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 直接電影院-啞巴歌手.夢幻女煞

《井教授指導論文討論區》

10/19.20 直接電影院-啞巴歌手.夢幻女煞

文章flying » 2005-10-19, 11:50

《天才與白癡專題》─《啞吧歌手(Little Voice)》

一、 問診地點:紀錄所154放映室
二、 問診時間:2005年10月19日 p.m. 7:30

三、《啞吧歌手(Little Voice)》簡本內容介紹
1998 / 英國 / 彩色 / 96mins
類型: Comedy / Drama / Romance / Music
導演: Mark Herman
演員: Brenda Blethyn .... Mari Hoff
Jane Horrocks .... LV
Ewan McGregor.... Billy
Michael Caine .... Ray Say
獲獎: 第56屆金球獎喜劇類最佳男主角、女主角及女配角提名;
第7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劇情:《啞吧歌手》是根據英國暢銷舞台劇(Jim Cartwright的"The Rise and Fall of Little Voice")改編而成。1992年6月,這齣戲在倫敦國家劇院首演,令整個倫敦為之著迷。它像個寓言故卻紮紮實實的真實故事,生動地描寫人的性情配合犀利幽默的娛樂效果,讓觀眾震攝不已。製作人Elizabeth Karlsen回憶說:「我和執行製作人Stephen Woolley一起去看戲。走在滑鐵盧橋上,卻感覺像走在空氣裡。這齣戲營造了一個夢幻的氣氛。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它把這個極端羞怯的年輕女人,找到她自己聲音的故事,變成像綠野仙蹤的寓言,劇本寫地這樣好,音樂是這樣棒。它是一部有原創性、睿智的作品,我想它有潛力成為一部棒透了的電影 』。就在這樣的機緣下,《啞吧歌手》躍上了大螢幕。這個故事述說的是一個被母親認為像白痴沒有生活能力的女孩(LV),擁有一般人無法理解的天賦,就是她可以盡情模仿歷史上經典美聲,可以唱出像茱蒂嘉蘭、瑪麗蓮夢露、Marlene Dietrich、Shirley Bassey般的聲音。一個簡單的故事搭配上歷史上經典的歌曲讓戲裡戲外的觀眾皆陶醉不已。

四、《啞吧歌手(Little Voice)》處方簽
‘’ Little Voice ’’ 的症狀在一般人的認知裡就如同「自閉兒」般 ,但實際上這種不說話的症狀並不是自閉症的傾向。她只是利用「不語」來傳達對母親的不滿。她由於長年受到母親嘮嘮叼叼地埋怨與壓迫決定陶醉在自己的想像世界裡(像成天待在房間裡聽父親留下來的經典留聲唱片)、自言自語(與他想像中仍活在世界的父親對話)、沒有生活能力、沒有朋友…等。但擁有天才一般能力的她卻被追求金錢追求名利的母親情人所利用,急欲將她的美聲推上亮麗的表演舞台,藉以賺取超乎一般的利潤,求得名求得利。簡單的故事情節置放在異化的社會底下一點也不簡單。資本主義社會裡教導人們以賺取利潤為目的才能獲得別人的肯定,有錢的人講話才會大聲。LV就是在這樣的情況底下被推上表演舞台,原以為他能藉由對亡父的思念而唱,但導演的處理卻讓他因此了解不說話並不能解決自身對母親對社會的不滿,而是要勇敢地面對,努力掙脫母親的箝制。劇末LV飛出自設的烏籠與Billy相聚,暗示她重新找到自我,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天才與白癡專題》─《人格越鏡--夢幻女煞》

一、 問診地點:紀錄所154放映室
二、 問診時間:2005年10月20日 p.m. 7:30

三、簡介:《夢幻女煞(Shattered Image)》
2002 / 美國 / 彩色 / 102m
導演:Raoul Rutz
演員:Anne Parillaud, William Bailwin, Lisanne Falk

原為擁有億萬身價的紐約富家女潔西卡,在一次險遭狼吻的意外後變得極度脆弱惶恐,就在她瀕臨崩潰邊緣之前,一名熱心英俊的男子適時出現,原以為他是能帶她走出夢魘的依賴,卻在此時出現了另一位潔西卡佔據了她夜夢時的生命……。
本片為一部劇情緊繃的心理驚悚片,透過知名導演Raoul Rutz(《追憶似水年華》)精準細膩的編劇剪輯,結合歐洲藝術電影與美國好萊塢驚悚劇的風格,加上氣質深遂謎樣的女星Anna Parillaud,呈現出如萬花筒般迂迴迷幻的情境。

症候:靈魂後浪推前浪 處方:人格越鏡

俗話說:夢是真實的相反,佛洛依德說:夢是生活的補償。到底,夢境帶給我們什麼呢?對本片女主角而言----「夢是人生的救贖」。
一個嚴重受創的靈魂在極度脆弱的關頭,演化出另一個自我,所謂「人格分裂」者亦若是;然而更有甚者,我們在片中所見非止於單一的分裂過程,更是一段浴火重生的人格交替,經過死亡般痛苦的焠煉,新生的靈魂成為繼任的主宰,以「潔西卡」之名重返人生的舞台。若將夢視為靈魂最真誠的語言,那麼夢裡的人格不啻為最絕對的自我,當真實世界的虛假偽善一一破碎,最終能夠信任的只有心靈深處的聲音。片中潔西卡便是在現實崩解之後,選擇了回到內心最深處沉睡,將人生託付予那個無可取代的絕對人格。
在處理真實與夢境的手法上,導演用精準的剪輯技巧和場景符號作舖陳,「鏡、碎裂及折射」是本片敘事結構的三大關鍵,精神分析的要素在片中巧妙地運作著,逐步將一分為二的分裂人格推向終極的整合。鏡面在片中大量出現,暗示著主角的人格分化,同時也是精神分析所稱鏡像階段---自我認同之形成---的暗喻,鏡中的自我、亦即本我承受了真實自我的欲望投射,在適當的時機將這些欲念釋放出來,一如光線射入鏡中、又折返而出,反射的欲望有時在現實生活不經意的小地方、更多時候是在自我毫無防備的夢境中,這也正是片中潔西卡內心養成另一位人格的溫床。當自我與本我之間橫隔的鏡面破裂之時,便是兩者交流整合的契機了,因此當片中一再出現碎裂的鏡面,說明了主角的人格交替轉化了。
經由本片病例可知,靈魂的創傷一如生理病痛,時間的療養以及人體自然的代謝就是最好的藥方。以上,結案。
flying
 
文章: 60
註冊時間: 2005-05-29, 21:47

回到 《管理所共奮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
Fatal: Not able to open ./cache/data_global.php