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線上紀錄片影音平台的發展現況與檢討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台灣線上紀錄片影音平台的發展現況與檢討

文章yushan » 2018-05-15, 14:29

台灣線上紀錄片影音平台的發展現況與檢討 王奐筑 <電影文化與影視產業>

自網際網路快速發展以來,大家觀看「線上影音」的夢想逐漸形成並且被實現,而大致從2010年開始,隨著「智慧型手機」的開發和普及使用,線上影音平台多了這項強勢的播映媒介裝置之後,大眾瀏覽線上影音網站/平台/App的人次明顯逐年增加,就連「影音廣告」的接受度也大幅提高。調查數據發現,五年前,過去大眾對於影音廣告的接受時間僅在「5 秒以下」,但在2017年已經成長到可接受的平均時間在「9.6 秒」 。儘管大眾被網際網路世界中普遍「免付費瀏覽」的消費形態養壞了胃口,對於「線上付費看片」的習慣尚未完全建立,但隨著「實體租片服務」商業機制(如:百視達、亞藝影音等等)的沒落,這一整批原本習慣到實體店面租片看片的電影觀眾,被引導進入線上線上影音的領域,加上大眾對於線上影音品質的要求大幅提升,因此,原本只求能「免費看片」的消費風氣已慢慢在轉變,人們越來越能夠了解,金錢的付出能獲致更好的服務與產品,並且,創作者與片商對於線上作品版權意識的抬頭,許多非法取得又公開播映的網路亂象已被明令為違法行為,所以在一批批大規模或游擊式的檢舉與取締之後,線上影音商業市場的供需機制逐漸建立,提供正版影片(影片購自版權所有者或發行商)的網路平台於是紛紛興起,搶進市場,企圖分食這塊新興市場的大餅。

基於上述的環境背景,本文欲探討的「紀錄片線上線上影音平台」雖然同樣興起並受惠於這股新形態網路市場的發展,但是因為「紀錄片」本身就是電影領域中的「弱勢族群」,相較於一般商業劇情片,願意自掏腰包付費進戲院 /租片 /購買光碟、主動選擇觀看紀錄片的觀眾原本比例就相當低,故而,網際網路上提供正版紀錄片觀看的線上平台的數量雖然大量增加,但其中多數是以「使用者免付費」的形態,或者如YouTube採用「創作者自行上傳、開放授權」、或甚至是「收集影片連結」式的二手衍生平台。為什麼呢?因為,除了雲端和儲存的硬體設備建置、影片版權取得成本、使用者付費習慣的建立之外,線上影音平台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數位版權的管理技術 (DRM, Digital Right Management)。這項技術主要在確保平台上所提供的影片受到防盜問題方面的保護,驗證每位欲觀看影片的線上使用者,讓所有觀看的點閱都是經過加密認證等過程而取得合法資格。雖然這樣的保護措施無法達到百分百的效果,電腦駭客的破解能力永遠大於防守技術,但至少能擋下絕大多數一般大眾企圖僥倖、或惡意複製散播影片等無視影片版權的行為。而想要擁有DRM的代價可不低,正派經營的平台業者都必須投入大量金錢人力開發相關管理技術、或者支付一定比例的經營成本購入或租借現成的DRM,這使得平台業者的獲利受到不小的衝擊,也成為考驗新業者最關鍵的入行門檻。所以像YouTube等開放交流式的平台上的紀錄片,多是業餘者自製的作品,他們不求盈利,不過分擔心作品遭到盜用或下載,因為上傳者從一開始就不指望YouTube有足夠的技術與能力保障他作品的版權安全性。所以,真正的電影的版權所有者,幾乎不會任性地把影片交給這些開放平台。當然,仍有少數紀錄片創作者基於紀錄片積極的「社會性」(公益性或議題性)功能,他們反而會為了推廣影片、多多益善,而主動放棄版權收益般的把影片放上YouTube,譬如台灣的李惠仁導演(作品如《蘋果的滋味》《不能戳的秘密》),但是這依然屬於少數人的特殊狀況。

