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藝術商業電影《白日焰火》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理性的藝術商業電影《白日焰火》

文章yushan » 2018-05-15, 14:23

理性的藝術商業電影《白日焰火》 陳凱法 <電影文化與影視產業>

中國第五代導演刁亦男在2002年的作品《白日焰火》,商業票房與影展評價上同時獲得佳績,引起許多迴響,各界試圖從不同層面分析其背後原因。作為藝術片,導演刁亦男是中國第六代導演,接續九零年代以來,中國獨立電影對底層社會的關注,趨向角色內心心境變化的描寫,而《白日焰火》在劇本上維持著導演個人風格,與前作《夜車》相似,關注犯罪題材,對犯罪者充滿同理心的視角,鋪陳心理狀態的壓抑,進而引發觀眾對道德與生活衝突的思考。《白日焰火》在中國與其他影展電影似乎有著不一樣際遇,通過了電影審查制度,代表可以自由參展與上院線播映,著同時代表票房收入與影展宣傳有更好的效益,主要在2014年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影片與最佳男主角打開知名度,緊接著就在中國上院線,這兩者的效益得以承接,不再如其他中國第六代導演早期九零到兩千年初期的例子,在國外影展獲獎後在中國遭到禁演,例如賈樟柯的《站台》、婁燁的《蘇州河》、姜文的《鬼子來了》等,相較之下,即使自2004年來,中國電影審查制度的鬆綁,加上商業市場的成熟,但不是每位電影導演都因此受惠,前一年賈樟柯的《天註定》在坎城獲得最佳劇本獎,但仍無法獲得中國的審查,《白日焰火》則是從電影劇本階段就持續對市場反應有所警覺,從2005年到2010年一共更改三個版本,從最初比較是文藝氣息濃厚的《冰人》到社會批判性強烈的《過磅員之死》,最終的《白日焰火》是一部既有商業策略又保留藝術追求的版本。

根據刁亦男在訪談的說法,拍攝前作《夜車》之前,《白日焰火》的初版本劇本就已經出來,但《夜車》尋找資金的經驗,與製作人文晏的合作過程,讓《白日焰火》改編成趨向市場導向的最終版本。顯示出刁亦男的創作過程上,對市場、投資人、商業環境的思考有更多的重視,其中,更回到創作上的思考,重新大量觀看電影作品與理論,思考科恩兄弟(Joel and Ethan Coen)、大衛•林奇(David Lynch)的影片策略,一反過往直覺式的創作方式。細看《白日焰火》,以黑色電影的犯罪類型題材,卻有著不太一樣的核心,常見的〝復仇〞犯罪,由男主角對社會的疏離感,某種失敗確不甘心的心態取代,透過追查曾經失手的案件驅動劇情,參雜與案件犯罪角色的戀情,成為兼具特殊的愛情故事,犯罪與愛情電影的融合,讓劇情所散發的虛無感有飽滿的犯罪快節奏,在影片尾聲,隨著案件的水落石出,同時也對角色有一份同理心。廖凡所飾演的男主角張自力,影拍開始就以婚姻的失敗,和分屍案的調查案件開場,隨後兩頭空讓張自力從警察成為酗酒的保全,蘊含著不甘心繼續生活,後來從新發現分屍案的線索,重新介入調查,卻開始和嫌疑犯吳志貞(桂綸鎂飾演)展開戀情,片尾吳志貞認罪,他和前夫梁志軍的關係一度誤導案情,吳志貞的前夫梁志軍受到吳志貞教唆才犯案,最後死於警方誤導追捕的槍下。整部影片題旨與劇情環環相扣,是什麼情況下會讓人白天放煙火,為何等不到黑夜?白天的煙火沒有璀璨的煙花,卻充滿一股壓抑的吶喊,抵禦現實殘酷的方式,充滿慾望得不到伸張,壓力釋放後卻不是圓滿的結果。《白日焰火》的意象頗有東方式的哲思,刁亦男也在劇本的專研上,跳過政治批判的巢臼,回到透過電影講好故事的能力,獲得肯定。簡單說,《白日焰火》透過黑色電影類型片的大眾商業喜好,將東方的文化模式適恰如其分地融入,裡面仍然不失刁亦男對於底層描寫,犯罪片的複雜角色心境的創作特色。

《白日焰火》多了一份東方氛圍的黑色電影,不強調影像衝擊的驚悚,多一分中國東北的風景唯美,也不強調案件偵查的懸念,而是由現實掙扎下的無奈氣息取代,這或許是獲得西方影展親賴的其中一項因素,展現突破黑色電影的邊界,就由類型電影框架回到人性的探索,在地方文化的故事背景下,也看得到普世價值,然而在全球化商業系統之下,《白日焰火》的紀實攝影手法更顯鬧中取靜,劇本靈感源自於新聞事件的感想改編,讓電影貼近現實生活。

電影資金的尋找困難,一直是電影導演所需要突破的,從投資者的角度,尋找適當的作品,也是需要多層面判斷。對創作導演來說,商業如同雙面刃,同時限制創作題材表達,同時是作品成立的重要因素,甚至影響下一部作品的原因。《白日焰火》成本一千五百萬(人民幣),最後票房破億元,成功回本獲利的例子造成許多的討論,整部片試圖在藝術與商業取得平衡,製作人文晏從劇本階段開始尋找資金,最後投資由幸福藍海集團主投,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其他還有美國博雅德中國娛樂公司,按股權比例分配收益。而幸福藍海也首次嘗試,投資、拍攝、放映權產業鏈的製作,綜觀整個產製過程,劇本、資金、製作、發行的過程,並不是一個由哪一方主導,更多是相互影響的過程,導演並無堅持第一版本文藝氣息的劇本版本,而是透過製片人文晏的資金尋找過程,回饋其應該修正調整市場導向的意見,也非一昧的由是市場主導拍攝符合大眾期待的商業片,投資方根據製作團隊的過往資歷,與商業期待判斷選擇投資。《白日焰火》搭建其一個電影產業範例,讓中國第六代導演有一條在不過於極端批判,同時滿足市場需求的道路。

參考資料:
訪談刁亦男:《白日焰火》讓我完成了自我洗腦。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s://cn.nytimes.com/film-tv/20140401/tc01diaoyinan/zh-hant/

陳犀禾、聶偉編。《當代華語電影的文化、美學與工業》。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黄斌,《白日焰火》:一部获奖文艺电影的营销策略及其平衡。《传媒观察》 , 2014 (7) :45-47。
關韶峰、趙民。《電影投資分析》。人民郵電出版社。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