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後台灣電影與華語電影產業觀察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2017年後台灣電影與華語電影產業觀察

文章yushan » 2018-05-15, 15:11

2017年後台灣電影與華語電影產業觀察 李佳軒 <107 電影文化與影視產業>
前言
2016年第53屆金馬獎公佈得獎名單,中國包攬了最佳影片、導演、男女主角在內的四個重要
獎項,23個影片獎項及個人獎項當中,中國電影獲得12項,台灣電影和香港電影各得5項,
馬來西亞電影則為1項。此時台灣媒體報導台灣電影的沒落與中國電影的興盛,曾經風光一
時的香港電影電影,如今卻受到衝擊。所幸,隔年2017年憑著《大佛普拉斯》與《血觀音》
兩部台灣電影出線,第54屆金馬獎23個影片獎項及個人獎項當中,6部台灣電影獲得12個獎
項,7部中國大陸電影獲得10個獎項,1部香港電影獲得1個獎項,稍微扳回一城。
金馬獎當然是華語電影在該年兩岸三地質量上一個重要的指標,每年金馬獎結束後強調性「政
治」性報導固為一項參考,但電影得不得獎是一回事,或是說金馬獎作為一個獨立於政治服
務下的電影獎項,藝術成就的取捨或許遠超過商業與大眾品味考量。然而,從近年的華語電
影獎項與票房質量來看,中國電影的崛起與衝擊可見一番,漸漸成熟的電影工業體系雅俗共
賞的類型電影,又能兼具原先本質上的藝術口碑。

一、風潮漸過的臺灣
2008年《海角七號》以5.3億票房襲捲全台後,2010年《艋舺》重回國片睽違已久的賀歲檔以
2.6億票房成為檔期冠軍。國片市場復甦後,台灣影壇不斷嘗試製作成功的商業電影,甚至挑
戰⼤大製作,但國內籌資不易,市場規模有限,在僅靠國內的資金與市場下國產大片往往難以
回收成本。

從2016僅有兩部國⽚片票房破億(《大尾鱸鰻2》與《樓下的房客》)︔在到同類型操作的電
影票房下滑,比如藤井樹依照著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模式改編同名小說的
《六弄咖啡館》卻難以依照前人,全台票房約莫6580萬,春青⼩小品系列讓觀眾疲倦︔而賀歲
檔的本土戰場也連續二年被攻破,2016年邱瓈寬為2013年賣座冠軍《大尾鱸鰻》4.3億票房後
帶來的續集《大尾鱸鰻 2》,同樣由豬哥亮主演,但票房1.7億僅首集三分之一。馮凱2012年
以《陣頭》創下的3.17票房,2016年的《神廚》僅約莫1500萬票房下映。至於白冰冰主演的
人生按個讚》票房約2800萬,三部國片的票房加總也不及同檔期的好萊塢《惡棍英雄:死
侍》(Deadpool)的三分之一。︒2017年,魏德聖《52赫茲我愛你》、豬哥亮《⼤大釣哥》、
陳玉勳《健忘村》三位票房常勝軍的最新作品在賀歲檔狹路相逢,結果三敗俱傷無一破億。同
樣的三部片累積票房加總,也只達到同檔競爭的好萊塢電玩改編續集片《惡靈古堡:最終章》
的三分之二。

從2017年台灣電影上映的票房來看,破億的僅有成功本⼟土恐怖類型續集《紅衣小女孩2》,
而本片在該年度台灣總票房排行是第28名,其他華語電影完全消失在前30名當中。當電影越
來越走向M型化的兩端,一是所謂的「商業大片」,二是以作者論或文化意識取向的「藝術
片」。臺灣電影既在商業大片上漸失收益,復興的本土元素喜劇也因未能在一再複製的賀歲
檔中尋得創新與突破,觀眾的喜好漸落即直接反映在票房之上,本類電影也因過於本土難以
拓展中國與海外市場,轉向的是另一種多元的類型電影與所謂的文化取向的「藝術片」應該
怎麼與時漸進走出臺灣島國,無論是西向中國或是南進亞洲,甚至是更大的世界︖

2017年台灣本土電影票房排行(截至2017/12/31)(圖表略)
2017年台灣總票房排行(截至2017/12/31)(圖表略)

