口才流利的小生意人。

  「震災像個篩子,把社會弱勢的再篩落下來,弱勢的人更弱勢、貧困的更貧困……震災也同時把每個人的面具都震下來了,為了生存,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其中充滿生命力,卻也充滿私利的掙扎」,郭笑芸說。地震把社會矛盾急劇的翻動出來,讓全景發現到,他們紮根紀錄的社區、民眾,「儼然就是台灣社會的濃縮」,透過「梅子的滋味」,台灣社會展現出不同的「生命」,開始從普遍的人性刻劃走入不同的生命情境中。

  李中旺的「部落之音」,則紀錄原住民運動知識份子帶領雙崎部落重建的歷程。在資源有限、耳語紛爭不斷之中,運動從知識份子的理念開展,隨著情勢而受挫,最後知識份子身心俱疲,採取逃避。知識份子打造伊甸園的熱情,為什麼最終伊甸園為何卻是荒土一片,作為社會運動工作者的課題,李中旺準確又內斂地呈現,帶領著觀眾思考這場運動,只要花90分鐘,就可以看到這場歷時兩年的實踐。這部片子是值得台灣社運界好好討論的題材。

  全景帶來的生命如此豐富,絕不只有快速乾枯的幾滴眼淚。全景的映象季,正因「生命」中帶出了更多不同的故事而完整。因著生命的普遍關懷,讓我們走出階層、黨派與成見,看到共同的光輝,也正視結構所擠壓出的爛瘡。紀錄片爭取的不是溫情,召喚的不是停留在感動層次的氾濫情感,而是打自內心的理解和反省,從而產生改變的力量,這才是對真實的凝視,也是全景為社會帶來最可貴的禮物。

  然而,「生命」所帶來的禮物還來不及被打開,每個人都有權利做自己的詮釋,但政治人物卻沒有理由猴急地企圖為他劃下句點。政客們利用全景的影像來彰顯自己擁有人性,來再次形塑政治的認同,他們大辣辣地為「生命」賦予族群的、國族的、政治的標籤,讓「生命」的美麗來不及開花、來不及凋謝,而成為一朵含苞的塑膠花。凸顯這樣的荒謬的情境,是全景當初要深入災區紀錄的原因。

  政客到了災區,只宣揚政策和政績,媒體只膚淺地複製政客的言論,政客卻一再重述認同政治的話語,災難,成為親民的工具,用完即丟,自然的創痛、災民的處境,被政客流下眼淚給抹消。今日這荒謬的情境,如同當年的災區。

  陳水扁讚揚「生命」:「這部紀錄片,不只會看這一次,還會再看第二次、第三次……到第N次。希望國人不分彼此,用心來感受台灣的生命。」然而,要瞭解生命,不能只看一遍又一遍的「生命」,更得看其它六部片子,看生命的花開與花謝,共同反思自己與台灣人在政經結構下的韌性與堅強、懦弱與冷血。

  五年的心血,不會因政客在電視前的一句話、一滴眼淚而只能被單向詮釋。除非我們也帶著同樣的認同政治來切割解讀,只會讓全景帶著鏡頭要破除的迷魅,再度反包圍到全景身上。「生命」該開啟的,是更為廣闊的胸襟與直視現實的勇氣,而不是只吝嗇地留下一點點有限的感動,讓我們用不同的角度來觀看921吧!
Carol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04-03-16, 12:13
來自: 社大全促會


回到 《管理所共奮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