於是,扣除掉開放交流型影音平台、和二手衍生平台,在台灣地區成立、提供線上觀看正版紀錄片服務的線上平台,目前主要有:FriDay、CatchPlay、愛奇藝、LiTV、Hami Video(原中華影視)、Giloo紀實影音、公視+。當然,網路世界無遠弗屆,在台灣的觀眾透過電腦/手機/平板等網路裝置就能夠看到所有架設在世界各地的網路平台上提供的影片,所以把討論限定在台灣地區成立的平台似乎毫無意義。但其實不然!由於紀錄片本身內容的「真實性」與「親土性」等等特殊的氣質,一般紀錄片觀眾喜歡觀賞本地製作、或者與本身國家/民族/地區題材相關的紀錄片,其比例遠遠高於其他內容的紀錄片,因此,有提供台灣紀錄片線上觀看服務的據點,絕大多數就是上述幾個主要的台灣線上影音平台。譬如Netflix這個深根於美國的外來業者,他們在台灣地區所提供的紀錄影片片單,多是國際影展的得獎片或大師作品,而這些作品的內容幾乎與台灣本土毫無關係,因此對於台灣紀錄片產業生態圈的幫助並不多。
據業界估計,台灣一年紀錄片產量大約200部,近年具規模、持續性的進院線上映, 2015年至少有14部紀錄片在院線上映,數量令人驚豔,特定幾部片在票房上開出紅盤,也令文化部相當振奮,但,即使如此,事實是,紀錄片上院線的總體票房成績仍舊不夠打平製作和行銷成本,甚至許多發行公司也不諱言,紀錄片上院線常常只是為了打開知名度,好讓後續的電視、航空、線上影音版權、和光碟販售更為順利。而楊力州導演則曾更清楚地指出,紀錄片最佳的放映管道不在戲院,而在電視,因為電視能走進每個家庭,它最能破除社會階級的藩籬,將影片的內容傳播到社會各個角落。在此,其實點出三個問題:一、儘管上院線的機會多了,紀錄片仍是戲院的邊緣人;二、紀錄片的創作目的通常是社會性大於商業性,能否賺大錢不是重點,要緊的是,讓盡量多的人透過一部紀錄片去接觸或深入了解到議題; 在過去,電視的確是強勢媒介,它最具親民的本色,但是目前網路的普及或許已經取代掉電視所扮演的角色,現在許多人的家裡可能有好幾台電腦,但沒有電視機、更沒有第四台。所以,如果能夠把台灣紀錄片的播映/發行管道順利導入網路世界,讓創作者和版權商熟悉並信任線上管道、讓觀眾有更合法便利的看片平台,相信對於整個台灣紀錄片圈的製作與發行運作、或從培養紀錄片觀眾的角度,都大有好處。

在看好線上影音平台推廣紀錄片的未來前景之餘,針對上述幾個平台的經營模式與影響,本文簡單提供下列幾點的討論:

(一)綜合型 v.s 專屬性

之前描述過,由於提供正版影片服務的成本考量,再加上紀錄片市場狹小的因素,業者想要專門經營紀錄片線上影音付費平台,是有相當難度的。就連國外,真正專屬 — 僅提供紀錄片— 的付費影音線上平台也相當稀少,最有名的當屬捷克Doc Alliance Film平台。台灣則幸運地有「Giloo 紀實影音」,它是去年(2017)年方才開始營運的嶄新平台,由熱愛紀錄片的蔣顯斌先生創立。其他的如FriDay和CatchPlay,與Netflix雷同,是專門經營「電影」線上觀看的平台,但是紀錄片的比例占比不高,甚至在許多時候,紀錄片是電影片商與平台業者談判時的「綠標商品」,屬於半買半送型的產品,這表示,平台業者對紀錄片的點閱數量不抱任何過高的期望,片商也同樣只求回收行銷成本或少賠。在這種心態之下,不難想像紀錄片在平台網頁的版面設計與排列上受到排擠的情況,老是被編排在角落、或收編在其他大類別的下面,彷彿可有可無,僅供錦上添花之用,幾乎不會有平台為紀錄片舉辦熱推或強銷活動。而如愛奇藝、LiTV、Hami Video、公視+等平台,紀錄片的處境就更為堪憐了,不止要跟劇情片、動畫片競爭,還要在「電影」的類別中,與新聞、綜藝、連續劇、體育賽事、甚至與直播辣妹爭搶使用者的目光,在五花八門、無所不包的花花影音世界中,網路使用者會去點閱乃至於觀看一部紀錄片的機會真的十分渺茫。