但台灣電影工作者對中國往往愛恨交織,大家都想從中國市場的龐大資金與票房獲得資源,
廣電總局的審批制度卻又常讓台灣電影碰壁。看到中國大型影視集團一個一個成立,片廠與
劇組制度越來越完善,大片製作規模屢創新高,票房收益巨大。反過來看台灣這一小島,擁
有高度創作自由與創意實力的台灣電影,該如何打進中國電影市場,並且藉此回頭壯大我們
的產業︖

2004年,⾹香港和中國合拍的規定「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CEPA)
變寬,合拍片和純港產片的比率一半一半,還略高純港片一些,因為資金的關係,香港台灣
和中國合拍已是現今趨勢,但為了他們的審查制度,則必須避開政治敏感議題、情慾、鬼片
等等︔為了商業考量,會加入很多商業元素,警匪、動作,吃港產片的老本,或是大眾接受
度較高,觀眾群較多的愛情相關元素。

而比較小眾的題材或是不被允許的題材才會是香港和台灣本土製作,當然台灣市場已經夠小
了,會看華語片的台灣人又只佔少數,雖然近期看華語片的人口有增加,還是不足以支撐電
影龐大的成本,為了讓電影不要賠太多,勢必要拓展市場,去對面發展是最沒有文化隔閡︑
語言障礙,⼈和錢又多到不行的中國,非常具有地緣優勢,把在台灣賠本的在中國賺回,商
業上準備創造一波又一波新的巔峰,陸資拍片的預算和台灣相比更是天差地遠。

但為了迎合商業大眾口味,很多創作力豐富的作品被壓縮、被侷限,在沒有預算的情況下,
在發行端只能被少少的人看見,或是在製作端節省成本,導致粗製濫造。除了題材的限縮,
還導致電影高階人才的外流,許多人都到中國發展,比如香港徐克、許鞍華導演的北上合拍
片製作,台灣陳正道導演西進已完全進入中國電影體系發展。人才青黃不接,無以為繼,無
論是所謂的「藝術片」文化,臺灣無法僅能依靠上一世紀的大導演存活,而回歸產業票房之
上,在題材和人力資金都面臨困境下,香港電影和台灣電影該如何自處︖該如何說自己想說
的話︖

二、中國廣大市場
根據中國電商2016年12月公佈的資料,中國電影票房總額在12月3日再度寫下新紀錄,突破
了400億(人民幣),2017最新的票房總數字達到了559億,中國目前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票房
收入市場。當前發展趨勢預示,中國將在近年超過美國,獨佔鰲頭,成為全球最大電影票房
市場。屆時中國電影票房可達到103億美元,而美國電影市場2017年預計票房收入為101.4億
美元。

回顧中國票房高速成長的過程,經濟改開放帶動一線城市快速改變,政府也以政策加速二
三線城市的建設,其中包括了電影院的設立,中國戲院的銀幕總數從2000年約2000張銀幕的
數量,到2015年時已逼近3萬張銀幕。經濟高速起飛,硬體的擴張,再加上數位時代帶來的
消費革命,讓中國電影市場以每年30%到50%的超高速成長。因而,中國票房從2000年的10
億人民幣開始快速成長,2012年,中國年度電影票房超越日本的107億人民幣(535億台幣)
規模,成為僅次美國的第二大電影市場(美國年度票房約為600億人民幣/3000億台幣)。
2013年,中國年度票房翻漲⼀一倍衝破200億,2014年突破300億,2015年再度刷新紀錄,而光
是今年中國電影票房從達到300億到突破400億所花的時間,只有短短不到三個月。
反觀台灣作為小國的本質不同,人口有限,電影市場規模不像中國,台灣和中國的票房總數
曾在2000年時大約相同,約在50億台幣左右,而近兩年台灣票房則達到80-90億台幣左右。
此外,儘管好萊塢大片一直是台灣電影票房的主力,但近年最賣座的電影票房都大約在8億台
幣上下。這並非僅是數字上與銀幕數的問題,從內需與出口的問題之上就不同。

從中國2017年票房排行(左圖,略)之中卻能看見,吳京自導自演的《戰狼2》居冠,中國(或合拍片)的電影
在票房比例上儘管仍是抗拒好萊塢強勢入侵中,卻依然仍有突圍與自產的電影進展之中。如果說有了廣大市場,
中國在票房總額與觀影人數進展進了穩定期,下一步應必定是如何創造出中國自身的電影工業與美學。如同美
國英語電影的所謂的好萊塢,中國華語電影或許也會有個「華來塢」。

