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97回歸後華語電影之發展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香港97回歸後華語電影之發展

文章yushan » 2018-05-15, 15:16

香港97回歸後華語電影之發展 盧建志 <電影文化與影視產業>

內容
一、 前言 2

二、 香港回歸以後的重大變革 2

三、 全球化浪潮之下的衝擊與影響 3

四、 中國市場的崛起 4

五、 香港電影特殊案例分享 <十年> 5

六、 參考資料 6

一、 前言
  香港,曾於1842年至1997年作為大英帝國的租界,在歷經了將近六十年的開埠時期,該地成為了華人與西方文化薈萃的人文寶地,也就在這般特殊的文化背景下,成為了華語電影的重要起源地,許多曠世巨作在二戰過後的承平時代傾巢而出,而在中國本土經歷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之後,政局與發展漸趨穩定的本土成功的在1997年回歸至祖國的懷抱,然而,在回歸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後,此前由先人成功開創的華語電影的華語時代卻漸失其光輝,因此,本次報告將著重於討論為何在回歸中國之後,香港對於華人電影之影響力與創造力逐漸下滑,甚至淡出的原因。

二、 香港回歸以後的重大變革  
  在回歸中國後,香港由於特別行政區的劃定關係,因此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權力,然而,本土的中央卻並未完全承認原香港的官僚體制,轉而使用官派等方式箝制原先效率極高且遭受「資本主義」影響的政府系統,導致政府與民間溝通出現斷層,且官方也在此時試圖控制民間思想,並壓榨本地經濟以復興中國本土長期混亂的經濟局面,因此直接性的造成了民間的各項創作活動的進行,而這段「中國接管時期」究竟對於香港影業造成何等打擊可以從下圖一之中看出。
 
<圖一、香港電影年產量折線圖>(略)

  由圖一之中可以明顯地看到,1993年視為香港電影產出的高峰點,然而接下來的曲線卻是呈現高速下滑的態勢,這個走勢產生的原因在於,1984年,中國政府成功與英國達成協議允諾在近年歸還香港,而這個政權交接的「前置作業」便是在1994年開始進行的,在中國的官僚體系開始逐漸介入香港之後,前段敘述中對於思想及創作行為的打壓也開始逐步進行,直至1997年,香港正式回歸中土,其產出量也來到了歷史低點,甚至在隔年一再下探,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香港影業以來到瀕臨毀滅的程度。
  然而,諷刺的是,香港影業的破滅元凶必定可以說是中國政府,可是香港影業在1999年後的短暫重生卻也是經中國政府之手,在1999年代,中國政府逐漸接受西方資本主義的人本思想且對於內部政府組成進行改革,形成現在自稱「中國式資本主義」的雛型,並且由於本土內部舉行之「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的關係,造成對於民間藝術創作行為的管制力下降,並讓相關人士的創作權再度受到「系統內」的保障,因此香港影業的產出再度回升,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90年代的後期,許多香港導演以及明星前往美國好萊塢發展,間接避開了中國接管的文化管制,卻也帶走了許多本應繼續為香港影業發展出力的人才與機會。

  最後,即使中國本土的政治意識轉型如火如荼的進行之中,卻絲毫沒有減緩過榨取香港區域經濟的力道,在連年不對等的經濟條約的施行後,2003年,香港面臨了其區域財政上最為困頓的一年,並且同年亦爆發天災-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又稱非典型肺炎、非典、沙士、SARS事件)病毒爆發,使許多戲院空空如也,並令香港電影製作工作停頓了將近四個月; 該年拍攝的港產片只有54部 (Li,2004)。兩位著名歌手兼演員──張國榮(46歲)和梅艷芳(40歲)亦於此年相繼離世,對香港電影業更是雪上加霜,而之後的情況則是持續低迷直至近年。

三、 全球化浪潮之下的衝擊與影響
  上述提及到90年代導演與演員大出棗的現象便是由於全球化浪潮的影響所致,在世界政局進入承平時期的年代,為了避開中國體制的管束及思想抑制,許多香港大導演及電影巨星,如:吳宇森、徐克、洪金寶、林嶺東、袁和平、于仁泰、唐季禮等導演及演員成龍、李連杰、周潤發、楊紫瓊等人前往好萊塢另謀出路,而這番現象幾乎都是在1995年之後,由於部分港片的成功及巨星個人魅力被西方星探向中與香港政治環境變遷等因素所造成,最終,全球化的浪潮促使了西方電影開始願意加入東方要素與演員,卻也帶走了香港本土的人才以及發展空間,可以從中知道的是,若是政權交替之間對於思想及經濟的管制與壓榨可以被稱之為香港影業之「內憂」那全球化浪潮被強權國家的經濟拉力造成的人才出走則可視為香港影業之「外患」