目前,「Giloo 紀實影音」仿效國外MUBI電影平台的做法,在固定時效內推出少量的紀錄片片單,這種類似週報雜誌型的內容提供方式,優點是減少平台本身的成本開銷、集中宣傳火力,缺點則是,除非是紀錄片的鐵桿粉絲,否則對一般民眾來說,缺乏成為月租會員的誘因,畢竟大部份的觀眾是挑選紀錄片題材或主題而觀看,無法要求大家對業者每次送上的菜色來者不懼、鹹甜通吃。

(二)分帳 v.s 授權金

平台業者與版權所有者(創作者或片商)洽談影片OTT(over-the-top,網路影音服務)版權時,通常有兩種談法,一為收益分帳,一為一筆授權金完成交易。就筆者所知,FriDay、CatchPlay、Giloo採用分帳式的談法,依每部影片被點閱觀看的次數和收益金額拆分帳目,每月或每季結帳一次。而資本雄厚的愛奇藝、LiTV、Hami Video等就多是由平台業者支付版權所有者一筆授權費用,然後在時限內,所有的使用者點閱和收益由業者獨享。當然,後者的談法在商業劇情片型當中十方常見,但就平台業者來說,在一部紀錄片尚未獲益之前就必須支付全額授權費給片商,是相當冒險的做法,尤其授權時限長達一年以上,也就是平台的影音服務採「片庫」型的,如此累積一堆「綠標商品」在「倉庫」裡的營運模式,除了佩服投資者財力雄厚的霸氣與魄力之外,其實筆者並不贊成,原因是,這樣的做法如同把紀錄片當做「商品」一般的概念做販售,業者與片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這筆交易完成之後,後續影片在該平台上架的行銷情形誰會在乎?前面說過,平台業者對紀錄片沒信心,幾乎不會為紀錄片特別策劃行銷活動,片商更是拿了錢就走,頂多在時限到期日之前督促平台下架之外,有誰真正關心這部紀錄片的推廣效益與價值?

當然,奢求利用「分帳」來促成業者與片商持續做出更多的努力,似乎有些過於美好,甚至有時候就連紀錄片工作者們自己都實在難有心力與時間去認真做行銷推廣、而寧願一次獲利拿現金,但是,如果每部紀錄片工作者辛苦蹲點費時耗力拍攝完成的影片,都因沒有足夠的宣傳而無法達到足夠的效益,不說浪費了紀錄片工作者的長期努力,就是影片中主人翁的真實故事都好像白白被消費了,他們願意展現自我人生分享予眾人的那份真誠,就彷彿被「商品」二字羞辱而失去了價值,豈不悲哉。

現在,國外有些片商流行第三種交易模式是:保證金制度。這是分帳與授權金兩種方法的折衷,同時擁有兩種方法的好處與壞處,其中細緻的差別,本文暫不贅述。

(三)片庫 v.s 策展

過去,由於線上影音平台的大宗師Netflix採「片庫」型的經營方式而成功(當然其打造世界上最精準的推薦引擎演算法功不可沒,但因與本文討論無關,故略過),所以大部份的線上影音平台服務會以「量」取勝,或至少以「強片」力壓對手。然而,這幾年由於線上影音平台的發達,每家平台業者為了制勝,不斷在平台技術和行銷方法上做提升與創新,所以有個很明顯的趨勢是,各家業者努力做出差異化,譬如Hami Video是中華電信旗下的平台,在台灣,中華電信MOD是個很強勢的觀影管道,透過電視機上盒收看多媒體數位內容的方式,意外地在台灣電視環境轉形期中受到青睞(筆者認為,台灣人對中華電信MOD的使用,其實某種程度延遲了台灣線上影音平台的發展。但因與本文討論無關,故暫忽略),而MOD一向最拿手的體育賽事節目和熱門影片,就順理成章地成為Hami Video的主打項目。FriDay、LiTV和CatchPlay的紀錄片,則主打片商片。有趣的是,愛奇藝,實力堅強,以「量」壓制毫無困難,但是愛奇藝卻是在這些平台當中,最常推出紀錄片主題策劃的一個。他們模仿「策展」的片單規劃模式,除了每月主題影展之外,還時常推出特別規劃的單元,以相同主題、導演、或影展精華的若干部片,整理拼揍出四到七個影片為一單元的播映活動,依筆者觀察,其主要目的雖然是行銷導向,讓舊片幫襯的方法為新片造勢,但因為愛奇藝有能力一次性購入許多難得一見的舊片版權,也有辦法持續購買系列型紀錄片的所有影片,因此,它不只是個「片庫」更俱有「策展」的想法,實屬難得。反觀Giloo紀實影音雖然主打「策展」概念,但因截自目前為止,將近六個月以來的片單看起來略顯雜亂,看不出片單之間明顯的規劃邏輯與想法。