臺灣作為一個鄰近的小國,必定也同樣地對這樣產業與文化的劇烈衝擊。應當是完全以本土重心捨去輸出︔
或是涉入合拍的程度多寡,當分益的票房大餅在眼前不斷膨脹,從理解本質本位的優勢創作,暸解產業發展
與脈動,國市場影響的世界電影流動,應該是臺灣電影在華語電影中的契機之一。

三、IP熱潮
「IP」是中國從2014年以來中國電影產業吹起的一股熱潮。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
也就是我們熟悉的「智慧財產權」,在創意產業中泛指諸如小說、影劇、書籍、音樂、電影、
圖像、遊戲等影視音與出版商品。當這些產品在市場上受到歡迎,也代表了一定的市場基礎。
因此,若將這些熱門題材開發成電影以及週邊商品,一旦成功,將代表著龐大的商機。好萊
塢的威漫系列電影,以及日本諸多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都是最好的例子。因而,在中國電
影市場快速擴張,影視作品激烈競爭,以及中國影視集團重視大數據分析的當下,熱門IP被
視為金雞母,大集團爭相搶下版權。

但IP一定是商業電影的萬靈丹︖台灣又該如何參照這個熱門的製片模式,開發自己的IP電影︖在
這場論壇中,多位與談者保持著保留的態度。IP操作在中國能成立,關鍵在於中國市場基礎龐大,
任何題材都能獲得一定數量的支持者︔台灣市場規模難以支撐夠大的群眾基礎,加上台灣文學作
品能被商業市場接受的不多,年輕族群閱讀風氣薄弱,操作IP能在台灣成功引發商業效應的機率不大。
國片過去不乏成功的IP案例(例如瓊瑤電影),但今日市場生態改變,當今能被兩岸市場接
受的台灣IP僅有九把刀的作品,對於本土IP的開發還需要更謹慎操作,不宜冒進。同時,IP
並非決定電影成敗的絕對因素,對照同樣改編熱門網路小說《鬼吹燈》系列的《鬼吹燈之九
層妖塔》以及《尋龍訣》,它們雖然擁有同樣市場基礎的IP,卻因改編成果的好壞造成顯著
的票房差異,故事才是電影成敗的關鍵,作品的成功與否的關鍵還是要回到電影本身是否好
看。

舉臺灣2017年最為成功的恐怖類型電影《紅衣小女孩2》為例,融合了臺灣鄉野的傳奇,並
拓展IP的世界觀。掌握類型片敘事基本功,開拓新的手法與題材,外裝是商業賣座元素的恐
怖類型,內衣卻是對於執念與親情愛情的人生本質問題。角色與電影必須仍然在「人」身上,
才有延續與發展的口碑操作可能。

四、︑垂直與水平整合
除了IP,中國電影市場的運作方式也和台灣截然不同。中國的電影往往是結合各集團與投資
方,一方面分散風險,並一方面進行水平與垂直的產業整合。比如《尋龍訣》集結三大中國影視集團「萬達影業」、
「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的投資,不但是為了結合三大財團的資本與勢力......及光線傳媒在媒體等各家強項,
聯手強勢進攻中國賀歲檔。同時,他們的行銷更不僅限於《尋龍訣》單一部片的操作,更將投資方出品其他賀歲電影
(華誼的《惡棍天使》與光線的《老炮兒》一起包進預告之中,聯手打造「賀歲檔聯盟」,以團體戰聯手⾯面對當下64部新片齊發的賀歲檔大亂鬥。中國的影視集團⾯面臨強烈的競爭,並不吝於使用合縱連橫的方式合作,他們並不擔心我這個山頭有你就沒有我,而是把大家圈在一起,努力一起賺錢。除了合縱連橫,在高度競爭市場中,中國電影行銷手法更不斷推陳出新,分工也越來越細緻。再加上影視集團結合網路資源,中國電影行銷已經將媒體、線上購物、視頻網站等資源整合,讓所有
行銷活動更有效地導向消費行為,並且更有效的掌握用戶數據。

