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數位科技對影視產業之影響

由黃玉珊 老師主持

版主: K, yushan

淺論數位科技對影視產業之影響

文章yushan » 2018-05-15, 16:00

淺論數位科技對影視產業之影響 張詮 <電影文化與影視產業>

一、 數位攝影設備對產業與獨立製片之影響

自2013 年澳洲數位攝影設備器材商Blackmagic Design 在一年一度的美國國
際廣播電視展發佈Pocket Cinema Camera 之後,為數位電影投下一枚震撼彈,
其不到一千元美金的電影攝影機,使得其他各家數位攝影機公司也紛紛祭出高性價比的攝影機設備,數位攝影器材的價格戰就此開打,一路至今。
對於產業來說,雖然低價攝影器材的導入,使得獨立製片與與廉價的網路劇
更易於產製出與電影製作品質不相上下的作品,導致觀眾市場的瓜分。但是電影製作門檻的水平降低,使得獨立製片團隊百花齊放,作品創意與內容參差不齊,但更多樣性的作品因此產出,過去那些懷才不遇的電影導演,也可以透過更多的手段取得電影產製的方向。譬如2014 年的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作品《進擊的鼓手》,即是透過低廉的數位攝影器材拍攝短片,並透過參加美國最大獨立製片影展——日舞影展,來取得美國大型製片公司的關注,獲得製片公司關注後,再挹注資金,幫助其發展為劇情長片。

就台灣來說,除了中影公司之外,其餘電影公司皆不如好萊屋電影產業般的
規模龐大,加上好萊屋長期強勢佔據院線電影院的上映檔期,導致台灣電影產業一直無法將電影作品商品產製化,投資與回收成本也難以估量。因此數位設備的平價化趨勢,或許對於台灣以獨立製片為主的國家來說,是一件好事。理論上來說學院學生的短片產製成本降低,使得學生或獨立團隊更易於生產品質不差的影片,加上網路平台的公播與社群經營,製片場或電影公司即可透過其網路聲量來預估上映票房的可能性,進而投資其發展為劇情長片(如同前述的電影《進擊的鼓手》),這樣不僅能降低長片的產製與上映成本風險,也能助長產業發展更為多樣化的作品。

台灣目前劇情長片的發展困境,在於缺乏系統性的成本評估與導演人才開發,
能獲得資金挹注的電影導演大多為在國外獲獎歸國後的老導演們,與某些能夠獲得裙帶關係的電影人。這種產業投資方式所產生的最大問題在於:並不能為電影公司帶來穩定的票房收入、與缺乏多元的商業電影類型。而投資那些老導演們製作藝術片的企業家,大多都是為了博得企業形象或自我行銷,然而這並不能幫助台灣商業電影產業的發展,只能以「台灣之光」來滿足國民的虛榮而已。就拿候孝賢2015 年的《刺客聶隱娘》來說,其電影票房與預算成本幾乎完全打平,毫無任何利潤可言,卻在坎城影展贏得了最佳導演獎,而幕後主要投資人和碩科技公司董事長童子賢獲得了個人聲譽與企業形象。

這些敘述並非否定《刺客聶隱娘》在台灣電影史上的藝術貢獻與價值,而是
這類電影的產出,並不能為台灣電影產業帶來更穩定的產製,反倒使得更多年輕電影系學生更為嚮往侯孝賢導演的製作路線。事實上,台灣只能有一個侯孝賢,也只能有一個蔡明亮。因為這些電影導演本為體制外的創作者,並不需要依賴觀眾票房,台灣問題在於體制尚未建置完全,卻將這些體制外的創作者們,翻轉為某種主流的產製體制,才使得許多新興電影導演懷才不遇,而本來就擁有較多資源的電影導演獲得了更多的資源。
也許,數位電影的發展、攝影設備的平價化與網路影音串流平台的發展,是
解決那些無法獲得裙帶關係與製片公司關注的重要管道,透過網路影音平台的播放,獨立製片能夠獲得一定的觀眾聲量,再透過網路群眾的討論度、聲量、點擊率等數據分析,使得轉製為長片的票房能量得以評估,製片公司也能夠較為願意投資相關作品。

二、 數位平台串流影音對電影產業影響

自2010 年美國影音串流平台Netflex 開始成為跨國企業,並隨後成為全球市
占率最高的平台後,Netflex 開始決定自我產製電影,而使得全球電影產業遭受
巨大衝擊,甚至在2017 年企圖角逐坎城金棕梠獎遭到各方抗議,隨即坎城影展宣布Netflex 不得參與角逐。其原因主要就在於Netflex 所產製的電影不一定為在電影院優先上映,而可能是在自家平台。這種營銷方式當然對於整個電影產業鍊來說實為不利,首當其衝的就是電影院本身,觀眾不必在為了電影首映而上電影院搶票,只要打開網路登入,等上架時間一到即可在家觀賞。雖然Netflex 打擊了傳統電影製片廠,卻因此也在電影獎像參賽上屢屢遭逢爭議,然而以資本主義運作邏輯來看,影像產品永遠是站在觀眾的那一方會取得最終勝利,如同好萊屋當初打垮法國電影產業一般。

因此對於台灣來說,影音線上平台或許是台灣電影產業邁向下一個時代的重
要關鍵,網路平台的好處在於:能夠透過網路預先釋出的片段,透過如前一節所談的數據收集,再決定是否要投入成本發展劇情長片。甚至是聲量夠高的作品,還能透過群眾集資的方式募得一定的資金,降低片商投資風險。另一方面,網路平台所產製的電影,也能改變片商的營收方式(付費會員),不再需要依賴如賭博般的院線上映。而對於一般的獨立製片來說,開源的平台也能夠使他們在觀眾面前的能見度更高,導演的自我經營也更易於透過社群媒體經營來獲得更多的票房支持。

事實上,好萊屋的傳統片商的原有經營模式,在網路時代的浪潮下已逐漸過
時,美國好萊屋片商們也已準備轉型來迎擊Netflex 這類時代巨浪,光是迪士尼
對於超級英雄這類商業電影,也不在只是單靠電影票房撐起他的營收,而是賣周邊商品、廣告代言等,最明顯的莫過於2018 年年初的超級英雄電影《黑豹》本身,撐起了Lexus 汽車的所有廣告,商品本身不再只是置入電影當中,而是反過來電影進入了廣告片當中,而電影男主角不管在網路社群、公眾媒體等,皆開著Lexus 的汽車出現,過去的置入廣告已完全走進現實、網路當中。
因此,過去對於台灣商業電影產業體系的建置討論,一直嘗試要像好萊屋的
系統方式模仿,然而好萊屋在面對新時代之下,也正面臨著轉型期,而且各家經營模式開始出現了不同差異,新時代的網路世界是台灣的商業系統建置的一種契機,卻也可能是一種危機,如何在網路全球化的浪潮下,避免自身產業被全球邊緣化,這也是我們這一代人該去思考的。__
yushan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4-03-09, 00:04
來自: 台南藝術學院

回到 《獨立製片與影視工業研究》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