(四)製作投入

發行通路投資前期製作的操作模式,在過去底片時代,就已經十分盛行。原本自詡為「另類」影片播映管播的網路平台,也已經從十多年前的邊緣角色,漸漸變成主流,大量資本累積的結果,當然就擴張了發行通路商的野心,Netflix除了自製影集收視一流、成績有目共睹之外,它在紀錄片製作上的投資也從未停歇,光是2017年兩部自製紀錄片《Long Shot》與《Heroin(e)》就獲得不好少評,入圍影展。

而放眼台灣紀錄片線上影音平台最特殊的存在,就是公視+。公視以其本身電視台豐沛的片庫資源,全部數位化後,於去年(2017)下半年正式推出公視+網路平台,將公視原本電視頻道上看得到的節目內容置於線上,包括新聞、戲劇、節目、直播等等,而最重要的,就是公視手上所掌握的大量台灣珍貴的紀錄片資源。透過這次雲端服務的契機,過去積壓在公視倉庫底層的紀錄片終於重出江湖,幸運地能以完整的面貌放在網路上被看到,終於,公視曾經最為人所詬病的「行銷無感」的問題,似乎透過這次技術翻新的機會,略微扳回顏面—但絕不是因為公視把這個網路平台經營得有聲有色,而是因為藉著網路,公視再也沒藉口將那些投資製作而獲得版權的影片堆在倉庫,任其自生自滅、不予理會,至少能把影片數位檔上傳到雲端上,讓想看的觀眾在“主動”搜尋下,有看到這些優秀作品的機會。

(五)政府帶頭

公視20年來長期投入資源在紀錄片製作上,延續了台灣紀錄片工作者的一絲口氣,其功勞當然不可磨滅,但是,公視擁有這些作品的版權之後,卻無法善加利用,予人感覺是以「公共財」的名義行「私吞」之實,讓許多創作者(這些紀錄片真正的爸爸媽媽)捶胸頓足,徒呼負負。今日,公視願意將這些累積的作品一一上架在網路平台之上,當然是正向良性運作的開始,但唯獨「免費」一事,還是令人不解。

公視用政府資源做事、投資影片製作,而致擁有作品版權當然無可厚非,文化部投入上億的成本建制公視+ 網路平台,讓大眾用新管道欣賞公視節目也是響應未來媒體趨勢,然而同樣是網路平台經營,公視在政府出資、豐沛片庫資源兩大利多之下,盛大搖旗挺進OTT市場,而且平台裡的紀錄片內容以幾乎全免費的方式提供給民眾欣賞,民眾連過去向公視直接購買紀錄片DVD的費用都省下來了,就民眾的荷包而言,無人不贊成,但試問這讓其他民營的平台業者該如何與之競爭?台灣的影音網路市場走了多遠的路、多少年的摸索,好不容易才開始讓消費者慢慢了解到「使用者付費」的意義,如今公視+ 一來,挾著自由公平正義的大旗,一舉就打翻了多少民營業者前人的努力,如果連公共電視都無法帶頭建立起「消費者付費」的習慣,台灣的影音網路供需機制將來該如何往前走?

從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每張票20元、國際紀錄片影展每張票50元、到公視+ 紀錄片全面免費觀片機制…,台灣政府強力支持紀錄片的心,令人感動,但其做法卻不由得讓人心寒。如果政府只是不斷砸錢做政績,不思如何培養產業獨立自主運作的能力,健全紀錄片產製銷生態圈的平衡與發展,不給釣竿、只給魚吃,那政府就要有能力持續養起這些上下不能、進退無法的紀錄片圈各產業環節的工作者的生計,真的把紀錄片當作文化事業一般給予永久特殊的優惠與待遇 。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