近年,中國大型網路集團在影視產業扮演的角色,更是從市場末稍的通路,開始進軍產業源頭參與內容製作。
因而,以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等集團為首的「BAT」公司在今年紛紛宣佈成立製作單位。從創作端參與,
除了可以分享電影票房的利潤,這些互聯網在操作上還可以掌握獨家新聞,結合互聯網上的消費工具確保行銷成效,
更能為旗下視頻網站掌握優秀的影視內容。同時,互聯網的龐大線上用戶資源,也能回過頭提攜小眾文化電影作品。

五、結語
市場的快速擴張伴隨著大量人才需求,中國不斷向台灣電影人才招手,而目前台灣工作者在大陸工作的普遍待遇,
大約都是台灣的五倍。更好的待遇、多的工作機會,讓台灣快要變成替大陸培養電影人才的基地。
人才與的交流與合作似乎早已是個不可避免的趨勢,合作拍攝越來越重要。電影投資往有利可圖之處向前,電影的產量
也決定電影產業下的人才有沒有電影可以拍。沒有電影拍攝,沒有人才的培養與增加經驗,怎麼會有好電影︖
我們最擔心的,莫過於只有能凸顯台灣人精神的電影才能攪動內需市場的漣漪。台灣電影的題材與人才萎縮,
電影產業該何去何從︖

外在保護與內在提升,改善通路問題是必要的。改善國片通路窄小的問題,第一是從外在保
護,考慮重新制定有關國片映演的保護措施,例如參考韓國訂定電影院每一廳每年映演國片
的天數,亦可以天數比例的概念來保護國片。但須依靠法令或罰則來執行才會有明顯的成效。
第二則是提升本身體質的競爭力,近年中國大陸影視產業蓬勃發展之際,台灣所培養的新演員、
新導演、編劇、製作團隊等,逐漸被中國大陸吸納過去,這樣的磁吸效應甚至開始出現
在技術人力,國內電影相關人才無法積累所產生的空洞化是很令人擔憂的。

中國市場崛起,台灣有沒有可能成為好萊塢電影分工中英國所扮演的角色︔然而從地緣政治
角度來看,英國與美國都屬英語系國家,沒有意識形態或法規審查等限制,且英國為英語系
發源地,擁有深厚的文學與西方傳統。台灣與中國大陸以這理論來看似乎不太成立。從近年
國片市場可發現發展受到一些限制的,第一是很難拍攝大型製作的商業類型片,《痞子英雄
2》是好的嘗試,但仍有努力空間︔第二是根據過去經驗,國內賣座的台灣電影,都沒辦法
成功進入海外市場,而在這樣只能靠國內票房市場回收情況下,高製做成本的電影就很難發
展下去。若無法成為另一個好萊塢,台灣電影產業的本土性樣貌應該為何︖以過去經驗來看,
賀歲片似乎與本土性劃上等號,但是魏德聖導演的電影《賽德克巴萊》或《KANO》從不同
角度呈現日治時代的故事,則開啟一條不一樣的本土電影風格。台灣的優勢是:多元、︑民主、
自由、開放,所以本土國片應藉由敘述較有深度的台灣文化故事(日治時代、民國初年或當
代文化故事等),才較有機會定位出台灣國片的獨特本土樣貌。

「多元化」與「國際化」是一個產業的必要基礎,台灣電影,終將不能規避做為全球華語市
場的一份子。台灣電影應當思考如何,利用中國市場與環境的優勢,壯大台灣的優勢。在⼤大
範疇的華語電影市場中,做出保有自己特色的台灣電影。而隨著年初台灣票房透明化,資訊
的公開與流動的帶動產業競爭的第一步。

參考資料
《2017年台灣電影年鑑》,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2017
〈凜冬之戰—2016 台灣劇情長⽚片〉聞天祥,2017
〈關鍵評論:2017台灣電影市場觀察:好萊塢所向披靡,台⽚片發⾏行數第四、︑票房第⼆二〉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6454
〈專訪/《紅衣⼩小女孩2》編劇簡⼠士耕 X 楊宛儒:IP 系列電影在台灣的可能性〉
http://punchline.asia/archives/45934
〈2017票房破559億收官中國電影市場進入理性穩健期〉,南⽅方⽇日報,2018年01⽉月01⽇日
http://media.people.com.cn/BIG5/n1/2018 ... 38385.html
CBO中國票房網
http://www.cbooo.cn/
維基百科—臺灣電影最⾼高票房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B0 ... B%98%E9%9B
%BB%E5%BD%B1%E7%A5%A8%E6%88%BF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