四、 中國市場的崛起
  即使在內憂外患的牽扯下,香港影業瀕臨破敗,但香港的電影產業並沒有被徹底擊垮,仍有許多有志之士繼續堅持使其不致消失,可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究會倒下,香港影業由原先受到「嚴重衝擊」的狀態轉變為「市場萎縮」甚至「產業消失」的關鍵在於,2000年後,中國內地逐步開始重視文藝產業,並且開始為了本土的影業發展而投入資源,此時原本因歷史及文化因素應當可以從中撈回好處的香港並未成為第一線的產業重鎮,反而敗在了中資出手闊綽的銀彈攻勢之下,在中國影業逐漸崛起的過程中,依靠的不是華人本身自傲的五千年文化,而是透過巨大資本收購外部人才加速整體產業進化的結果,若單就中國影業發展的層面來說,中國電影「大躍進時期」便是從此展開,不只從香港廣招人才,甚至從澳門與台灣地區利用就業機會等經濟誘因勸誘了一大群頂尖的電影業界人士,也因此直接性的壓迫到「純香港電影產業」的生存空間,單純由香港本地人產製的電影數量直線下滑,又由於「劇本審查制度」之中並不公平的審度機制,造成香港影業逐步被中國影業蠶食鯨吞,而這股「錢潮」甚至猛烈到能將過往前進好萊塢發展的影星願意群起「歸鄉」由此可見,香港影業逐漸消失在歷史之中並非是其創造力不足,反而是在回歸中國後被無止盡的各式壓榨行為與不對等審查機制直接促成。

  如果不探討經濟與政治因素,單就電影本身的「效益」與「成本」來探討,中國本土內部的票房往往是以億元計,而香港本土則是千萬元計,而純港製片數量的連年下滑除了與上述的票房差異有關,另一個面向則是指出了即使香港影業意圖用小成本電影的「奇兵政策」來為自身產業的未來「謀出路」但結果往往是以虧損居多,是故於最後,這個原先的華語電影起源地幾乎沒辦法再向過往一樣產出如此巨量且具有一定品質之電影。


五、 香港電影特殊案例分享 <十年>
  可是,即使是在如此嚴苛的環境之下,近年來香港影業卻非沒有佳作產出,反而有一群人成功在2015年以香港人自身的自覺為主題,在重重難關之下殺出,不僅在本地票房繳出漂亮成績,更成為當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這部<十年>即是本報告中意欲探討近代香港影業是本土意識提升的範例之一。

  《十年》(英語:Ten Years)是2015年12月上映的香港電影,為5個故事構成的短篇電影合集,當中包括郭臻導演的《浮瓜》、黃飛鵬導演的《冬蟬》、歐文傑導演的《方言》、周冠威導演的《自焚者》、伍嘉良導演的《本地蛋》,由廖啟智、梁健平、周家怡、游學修、吳肇軒等領銜主演。香港於2015年12月17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因反映熱烈而陸續於不同戲院再上映,累計票房突破600萬港元,並獲得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是香港史上唯一沒有得到其他獎項提名的最佳電影;海外則預計2016年8月在臺灣上映。該電影亦獲選為2015年亞洲電影節推薦電影。

該電影內容是近年來少數直接觸及香港人權、民主、言論自由受威脅的現況,加上涉及包含香港獨立、自決等敏感政治話題,被指是香港社會的「預言書」。北京政府亦因此全面封殺此片,下令中國大陸各大網路平台禁止直播、轉播金馬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實況,令至少千萬觀眾無法收看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

  2017年,「十年電影工作室」正式籌備《十年》國際版,連結世界,讓更多世界互通的價值理念傳播更廣。消息指曾獲得康城金棕櫚獎的泰國導演阿彼察邦將參與《十年泰國》。其餘參與的導演包括Wisit Sasanatieng、Aditya Assarat、Chookiat Sakveerakul 和 Chulayarnnon Siriphol。此片將由 Aditya Assarat 成立的 Pop Pictures 和 Films For Free 負責監製。而 《十年台灣》由劉嘉明成立的佳映娛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負責監製,邀請了鄒隆娜、廖克發、勒嘎‧舒米、謝沛如和呂柏勳擔任導演。 《十年日本》則由高松美由紀旗下的 Free Stone Productions 擔任監製,導演名單將會在釜山電影節公布。

由此可知,<十年>的確是造成了各界影業群起效仿之現象級作品,然而,這是否是香港影業再起的第一聲號角,亦或是在香港影業如同泡沫般消失的最後的一聲輕嘆,這一切的結果,只能交由後人的努力及歷史的解釋來做定奪。

六、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香港專頁、香港回歸專頁、<十年>作品專頁
知乎日報-香港回歸後影業發展專欄
走向後合拍時代的華語電影: 尹鴻
《十年》 官方預告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4zebygSaZE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